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极品护卫 > 第458章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次日清晨,窗外依旧飘着鹅毛大雪,林曼儿和钟灵两人吃完早餐后便上楼回到卧室继续睡懒觉,林婉秋则忙着新产品的事情,早早的去了公司。

    沈东将脏床单和衣服扔进洗衣机内,刚想给梁国正打电话,询问那两伙人的身份查清楚没有,梁国正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老梁,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给我打过来了,查到了?”

    梁国正的语气有些不淡定:“沈东,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惹到什么样的存在了?雇佣兵,赏金猎人,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梁国正只知道沈东的身份很特殊,身手不凡,还有一层公家身份,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

    沈东轻笑了一声:“查到了一些什么东西?把你吓成这副模样?实话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炎国。”

    “怕?沈东,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梁国正听见沈东的话后,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如果他害怕的话,也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所以他接下来也没有卖关子,如实的将自己查到格修和库巴的事情说了出来。

    “刚开始那个库巴还有些嘴硬,但那个叫格修的小伙子却是一个软骨头,什么都交代了。”

    梁国正把事情说完后,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沈东听完后,低声问道:“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是我亲自审问的,毕竟这是你的事,我也不得不上心一些。”

    梁国正笑了笑,随即又问道:“你究竟抢了人家老子多少钱?害得人家找国际上排名前几的赏金猎人来暗杀你。”

    说心里话,昨晚的战斗,沈东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他独自面对柏木藏龙的暗杀,还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不过柏木藏龙昨晚吃亏就吃亏在武器装备上,如果能够换上两柄好刀,昨晚的战斗,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呢。

    沈东顿了下,道:“不多,也就两百多亿而已。”

    “两百多亿?”

    梁国正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人家要派杀手来搞你,如果是我,我也这样做!”

    “美金!”

    沈东再度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这一次,手机里面的寂静持续了好久好久。

    那可就是差不多快一千多亿了,可是一个超大型上市集团的市值。

    好半晌之后,沈东才开口问道:“对了,那六个人呢?怎么样?是什么底细?”

    梁国正在狂吸了一口气之后,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哎,那六个人中毒太深,有三个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如果今天晚上还没醒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至于那另外三个,醒是醒来了,哎...大脑出了问题,疯疯癫癫的,而且还有面瘫和半身不遂的,哎...”

    沈东知道那是因为神经性的毒素造成的,如果他进行医治的话,还是有相当把握能够将那六人给救回来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六个人可是来暗杀自己的,而且自己不杀他们,能够将他们送到医院去治疗,不至于冻死在雪地里,就已经足够还那个人的恩情了。

    所以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随他去吧。

    梁国正突然开口道:“对了,沈东,格修和库巴怎么处置?他们俩都是外国人,是合理合法入境的,如果...”

    沈东笑了笑,打断了梁国正的话:“他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出身自雇佣兵,如果放任到社会上,难免不会对炎国的社会造成危害。”

    “驱逐出境?”

    梁国正问道。

    沈东叹了一口气,心说这梁国正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老梁,你别忘了,按照我们炎国的律法来讲,他们俩的行为是属于买凶杀人,证据确凿。”

    经过沈东的点拨,梁国正瞬间反应过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一转眼来到了周四!

    尽管沈东非常想要带三个女孩回家过年,但因为林婉秋不愿意,再加上林氏集团年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离不开她这位掌舵人,所以沈东也没有再多劝。

    在依依不舍的跟三个女孩分离后,他登上了前往上京的飞机。

    刚下飞机,正准备打一辆出租车的他突然看见路边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跑了过来:“小...小首长,对不起,路上堵车,我没有来迟吧。”

    来人正是沈东母亲收的干女儿,也是沈东母亲的贴身保镖秦璐。

    秦璐穿的是一席便装,亭亭玉立的,笑起来的模样很甜。

    “我不是说不用来接我的吗?你怎么来了?”

    沈东笑着说完后,突然板着脸问道:“你叫我什么?我刚刚没听清。”

    “我...小...”

    秦璐还没喊出来,沈东轻轻的在她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叫哥,如果你叫不出口,也可以叫东哥,或者是沈哥,沈东哥哥也行!”

    “东...东哥!”

    秦璐羞涩的喊了一句,她咬了咬贝唇,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们快走吧,沈建业首长那边已经在开始催促了。”

    昨晚三叔沈建业就给沈东打过电话,授衔仪式就定在了今天下午,沈东也必须要露露脸才行,这也是沈家老爷子的意思。

    至于沈东的军衔,经过军部高层商议之后,一致决定将沈东的军衔由中校提升带上校。

    值得一提的是,上一次回上京的时候,其实沈东的军衔就已经是上校了,但当初他为了救回钟灵,不得已派遣了一支军队冲进了李家,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所以上级便收回了他还没捂热的上校证件,降为了中校。

    “着什么急啊,不是下午才进行吗?现在还不到十一点...”

