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间那些事儿 > 第六十三章 九世轮回梦 (全文终)
    

    “也不能说骗。”巴哈杜尔道:“只是有一些事隐瞒没说而已。基本上都是真的。”

    “恐怕现实中的巴哈杜尔早已经死了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问他。

    巴哈杜尔弯腰看着鱼缸里游动的鱼:“有没有我,他都会死。这是他的宿命。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其实我也是进入这层世界之后刚刚觉悟的,启发点还是你在现实中跟我讲的那个鱼的理论。”我说:“鱼的理论确实很奇妙,但那种思考逻辑并不是我的风格,我根本说不出这样的话。”

    巴哈杜尔没有反驳,他直起腰看我:“鱼的理论讲的什么,你再复述一遍。”

    我叹口气,把关于鱼将死亡,会被逼迫到水边界的理论又说了一遍。

    巴哈杜尔脸上露出很诡秘的微笑:“你看,现在你把鱼的理论告诉我了。”

    “你什么意思?”我惊愕。

    “你确实不明白鱼的理论是什么,可不妨碍你把这个理论告诉我,刚才这件事就发生了。”巴哈杜尔哈哈笑:“我并没有撒谎嘛。”

    “这个算你诡辩。其实还有一点是你最大的漏洞。”我说。

    巴哈杜尔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我说:“你能利用心法,把我从现实世界度到三元密境里,这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巴哈杜尔呵呵笑,不说话。

    我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巴哈杜尔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坐到桌旁,他道:“我本名叫崔一三,生前是清末人士。以前是四川人,定居成都,丁宝桢你知道吧?”

    我摇摇头。

    “安德海你总该知道吧?”崔一三说。

    安德海我当然知道,要不然真成史盲了。我说:“安德海是慈禧最宠爱的太监总管,他死了之后换上李莲英。”

    “安德海怎么死的?”崔一三问。

    我摇摇头:“这还真不清楚,据说他擅出北京城,违反了条例。”

    崔一三点点头:“这里的事波橘云诡,牵扯了几方势力的争斗,就不细说了。你知道一点就行了,安德海就是被这个丁宝桢杀的。”

    “啊。”我叫了一声。

    崔一三道:“当时我在成都,丁宝桢任四川制台,他有个表侄儿仗势欺人,强抢民女。这个女人就是我的未婚妻。我那时才二十来岁,也是血勇之年,受了朋友几句撺掇,晚上提着刀翻进那贼人的内宅,连大带小杀了十一口,包括我那个受了玷污的未婚妻。”

    我目瞪口呆,看着他。

    崔一三说:“当时我知道犯下大罪,恐怕延及家人,便远走避祸。这也是命数。我来到嘉定,认识了师父。师父就是三元法门的正宗传人,我们爷俩一见如故,我便开始跟着他修真炼丹,修习三元,期望有一天能羽化成仙。别看我那时候年轻,可因为忿勇杀人,每当午夜便会梦到无数的鲜血,那些死人提着自己的头颅问我索命。我饱受折磨,希望在修真中能够顿悟大道,解脱逍遥。”

    我静静听着。

    “后来我的修炼总是不得其法,觉得有一层窗户纸无论如何也捅不开。就在这个时候,师父死了。”

    崔一三叹口气:“我当时惊慌失措,一是师父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们隐居城中,朝暮相处,他突然离去对我的打击特别大;二是我当时的功法练到了瓶颈,良师已去,我怎么办?上不上下不下的,仙人未成,老百姓也回不去了。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发现了师父藏于室中的一封信。看了信我才明白他老人家的状态,以及瓶颈的突破方法。”

    我听的聚精会神,似乎明白了什么,便问道:“信上怎么说的?”

    “你知道神仙吧。”崔一三说:“金丹真传中讲,成仙分九个层次,九种境界。筑基、得药、结丹、炼己、还丹、温养、脱胎、玄珠,最后一步赴瑶池登仙位。三元法门来自葛洪的仙方,本就是神仙秘术,这一门宗的九层世界恰对应了成仙的九个步骤。要修成正果,不能门外谈玄,必须深入大境之中。我的师父便进入了三元密境,他在信上告诉我,三元门开创以来,修成正果的人不少,他们都是通过九层世界的修炼,最后突破凡人门径而去。师父并不是死,只是空留肉身,而魂魄已进入密境之中。我当时一股冲动,也跟着进来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可我听得惊心动魄。我问:“如果成仙失败怎么办?”

    “你见到老蔡了吗?”崔一三问。

    “见到了。”我点点头。

    “他就是失败的例子。”崔一三道:“我和老蔡并没有师徒之谊,他得到三元秘法也是出于巧合机缘,但他是绝顶聪明之人。居然能够自修成才,自行进入到密境世界。可惜,他已经迷失了,在这个密境中,他逍遥自在,自得其乐,完全乐不思蜀了。”

    “那你呢,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我问。

    崔一三苦笑:“说起来我和老蔡也差不多,不过我比他惨,我的肉身早已湮灭,空留魂魄在密境中。老蔡等到若干年,肉身腐坏之后,他也会和我一样,成仙无望,回归凡人也不可能了,永远活在这个密境里,倒也算另一种意义的长生。”

    “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呢?”我知道他说这么多,落脚点在我的身上。

    崔一三道:“我现在已经修到了第八层,玄珠境界。可第九层最关键的赴瑶池,怎么悟也悟不明白。我被永远困在了这一层。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感知到这个世界来了新人。”

    “你能感知到?”我问。

    崔一三点头:“我在三元密境里困了很多很多年,熟悉第一层到第八层几乎所有细节,外人一来我便能察觉。”

    “等等。”我脑子有点混乱:“三元密境不是老蔡构想出来的吗?是属于他的吗?”

