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时尚萌新与诡秘先生 > 第193章 荒野灰鼠
    到了下午,张琪拿出了图纸,指挥大家先是核对零件编号,然后合力把零件一件件组装起来。

    图纸证明了木籽棉的猜测,他们在组装的就是移动炮台的一部分。红月世界的移动炮台感觉很夸张。炮台带着驾驶室,可以开着炮台在荒野中行进。据说这种炮台也是从其它城市采购的。

    第一天组装进度有些慢,大家还不太熟悉步骤,而且工具使用也不是很熟练。

    下午五点,张琪就喊大家停工了。

    打工人大部分是普通人,官方再怎样也不会让他们在红月之下暴露在荒野。

    “大家跟我来,帐篷在这边。”

    这片工地有工人五十多人,再加上管理者和巡逻的军人,总共不到七十人。因为这片工地的工期只有三天两夜,军方提前扎了帐篷,所有人就在工地不远的地方过夜,方便第二天一早继续开工。

    一共只有三顶帐篷,士兵和管理者住一顶,男性一顶,女性一顶。女性那顶帐篷稍微小一点,一共就只有十几个女孩子一起住。

    另外帐篷后面有一间临时搭建的洗手间。因为时间不长,没有附带淋浴房。饭菜都是由餐车从城里运送过来的,所以营地也不需要生火做饭。

    “大家洗漱一下就会帐篷吧。等餐车来了,我会把盒饭送到大家的帐篷里。这里是荒野,大家晚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随意走动。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早餐是四点半开始,五点正式开工。”

    单小溪三人先各自去帐篷放背包。

    从安全角度考虑,大家不约而同选择了帐篷中央的床位,两头靠边的地方都空了出来。小帐篷里有二十张床位,多出来的床都被大家拿来放东西了。

    能来荒野打工赚钱的女孩子都是比较独立的,帐篷里并没有出现几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场面。白天干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恨不得马上爬上床睡觉。但为了等晚饭,大家还是撑着先去排队洗漱。

    餐车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红月的光芒下,营地里的大型照明灯都亮了起来。

    帐篷中央的照明灯也亮了起来,但光线是昏黄色的,比较昏暗。每张床的床头架上还有可以自由控制的小台灯,大部分人就开着台灯坐在床上吃饭。

    单小溪和木籽棉、单良三人是在帐篷外面吃的。

    营地里升了篝火。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晚上还是有点冷。篝火既是给来回巡逻的士兵照明,也是取暖,可能也有震慑异兽的效果。

    篝火周围挺热闹的。很多士兵和管理者都围着篝火吃饭聊天,还有人在篝火旁弄了个火架烧烤异兽。可能是士兵白天在周围猎到的小型异兽,单小溪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他们的小组长张琪也在,他送了一大块烤好的异兽肉给他们。

    单小溪撕下来一小片尝了尝,发现自己很难咬动,就那一小块在嘴里嚼了快十分钟才能下咽。味道也不是特别好,又酸又涩。

    木籽棉和单良就没有这个烦恼。他们觉得异兽肉味道还不错,咬起来也没有特别费劲的感觉。果然异能者的牙口和味觉都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张琪挺热络的,估计也是看木籽棉和单良两个异能者来打工有点好奇,坐下来跟他们聊了一会儿。

    单小溪一个人绕着营地来回走了几圈,借着营地的灯光观察荒野那些植物和小动物的样子。

    之前跟木籽棉来荒野,因为心急赶路,同时记挂着单良,单小溪竟是一点心思都没往这些方面放。

    这次出来反而感觉很轻松,单小溪在营地边看到一朵黄色的花。

    万绿丛中一点黄,在红月光芒下既清新又妖异。

    单小溪当即从随身包里取出纸笔,坐在一块石头上就动笔画了起来。

    从单小溪起身离开,木籽棉的视线就一直追随着她。在看到她坐下来后,木籽棉跟单良打了声招呼,悄悄来到了单小溪身后。

    单小溪画画很投入,一直没有发现木籽棉就在身边,直到画完后看到地上的影子。

    “你也过来了?”

