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在贺爷心上撒把糖霜 > 第259章 阿芷,你爱上我了吗2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麻烦呢。”林芷抬起头,望着天空,雪花窸窸窣窣的落下,落进了她的眼里,她眼睛一眨,化成了水。

    咬咬牙,后遗症也是有概率,或许这家伙运气好,只是记忆减退,大不了再来个失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让林仰给他调养调养。

    刚要硬下心,把黑色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她的余光扫到了一旁撒落了一地的肉块,那是他刚才细心割的,每一块的大小都差不多一样,一看这家伙就有些强迫症。

    她叹了口气,拿药的手缓缓垂落。

    淦!为什么让她面对这样的选择,她和他只是合作伙伴罢了,不该让她来选择的。

    只是转念一想,这三爷也是惨,明明是盛家最受宠的老幺,却遭车祸落下一身伤,现在父亲死了,姐姐又被囚禁,姐姐两个孩子一个瘸一个还蒙在谷里处处和他作对,他二哥失踪,二哥儿子下落不明,算来,她是他最亲近的人,毕竟两人嘿嘿了那么多次。

    “阿芷,我好冷。”

    林芷的腰被人搂紧,她瞬间拉回了思绪,低头就对上了三爷带着笑意的眼睛。

    雪花沾在他的长睫毛上,随着他的眨动,像两排羽扇似的。

    眼睛里的光比火光还耀眼。

    “盛西聿,你特么玩本大爷?!”林芷低吼道。

    “没有,我刚才真的晕了下。”三爷把她的腰紧紧搂着,漂亮的脸蹭着她的前胸,拼命汲取着她的温暖,声音都带了几丝撒娇味儿。

    “盛西聿!”林芷有些炸了,她抡起手,就把黑色药丸扔进了一旁的篝火里。

    而后用力推开黏在她身上的男人,只是对方却跟牛皮糖似的,怎么也扒拉不开。

    “阿芷,真的好冷。”

    林芷抬起手就要给他脑袋一个爆栗子,但理智很快就让她住手了,这家伙脑袋受过重创,经不住击打。

    “阿芷,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等出了雪山,我们就结婚吧。”

    “结你个大头婚,给本大爷起开!”不能打头,那她就拱脚,作势要来一招断子绝孙腿法。

    三爷知道她那性子,赶忙翻了个身,从她怀里离开,而后缓缓站起了身,大概是起得猛,他的身子再次晃了晃。

    “你他娘的再装,本大爷杀了你!”林芷起了身,没好气地淬了他一口,雪,越下越大,她得回屋取暖去了。

    可她往木屋方向走了没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重物倒地声。

    她愣了下,刚要回头,一抹黑影已经从她身边掠过。

    老曾神色紧张地扶起了晕倒在地的三爷。

    “别装了,再来一次没意思。”林芷翻着白眼说道。

    老曾没回应他,快速给三爷把了脉,神色变得很凝重。

    他从口袋里翻出了一个精致的小木盒,打开,里头是一颗和刚才差不多的黑色药丸。

    “又来?”

    “林姑娘,刚才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过这次我只能按照三爷的意思了。”老曾拿起药丸就喂进了三爷的嘴里,声音更嘶哑了,“都是命,老爷子已经算到三爷会在这个时候病发,这药能撑半个月,后遗症谁也说不准。”

    “曾爷,你玩真的?”林芷脸色变了。

    “林姑娘,得找到川幽草后,如果三爷真有不测,我会照着三爷的遗愿把他名下所有财产都转给你。”

    林芷爆了声粗口,她神色不好看,她宁愿此刻是盛西聿和老曾联合起来骗他,可老曾的神色一点都没开玩笑的意思。

    “肥鱼,过来帮下忙。”老曾喊来了手下帮忙,搀扶着三爷往屋里走,“林姑娘,你也早点休息,明早我们就出发。”

    林芷站在原地没动,目送着老曾几人搀扶着三爷进了木屋,她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盛西聿的地上砸出了一个坑,而那个小木盒还留在原地。

    她走了过去,捡起了小木盒,放到鼻间闻了闻,她从小和林仰学中医,对药草这些很有研究,很快就闻出了几味药,她的神色也慢慢变了,老曾没骗她。

    “林大爷,回去睡吧。”大山跑了过来,把刚才他烤的肉递了大半给她,“给你留的。”

    林芷接过了烤肉,她老嫌弃大山笨,其实大山却是最心细的。

    “林大爷,等出了雪山,我就去找我大哥了,你就跟着三爷吧,他对你那么好。”

    林芷没接话。

    川幽草,他们这行人势在必得。

    她还真没想过,找到川幽草后,她要何去何从,跟着大山去找姜意意吗?还是……她转头望了眼三爷住的木屋,她迷茫了。

    索性蹲在篝火边,默默吃起了烤肉。

    大山也安静地陪着她。

    这一夜,林芷辗转难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

    只是一合眼的功夫,外头已经有声响了。

    三爷手下已经整装待发。

    林芷看着镜子里的熊猫眼,叹了口气,直接戴好了雪地眼镜。

    三爷穿好了雪山装备,他静静的站在前方看地图。

    大家都在自顾忙着,都没发现林芷来了。

    只有大山给她送来了早餐。

    “林大哥,就差你了,快吃点早餐,我们就出发了。”大山催她。

    他比谁都着急,急着出雪山去找大哥,而且他还存了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私心……

    林芷匆匆对付了几口,就快步朝三爷走去。

    三爷正在和老曾几人讨论着路线,对林芷过来视而不见。

    “林姑娘,一会儿你就跟着大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冲在前头。”老曾对她说道。

    其实他是不希望林芷去的,她一个姑娘家家,雪山这么危险的地方扛不住,可惜所有人都知道她不会同意的,毕竟川幽草摆在那。

    “好,我知道了。”林芷回道,她看着三爷的侧颜,迟疑了下,问道:“三爷,你身体扛得住吗?”

    “当然可以,林芷,别拖后腿。”盛西聿转头看了她一眼,没了往日的温柔,唯有冷漠。

    这一眼神,让林芷都不由怔了下。

    “出发吧。”盛西聿没再和她多谈的意思,朝着手下挥挥手。

    由向导领队,一行人朝着雪山深处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