    崔一三摇摇头:“你错了。三元密境是独立于阴阳两世之外的第三世界,不属于任何人,只要修习三元秘法,都可以进到这里。听我说下去,当我发现这个世界出现新人的时候,开始还以为有人像老蔡一样偷习三元秘法,才进得来。后来我才知道,这些新人都是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三元门的秘密。”

    “那他们怎么进来的?”我愕然。想到了韩丽丽和李伟。

    崔一三说:“密境世界已经失控,空间非常不稳定,开始侵染扩散到阴阳两界。不但有人进来,而且也有‘鬼’进到这里。”

    我都听傻了,忽然想起和老蔡结婚的那个九头新娘。

    “我就是在这些人里认识了巴哈杜尔。”崔一三说:“当时他的情况很不好,出了车祸,正在弥留之际,魂魄不知怎么进入到三元密境中。我想把他打发回去,谁知道他带给我一个大秘密。”

    “他给了我一个天兆,”崔一三说:“罗稻,你经历了上面八层世界,应该知道。整个世界的幻象都是应人而生,什么样的人就会见到什么样的事。世界由心而生,而人又在世界之内。这也验证了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汝心头的境界。巴哈杜尔的密境世界,经历非常奇怪,我见到了如下一幕:我,崔一三会假借巴哈杜尔的肉身从尼泊尔来到中国,认识了你罗稻,然后说服你进入密境,你层层深入,一直到我的面前。”

    我听愣了:“这一切都实现了。结局是什么?”

    崔一三沉吟一下:“结局就是,你是助我成仙的那个人。”

    我愣愣看着他。

    崔一三道:“我之所以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冒这么大的风险,你要知道,如果我假借别人的肉身,可能再也回不来密境之中。我为什么这么做,就是因为你能渡我成仙。”

    我苦笑一下:“可能吗?我就是个凡人。”

    崔一三摇摇头:“此乃机缘,和凡不凡人没关系。满天神佛,对我来说一个有用的都没有,那不就等于没有吗,而你小小凡人,偏能渡我成仙,那你对于我来说,就是神。用之者神!”他说道:“你度我成仙,我才会有法力和手段,把这个密境世界彻底销毁。”

    “我怎么帮你?”我问。

    崔一三沉默片刻,道:“我不想骗你,我要以你的精魄凝练丹药。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我成仙进入小千世界,便会接引你过去,一起进入仙界,重现仙家宗门风采。”

    我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崔一三道:“三元密境我已经控制不了,空间坍塌漫延在即,到时候入侵阴阳两间,会发生什么,你一路走来可以料想,那将是末世。”

    我笑:“你这么说,我不帮也得帮了。如果这里湮灭了,那么老蔡呢?”

    崔一三道:“刀都不存在了,刀刃焉存?”

    我叹口气:“你想要成仙是你的事,我能帮也就帮了,可是在这个世界湮灭之前,能不能把不相关的人都送出去。韩丽丽,李伟,老蔡他们。”

    崔一三点点头:“可以。你知道吗,之所以三元密境会吸收这么多人人鬼鬼,是因为它也要维持自身的运转,这些人鬼身居其中,神魂会来维持空间灵气。这些人都送走不是不可以,那我们就没有回头路了,密境世界会加速崩塌。我必须抢在灾难之前成仙,才能挽狂澜于即倒。”

    “希望你不要骗我。”我说。

    “道德败坏会引动根基不稳,这是成仙大忌,你应该相信我。”崔一三盯着我的眼睛。

    “我想看看你的原本真貌。”我笑笑。

    他站起身,随身一转,从苍老的巴哈杜尔变成一个三十多岁,精瘦干练的汉子,一身紧身道袍,头插发髻,真有点飘飘欲仙的意思。

    我抹了把脸,对他说:“走吧。”

    ……

    “他们醒了。”容敏叫了一声。

    韩丽丽,李伟从地上爬起来,擦擦眼懵懂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韩丽丽颤抖着说:“小姨妈,解铃、圆极师傅、喵喵师父、容敏……”

    解铃笑:“你认识我?”

    韩丽丽看着他,重重点点头:“我在梦里见过你。”

    “啊。”有人大梦初醒,从地上爬起来。解铃大叫:“师兄。”

    老蔡揉揉眼:“这是第几层啊。”

    “什么第几层,你回来了!”解铃说。

    老蔡脸色颓然,闭上眼睛,好久才说了一句:“大梦一场。”

    解铃的目光落到罗稻身上:“罗稻呢,他没回来?”

    韩丽丽和李伟神色凄然,许久他们才说:“他不回来了,他追随巴哈杜尔成仙了。”

    在场所有人无不变色,个个面面相觑,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喵喵师父摇头:“我确实感知不到他了,他已经不在了。”

    众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巴哈杜尔和罗稻的肉身,容敏眼尖,指着罗稻说:“有字。”

    他们搬开罗稻,发现在他的身下,不知何时写了几行小字:

    九世红尘梦,轮回无遥期,大道不可闻,空余一叹息。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