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两百七十九章 汇聚
    “管他的,倍增就倍增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致命问题,拖住就行了,超重步这玩意儿还真的是好用。”皇甫嵩想了想可能出现的天赋类型,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毕竟活了这么多年,皇甫嵩见过的麻烦也不少了,多个把顶级军团真要的说的话,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下午修整完毕之后,皇甫嵩便直接带着大军出发,双方的距离相聚上百里,也亏皇甫嵩艺高人胆大,否则正常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时候出击,而审配则是默默的组织人手,安排好驻防人员,便随着皇甫嵩一同西进,这一战关乎接下来太多的布局。

    第二日早上,冬雪纷纷扬扬的飘洒了下来,抵达顿河的帕比尼安等人都有些懵,好在物资准备的还算充足,急急忙忙的开始给麾下士卒分发冬衣,折腾完衣服都已经快要中午了。

    这个时候原本飘扬分撒的雪花已经将可视范围之内的一切笼罩在了皑皑白雪之下。

    “居然就这么下雪了。”帕比尼安吐着白气说道。

    “我也有些估计错误了。”尼格尔有些纠结的说道,倒也没有死不承认的意思,但面色确实是不怎么好。

    “接下来怎么办?”帕比尼安望着远处的风雪,对着尼格尔说道。

    “先将物资卸下去吧,这风雪实在是太大了,比我在其他地方见到的夸张了很多,先站住脚再说,这种天气,就算是我们有什么想法,也需要缓缓了。”尼格尔倒是相当有经验的说道。

    “先派人再联络一下营地的人员吧,而且在这么下雪,我估计顿河也要结冰了。”帕比尼安虽说觉得尼格尔说的有些绝对,但也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转而换了一个话题。

    就在帕比尼安说话的档口,温琴利奥率领着一群士卒冒雪前来迎接援军,那举手抬足之间的潇洒,让帕比尼安等人颇为羡慕——大自然的风雪在自然的绕开第十骑士的士卒。

    “我怕你们看不清方向,在雪原迷失,过来看看。”温琴利奥走到顿河沿岸对着几人招呼道。

    “多谢了,你不来的话,我们也得派人过去探探路,东欧这地方太出乎预料了,我们来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结果到这里居然就下雪了。”尼格尔笑着对温琴利奥招呼道。

    “这边我们也没来过几次,不过突然降雪对于我们也是一个麻烦,先去营地吧,至于战船……”温琴利奥看了看已经开始卸货的舰船,又看了看因为雪花坠入水中而出现近乎磨砂的水面,心知战船依旧在这里听着话,难免会被冻住。

    “冻住就冻住吧,安排人保护这里就可以了。”帕比尼安想了想说道,“相对而言这边也确实是挺安全的。”

    “安全?”温琴利奥撇了撇嘴说道,“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汉室往这边也弄过了一部分奇迹军团,还带了不少辅兵,更糟糕的是对方的辅兵可能比咱们的后备更快进入奇迹。”

    别看第十骑士的后备人数多,但要说进入奇迹的数量,搞不好那些三天赋的狼骑进入陷阵的更多一些,毕竟第十骑士的后备还有不少的坎需要趟过去,而三天赋狼骑基本没有什么坎了。

    “你能搞定不?”尼格尔闻言神色有些凝重,当即询问道。

    “试了试手,我们双方都由保留,我们能略强一些,但要说硬要拿下对方怕是不太现实。”温琴利奥很少在这种关乎战争的方面胡说,因而既没有夸大陷阵,也没有小视陷阵。

    “那样还在控制范围,他交给你了,你盯住,一旦对方对其他军团出手,你别客气,直接对汉军禁卫军下手。”尼格尔听闻温琴利奥的回答之后,安心了很多,于是随口交代了一句。

    “我也是这个意思,当然除非局势有变,我会以限制对方为第一准则。”温琴利奥随口说道,既然不是灭国性质的战争,温琴利奥也不想将局势闹得太僵,限制陷阵几乎可以说是他最好的选择。

    “这边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尼格尔听闻温琴利奥的话也不感觉奇怪,对方来干什么,他也心里有数。

    “第三鹰旗汉军还回来了,而且也表示愿意用金币交换俘虏的第三鹰旗的士卒,至于卡比,看来是废了。”温琴利奥以一种平淡无比的口吻叙述道,“至于阿尔比努斯,我没见到。”