    沈东不紧不慢的跟在秦璐的身后。

    秦璐可是万分着急,沈建业可是给她下达了死命令,让她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将沈东送到会场。

    上京堵车那可是出了名的,有时候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所以她也是生怕会误了沈东的大事。

    不过好在秦璐对道路十分的熟悉,再来的路上,她就已经规划出了好几条路线,总算是顺利的将沈东送到了会场。

    因为秦璐有沈建业颁发的特别通行证,所以她带着沈东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会场的一个房间内等候。

    不多时,便有人送来了两份餐食。

    沈东并没有丝毫紧张,毕竟枪林弹雨的日子都过来了,他还不至于被这件事情给吓得坐立不安。

    在吃着午饭的同时,他开口对秦璐问道:“你婶婶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提及那件事情,秦璐抬起头感激的看了沈东一眼,点了点头,道:“已经出院了,能下地干活,医药费和营养费那些,都进行了赔偿。小首...东哥,我真诚的代表我家里人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沈东笑了笑。

    就在两人谈笑着的时候,房门被推开,沈东的三叔沈建业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随从:“小东,回来了。”

    “三叔,吃饭了吗?”

    沈东立即站了起来。

    而秦璐比较严肃,站起来后双腿合拢,抬手向沈建业敬了一个礼。

    沈建业还礼之后,坐了下来:“我来就是跟你说一下注意事项,等一下会有人通知你从哪个门进入,进去之后,你只需要...”

    其实这也不是很复杂的事情,宣誓之后就能够颁发证件,流程看似简单,但这可是沈东第一次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哪怕是再小的事情,也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沈东知道爷爷让自己在这个时候露面,肯定是有特别的深意,而他也只需要听候自己爷爷的安排即可。

    ...

    今晚注定有很多人睡不好一个安稳觉,而上京的高层也因为沈东的回来而爆发了一次不小的地震。

    虽说很多人都知道沈东的存在,但他们绝对想不到,沈东会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那些暗中准备对沈东动手的人,此刻心中更是坐立不安。

    他们万万没料到,沈东消失的这些年里,其实一直都活跃在明面上,更是在为炎国建立功勋,只是他们却始终都查不到,甚至连一点儿风声都没听见。

    仪式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其实沈东进入现场到出来,并没有超过二十分钟。

    只是今天的授衔名单有好几十位,他等到了三点过,这才被人带进了现场内。

    当秦璐看见沈东手中那个上校证件后,明显有些眼热:“东哥,您升官了?恭喜恭喜。”

    “有什么恭喜的,哎,就那么回事吧,就是涨了一点儿工资,福利待遇也比以前好了一些而已。”

    沈东将证件收回自己的兜里,道:“好了,我们回家吧。对了,你出来接我了,我妈的安全谁负责啊?”

    “今天首长休息,在家等着你呢。一大早我就陪她去买了菜,今天下午,她应该只会在家里做饭吧。”

    秦璐笑了笑,带着沈东离开了会场,驱车回家。

    沈东刚回到家,正在门口换鞋,系着围裙的母亲急急忙忙的迎了出来:“沈东回来啦?那啥,我...”

    然而,当周兰跑到门口,看见只有沈东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了,她还有些不可思议,跑出门外张望了一番,诧异的对沈东问道:“沈东,你女朋友呢?你不是说今年过年要带女朋友回来吗?她人呢?”

    “妈,这...我...她...”

    正在弯腰换鞋的沈东支支吾吾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不过随即,他的目光便定格在旁边那几个林婉秋给他母亲准备的礼物上,他急忙拿起礼物,道:“妈,这是婉秋让我给你带的礼物,里面有化妆品首饰,对了,还有一件衣服,要不你去试试?”

    “我儿媳妇给我买的?”

    周兰脸上浮现出笑容,但随即又反应了过来,板着脸对沈东问道:“对了,我儿媳妇呢?她去哪儿了?”

    “妈...我...”

    沈东捞了捞脑袋,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如实相告了:“妈,今年婉秋不来了。”

    “什么?不来了?”

    周兰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听说今天沈东要回来,她下意识的以为林婉秋也要回来,所以推掉了不少工作,专程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家里做晚饭,就是为了欢迎林婉秋。

    可如今沈东一句轻飘飘的不来了,这让她的心一下子就沉入到了谷底,扭过头去,似乎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沈东见状,吓坏了,急忙安慰道:“妈,是这样的,林婉秋她害怕,你也知道,她父母双亡,家里一个二叔还是那副德行,她是真的很担心你不待见她。所以...而且她一个女孩子,要管理整个林氏集团,再加上年底有新产品上市,所以她真的是走不开...”

    周兰心中又气又恼,更觉得委屈。

    就在这时,她围裙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发现居然是林婉秋打来的。

    刚刚还挺郁闷的她,脸上瞬间浮现出了笑容:“婉秋,在忙吗?”

    在聊着天的同时,她走到沙发上,开心的林婉秋聊着天。

    沈东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场危机算是化解了。

    随即,他便上楼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下楼后,发现自己母亲还在给林婉秋打着电话,聊得那叫一个开心。

    他见状,知道自己母亲肯定是没时间做晚饭了,索性一头扎进了厨房。

    等到将精美的饭菜端上桌后,周兰这才美滋滋的挂断电话。

    “妈,你跟婉秋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沈东走上前问道。

    “要你管?我们母女俩聊天,关你什么事?”

    周兰怼了沈东一句,虽然心中对林婉秋今年不来过年,她挺郁闷的,但想到婉秋这么温柔善良还知上进的丫头能够成为他们沈家的儿媳妇,她是相当的满意。

    沈东有些黯然神伤,刚准备开口询问母亲,他爸什么时候回来,房门那边就传来了开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