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师妹老想撩我怎么办林知安叶梓灵 > 453、碧棠,凶手?
    “皇子!”

    与此同时,候南冲了进来。

    在看到房间内的景象后,即便是这位身经百战的妖王,瞳孔也忍不住颤动了几下,甚至感觉大脑一阵眩晕。

    地板上散落着两根被砍断的手臂,鲜血飞溅在房间各处,即便没开灯也能清楚的看清那被单上的粘稠血液,东明轩脑袋着地,下半身仍旧搭在床上,已经无法感受到任何气息。

    而房间中,还有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显而易见他就是凶手。

    皇子死了。

    一想到这件事候南就感觉头皮发麻,这下事态已然严重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他根本无法想象妖皇得知此事后会多么的愤怒。

    凶手见正门被堵住,立刻准备跳窗逃跑,可候南岂会允许,如山海般磅礴的灵力瞬间封锁了整个病房,凡是实力低于他的人,短时间不可能突破封锁。

    “我不会杀了你,我会先废了你的双手双腿,然后严刑逼供出教唆你的幕后主使,最后扔去喂狗。”

    “.......”

    面对候南的步步紧逼,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步步后退,就在这时,那碧绿眸子中的猩红之色逐渐褪去,她的身体竟是直接软倒了下去。

    候南虽心中狐疑,却没有掉以轻心,高举手中战斧,准备先卸下这人的两条腿!

    锵!

    战斧劈下的瞬间,一道极快的身影从后方蹿出,在半空中挡住了这一击。

    来的人自然是林知安,他瞥了一眼躺倒在地上的、斗篷下那张熟悉的脸蛋,果不其然是碧棠。

    “你想干什么!?”

    “发生....什么了?”

    候南暴怒的声音刚响起,门外又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这是东若珊的声音,她方才被这边的震动惊醒,这才出门准备来看看表哥这边的情况,当视野移进来时。

    “啊~~~~~~~~”

    刺耳的尖叫声回荡在寂静的医院中。

    东若珊一只手抱着手臂,一只手捂着嘴唇,双肩不住的颤动着。

    “表哥,表哥!!”

    她喊了两声,急忙走过去将东明轩的身体抱起来,用颤颤巍巍的手指去探他的鼻息。

    “呀啊!!!!!!”

    意识到表哥真的已经没有呼吸之后,她的手如触电般缩了回来,又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眼泪也从通红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东明轩对她而言是犹如神明般的存在,妖城所有人心目中的天之骄子,未来妖皇的候选人。而这样的表哥,竟然就......死在了这种地方!

    这时候南还保持着压制林知安的姿势,躺在地上的碧棠一动不动,这一幕落在东若珊眼中意味着什么?

    “你.....你杀了我表哥!”

    她扭过头,愤恨的摸了把眼泪,对着林知安大声质问道。

    “若珊,杀掉殿下的人是她。”候南目光朝地上看了眼,冷声说道。

    “那还等什么?杀了她,我现在就要杀了她为表哥报仇!”东若歇斯里地地叫喊着冲过来,想要用双手直接将碧棠掐死,可却被眼前的男人挡了回去。

    “这事里头有些误会。”林知安又看了眼碧棠,“希望你们不要冲动,给我点时间弄清楚。”

    “误会?”

    东若珊偏了偏脑袋,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林知安:“我表哥已经死了,你告诉我这是误会?”

    旋即目光顿时变得凌冽起来,“那我杀了你们,也是误会!”话落的同时,抬手一掌朝林知安打了过去。

    “等等。”

    候南拦住了这个近乎已经发狂的女人。

    “候叔,你为什么拦我?他在包庇这个杀人凶手,这两人分明就是一伙的啊!你不动手就算了还拦我?”

    “有些事,需要现在说清楚。”

    候南努力让面色平静下来,收回了压制着林知安的巨斧,看了眼闭眼躺倒在地上的女孩问道:“她是你的人?”

    “是。”林知安回答得毫不犹豫。

    “不过我相信不是她自己要这样做的,否则现在也不会像这样晕过去,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以圆桌议员身份担保。”林知安面色严肃补充道。

    “装的,都是装的!”

    东若珊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她双目布满血丝,“杀人偿命,今天我就算死,也不可能让你们走出这里!”

    林知安相当理解这女人的心情,若是自己的亲人这样惨死在面前,他说不定会更疯狂。所以就默默听着,没有去反驳她。

    “我相信有这个可能性。”

    “候叔!?”听到候南的话,东若珊顿时咬牙切齿的瞪了过去。

    “不过这个交代怎么给,不是你说了算。”

    候南淡淡的扫了地上的黑袍少女一眼,“我要你带着她亲自到我们妖皇面前解释,现在必须卸了她的双手双腿,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听到卸了双手双腿这个字眼时,林知安的气息明显变得急促了一下,他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以往那些事,想着碧棠用这双手给自己削水果,用这双腿跳宅舞……

    一时间没有说话。

    见对方沉默,候南脑袋微抬,目光中闪过一抹凌冽的冷意。

    “如果你不答应,那候某今天只有强行将你们留下!”

    “好,我答应你......”

    面色挣扎的想了片刻后,林知安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个回答,他俯身将碧棠抱起来。

    由于重力,盖住脑袋的黑色兜帽掉了下去,露出了她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此刻她双眼紧闭正沉沉的睡着,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拿过来。”候南伸出手。

    林知安忽然笑了,不过那笑意陡然转为了疯狂,他全身灵力几乎在一瞬间尽数从身体中爆出来。

    灵术·燃血,开!

    ——轰。

    随着一声爆响,整个房间四周的墙壁顿时被震得粉碎,候南设下的封禁也就此被蛮横突破。

    趁着这个间隙,林知安抱起碧棠直接一跃而出,全力朝外奔逃。

    他会给对方一个合理的交代,但会以自己的方式,至少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不允许对方伤害碧棠。

    “候叔,他们跑了!”东若珊大喊。

    “这是你自找的。”

    此刻候南眼中的冷意已经尽数化为了杀意,六阶巅峰的灵力毫无保留爆发,一脚踏出,碎石爆裂,追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