    尼格尔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发生了这种事情,哪怕是对于他而言也是非常意外的情况,不过第三鹰旗回来就行。

    双方将各项交流的七七八八之后,罗马人便在尼格尔的安排下开始从舰船上卸货,一车车的物资被装运好,然后冒雪朝着营地那边运送了过去,而后各大军团在军团长的统帅下,朝着营地进发。

    至于说押运物资的是谁,当然是那些蛮军辅兵了,高贵的罗马公民可是战士,完全不需要做这些事情的。

    “咦?怎么回事?”温琴利奥有些古怪的看向北方,也就是营地的方向,隐约间他感受到了些许的危机,第十骑士军团具备一部分的危机预感能力,虽说这个能力一般没啥用。

    “怎么了,温琴利奥?”帕比尼安这两年和温琴利奥还是挺熟的,毕竟双方都是经常和凯撒混在一起的,不熟也不可能了。

    “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温琴利奥皱了皱眉头说道,然后在温琴利奥说完之后,不远处风雪之中模模糊糊的罗马营地上空炸开了一片空白,而后一道金光炸裂。

    “这是?”尼格尔一愣,尚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而温琴利奥面色一沉,“好胆,汉军居然在这个时候强袭了我们的营地,还真是胆魄士卒,我先回去了,你们也赶紧组织人手。”

    说完之后,温琴利奥就带着大军快速的冲了回去,汉军在这个点攻击罗马营地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帕比尼安,你就在这里,我去看看情况如何。”尼格尔收敛了恼意,神色平静的对着帕比尼安下令道。

    “你先去,我带着辅兵还有其他军团尽快赶过去。”帕比尼安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尽可能拿出自己应对凯撒时的气势回答道。

    “第六,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五,第二十二军团,随我出击。”尼格尔大声的下令道。

    “公爵,您带其他军团过去,如果所有人都去了的话,万一对方袭击了这里,我们的粮草物资就全完了。”卢西亚诺当即传音给尼格尔说道,“他们到底是袭击营地,还是袭击我们,尚未确定!”

    “亚奇诺你率领第六凯旋留下,保护帕比尼安,其他人随我来。”尼格尔迅速的改变命令道,说来这家伙并不是不知道这些粮草可能被袭击,但这一战来的太巧,让尼格尔不得不思考这雪是不是汉室的手段,如果这也是算计的话,那么这边留不留人都无所谓。

    这一路的交流让尼格尔也看出来了一些东西,帕比尼安这个人说好听点叫做谨慎持重,说难听点那就是胆小如鼠。

    如果尼格尔将所有的主战军团拉去营地进行战斗的话,帕比尼安哪怕是现在说好了送粮草,在他走后也很有可能直接退回船上。

    这个选择未必是最好的,但退回战船上,绝对说得上是安全。

    尼格尔虽说胆大,但也要思考一下万一这雪也属于汉室的手段,那他该怎么应对的问题了,因而由帕比尼安率领撤回船上也不算错。

    只不过卢西亚诺的通知,让尼格尔多加思虑了瞬间,决定还是留下一个军团看护着帕比尼安,这雪未必是汉室的,说不定汉室只是提前得知了这场雪的降临。

    安排完毕之后,尼格尔直接指挥着数个鹰旗军团,和近三万的精锐蛮军朝着罗马的营地冲了过去。

    帕比尼安在尼格尔走了之后,神色变得更为谨慎,而且行为也越发的贴近尼格尔的猜测,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先撤回船上。

    “审配,你带人去干掉对方的物资,我将他们的营地掀翻!”皇甫嵩现在也顾不上暴露的问题了。

    哪怕是一路非常小心,但依靠着风雪靠近到三百米的时候还是出现了意外,罗马之前的损失让剩下的这几个军团长谨慎了很多,汉室非常意外的中了陷阱,然后被罗马人先一步发现。

    在发现汉军的第一时间,普劳提阿努斯就绽放了第一意大利的天赋隔绝了风雪,放了一个巨大的烟花,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皇甫嵩看了一眼那巨大的金色光辉,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强攻命令,不出意外的话,罗马人的援军还在河口。

    “你小心他们营地的布置!”审配条件反射的说道,皇甫嵩闻言脸色一黑,果断命人朝着罗马营地丢过去了一发军团攻击,打碎了营墙,然后指挥着高顺先行冲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