    “你画的真好。”

    “草稿而已,等回去了再重画。”

    “你怕回去后忘记吗?”

    “记忆太多,我怕把重点弄错。”

    “那你可以买一个相机,把它们拍下来。”

    “我老早之前有想过,可是相机块头太大了,”单小溪用手比划了一下,“相机都有半个电视机那么大了,随身携带太不方便了。”

    “听说其他城市有小一些的相机,回头我找人问问。”

    “如果太贵就算了,”单小溪晃了晃手里的纸笔,“我有纸笔,可以走到哪里画到哪里。”

    单小溪正说着,木籽棉忽然闪身到他面前,抱着她的腰急速向后方退开。单小溪下意识朝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看去,一个黑影从那里快速闪了过去。木籽棉手指向黑影的方向一指。

    只听到“吱”一声尖叫,有什么重物落在了地上。

    木籽棉放开单小溪,单小溪紧抓着他的衣角,两人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那是一支体长近半米的老鼠,皮毛深灰色,尾巴又长又粗。

    “荒野灰鼠,荒野上最常见的小型异兽,杂食,攻击性不强,但速度快,而且......荒野灰鼠喜欢成群行动,如果看到一只,那意味着方圆十米内至少会有一群。”

    木籽棉把单小溪推向营地:“回营地,叫人过来。”

    单小溪立刻会意,拔腿就往篝火那边跑去。路上,她频频看向木籽棉,只看到木籽棉不时向阴影中指去,不时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

    等单小溪领着一队荷枪士兵过来,木籽棉的神色变得很沉重。看到士兵出现,木籽棉向后退开,一手拉着单小溪。

    士兵们训练有素。他们全都是异能者,且全部荷枪实弹。

    只见枪声响起一片,阴影中吱哇乱叫声此起彼伏。只是几分钟后,荒野再度恢复寂静。

    士兵们分工明确,有人在原地防守,有人进入阴影中搜查,有人取了照明设备和火把过来。

    “没事了,我们回去吧。”木籽棉拉着单小溪返回篝火旁。

    单小溪好奇问道:“尸体会怎么处理?”

    “烧掉,在荒野处理尸体最方便有效的手段就是烧掉。”木籽棉说。

    “如果放任不管呢?”单小溪又问。

    “那会吸引来其他异兽,会让局面失控,”木籽棉说,“按说工地选址在这里,军方应该把附近区域都清理过了,不应该出现这些荒野灰鼠。”

    军方在清理出一片区域后,为了防止再有异兽闯入,会在边界撒上一圈驱兽粉。一般异兽闻到驱兽粉的味道就会远远躲开。

    “你在担心什么?荒野灰鼠越界与兽潮有关吗?”

    “应该是的。”

    据白岚最新探查,狮王已经杀死野猪王,目前正在跟灰鹰王对峙中。狮王在杀死野猪王的过程中受了伤,导致它无法压倒性杀死灰鹰王,也给了灰鹰王一定的胜机。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局面会再次向狮王倾斜。狮王的伤会自愈,并将重新恢复巅峰实力。

    白岚曾几次想故技重施干掉那只雌性幼狮,但都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狮王在失去伴侣和幼崽后,明显加强了领地的防卫,几乎所有狮族精英日日守着仅剩的幼狮。

    两只兽王对峙。它们所在之地附近所有异兽都要避开。每次它们打斗又会波及一大片区域。

    荒野上的生物都受到了影响。一是领地被侵袭带来的不安。二是受到兽王精神力影响产生的躁动。

    这些现象也是兽潮爆发前的预兆。

    单良看到木籽棉两人回来,询问道:“那边怎么了?”

