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的师长冯天魁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换人
    都是中国军队,友军打的好,在场军官都很振奋。

    “好样的,谷良民好样的,小山,让派发一封电报给孙桐萱,让他转交56军,表达我的敬意!”

    刘湘的敬意,可不是说说而已。

    转头就望向了冯天魁。

    “天魁,怎么样,设法给谷良民一点支援?”

    “大帅,这才刚刚开战,56军顶不住三天,撤下来军委会也会找他们麻烦,我只能保证,他们不会被四面合围,最后可以从曲阜方向,从容的撤回滕县!”

    “也是,你把苏海他们派过去吧,如果56军敢于进攻或者坚持到第三天,万一发生危险,你派人把他们几个将领接出来!”

    “好的!”

    为了耳聪目明,66军军属侦查团,两个师属侦察营,头筹起来,散落出去了,还拍了滕县保安团几个熟悉道路的士兵带路。

    北线和东线战场分的太散。

    大汶口附近的侦察兵,加起来也不到一个连。

    让苏海带特务营,再带66师一个正常的连队去做后勤,帮忙接应。

    看看有没有机会,搞掉鬼子炮兵阵地。

    那才是给56军帮了大忙。

    这里到大汶口,行军至少要明天早上才能到,前提是他们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打退第一次鬼子进攻的56军,真是滚在血火里。

    鬼子炮声一停下。

    军部派下来的参谋,督战队,以及各营团主管,都在阵地上嘶吼。

    “警戒组留在阵地,其余人进防炮洞!”

    他们的嘶吼声,还是慢了。

    谷良民眼睁睁的看着刚才顺着工事搭建木板改成的地道,被俯冲轰炸的鬼子飞机投下十几枚炸弹。

    其中三枚命中在地道上空。

    飞机拉高以后,鬼子再次炮击了这段地道。

    部分木板被炸飞。

    工事被炸成几段。

    负责出击的那个团,最多能回来一个连的人。

    “军座,留下人看着鬼子,进防炮洞吧!”

    各团伤亡数据,已经报上来,74师师长李汉章看的眼晕。

    上午在炮击中伤亡的将士,达到了两千,这么短的一会进攻,又是两千弟兄伤亡。

    一万多人56军,能拿抢打仗的,不超过一万。

    就在这时候,22师负责出击团长陈铁山跑回来,胳膊上还缠着刚绑上的绷带。

    “军座,撤吧,正面的鬼子比第10师团还猛,这样打,弟兄们全部都要死在大汶口!”

    谷良民掏出手枪,就顶在了陈铁山的额头上。

    “你再说一个句撤?”

    陈铁山一个字都不敢说,谷良民兼任22师师长,他是熟悉谷良民脾气的。

    显然军座是气急了,他要再敢说个撤,自己得顶着临阵脱逃的罪名去死。

    李汉章连忙打圆场。

    “军座,铁山也是心疼弟兄们的伤亡!”

    “传令下去,从今天早上七点起,计算时间,不在这个阵地上钉满七十二小时,谁也别给我提撤退的事情,让你的警卫营,作为督战队,派到战场后方,但凡没有命令私自离开阵地者,杀无赦!”

    “铁山,你是我的老部下了,我给你多说一句,我们身后的滕县,驻扎着川军,人家在太湖西岸,几乎全歼了鬼子十万人的鬼子第十军。都是军人,谁也不比谁多个脑袋,人家打残的五个军,还在整补重建,迫不及待的拉了三个头等的主力师到山东,这里是山东,不是四川!”

    看着一个军的团长都在汇集过来汇报伤亡,李汉章连忙跟着吼起来。

    “弟兄们,韩司令被抓了,所有中国人都在盯着56军,在盯着大汶口这仗,盯着我们是不是窝囊废,一退再退。我们要是敢撤退,我跟谷军座就会上军事法庭,被全国人的唾沫淹死,你们给我听好了,谁敢退,就是陷害我们两个的凶手,就是让我们两个死,在我们死之前,会先吧凶手弄死!”

    “山东,是我们第三集团军的山东,谁特娘的想拿走,老子就跟他拼命!他小鬼子也不行!弟兄们,拿出你们的血性和凶悍,利用大汶口这里完备的土木工事,钉在这里七十二小时,跟鬼子拼了!”

    得,军长师长都在吼着拼了,下面的团长营长也只能遵命。

    民国的士兵大部分都很懵懂,跟着军队才有饭吃,长官让干啥就干啥。

    基层军官全靠上峰赏识,才能做到那个位置。

    韩复榘被逮捕了,接任的集团军司令孙桐萱跟原本大致属于平级的关系,说不上嫡系。

    现在56军队主心骨就是谷良民,既然他发话了。

    也只有跟鬼子干,干死了,自己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当了逃兵,同样要死不说,还得背上临阵脱逃的罪责。

    刚把必死的信念竖起来。

    鬼子火炮就延伸了。

    震的放炮洞四处掉土。

    震惊的是鬼子在北线亲自指挥的第二军司令官西尾寿造。

    两个小时的火炮覆盖,这种烈度,在华北战场上,是绝无仅有的。

    日军崇尚武士道,想来节俭,若不是在临沂被庞炳勋搞的灰头土脸,天皇陛下都惊动了,日军大本营三令五申狮子搏兔也要全力。

    绝不会制定这样的战术。

    别说第2师团长冈村宁次很鄙视,连第4师团师团长松井命也认为两个小时的榴弹炮击。

    可以灭绝大汶口镇所有的耗子。

    两个战车中队,二十多架飞机,掩护第4师团的士兵,只是冲上去收玉米!

    中国军队意想不到的勇猛,冒着飞机扫射。

    居然把山炮和迫击炮也抬到了战壕里。

    对着坦克打起了炮战。

    见鬼了,中国军队吃春药了?

    当初拿不下庞炳勋的坂本支队,也才一个旅团加上一个炮兵联队,现在大汶口这里就算是开走了第2师团的一个步兵旅团,仍然有两个师团加一个重炮联队的兵力。

    重蹈这个覆辙,大日本皇军可丢不起这个人。

    哪怕两天啃不下大汶口,在徐州的中外记者,也能在报纸上吹的天花乱坠。

    这是怎么了,第三集团军也好,庞炳勋也在,都在华北战场被皇军打的丢盔弃甲,一转眼到了五战区,都变的生猛起来。

    第4师团长松井命双手捂脸,为了重整第4师团的荣誉,他们派出了精锐的第八联队。

    皇军内部是排斥大阪兵的。

    日俄战争,第八联队明明功勋卓著。

    却得到了“败不怕的第八联队”这样的羞辱绰号。

    大汶口此战,如此好的机会,松井命盘算着让第八联队雪耻立功,然而败退的结果,让他无颜见人。

    西尾寿造和冈村宁次看过来的目光都带着几分鄙夷。

    “松井君,换人吧,第2师团第38步兵旅团,是重建部队,承德被炸以后,损失惨重,需要这样的对手磨砺!”

    “司令官阁下,请再给第八联队一个机会!”

    “松井师团长,司令官阁下又不是没有给你们师团机会,你们自己抓不住,还是现场观摩第38步兵旅团第30联队进攻吧!”

    冈村宁次表情很轻松,他已经收到电报。

    麾下第3步兵旅团,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占领宁阳县城。

    至于向东迂回,占领曲阜,切断大汶口中国军队的后路,他跟第二军司令官西尾寿造想都没想过,他不认为大日本帝国皇军无法正面击败大汶口守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