    “发现了荒野灰鼠群。”木籽棉言简意赅回答。

    “不是好消息,”单良说,“我刚听几名士兵说,最近每天晚上都会有异兽出现,不过都是小型异兽,但都是成群结队的,很烦人。”

    “没办法,现在这个阶段就是这样。”木籽棉拉着单小溪在篝火旁坐下,然后拿了一瓶蔬菜汁递给单小溪,“喝点吧,盒饭的营养不够。”

    这是一瓶混合蔬菜汁,口感有种铁锈味,关键还是咸的。单小溪几乎是捏着鼻子喝掉了。

    由于发现了荒野灰鼠群,军队晚上巡逻的排班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还增加了一队由管理者组成的巡逻队。

    考虑到明天一早四点就得起床,单小溪三人也早早回帐篷休息了。

    小帐篷里灯光昏暗。这是为了照顾睡觉的人不受灯光影响。

    十几个人的帐篷,只还有两三个床头亮着灯。最令人欣慰的是这里面居然没有人打呼噜,也没有说梦话等特殊癖好存在。

    单小溪到这时才发现这种帐篷的隔音效果居然非常好,刚才外面一阵枪响却没有惊醒大家。

    单小溪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床铺,扯开睡袋钻了进去。她很快就睡着了,还在睡梦里梦到了那朵漂亮的黄色小花。

    一觉睡到营地的钟声响起。

    凌晨四点钟。天边泛起鱼肚白,而红月还未完全消失在地平线。

    帐篷里的灯忽而明亮起来,像一颗小太阳驱散了黑暗。

    单小溪从睡袋里爬起来,揉了揉脸,去帐篷后面洗漱。比她动作快的人不少,洗手间都要排队了。

    理论上来说,在红月没有彻底消失前,普通人不应该暴露在红月之下。但凌晨四点钟的红月威力大减,似乎是不会对普通人造成很明显的伤害。

    早餐是每人两个鸡蛋,菜包子肉包子任选且管够,还有豆浆任意喝。这对饭量大的人来说是福音。但对胃口比较挑剔的人来说就没什么不同。

    单小溪只吃了一个鸡蛋,剩下那个一分二,木籽棉和单良各多半个鸡蛋。菜包子和肉包子各吃了一个,又喝了一杯豆浆。这跟单小溪平时的饭量什么差别。

    大部分工人并不知道昨晚有荒野灰鼠出现,所以当他们经过篝火堆时看到里面被烧焦的灰鼠尸体,很多人愣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

    荒野灰鼠的尸体被烧得几乎成了灰,只有少量骨头还能看出来。

    来荒野打工的人心里都有准备,没有出现看到异兽尸体就大惊小怪的人,大家不约而同扭开头选择不去看。

    单小溪耸动鼻头,没有闻到奇怪得味道。看来荒野灰鼠的尸体烧成灰后没有留下气味。

    第二天的工作变得枯燥且更加疲劳。

    从早上五点一直干到下午五点,中午只有半个小时吃饭休息的时间。这种时间安排可比义务劳役辛苦多了。

    原本还觉得一天五百的日薪很高,现在却觉得根本就是剥削。果然,13号城的官方是不会做慈善的。

    单小溪是幸运的,有木籽棉和单良帮她分担。即使是这样,她也很累,晚饭都有些不想吃了。

    其他工人们比单小溪更累,他们几乎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坐在地上就捧着盒饭开吃。

    单小溪看着那些人,就觉得自己真是不如以前了。狠狠心,也跟其他人一样,坐在地上捧着盒饭就吃起来。

    今天依旧有篝火,单小溪却无心过去了,洗漱后就爬进睡袋睡了个昏天黑地。

    第三天的早上,钟声依旧在凌晨响起。单小溪却是早就醒了,只是浑身肌肉发酸,躺在床上一动不想动。

    看着其他人都起床了,单小溪鼓励自己一番后勇敢地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这次打工的经历让单小溪明白了一个道理:健身和劳作本质有很多区别。两者的运动量和运动方式完全不同,健身达人未必是合格的劳动者。

    一大早起来,大约是看出了大家的疲惫,张琪发表了一番鼓励性演说。

    “大家再坚持一下,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如果能提前完工,我们是可以提前回城的,工资照旧发放。”

    可能是即将拿到工资了,大家果然比之前兴奋了很多。虽然浑身肌肉酸痛,大家的进度却没有落下,午饭过后剩余的程序只剩了最后一道——整体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