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混在影视世界除魔 > 第十七章 一见面就被羞辱了!
    那6 人将胡青围了起来。

    为首的一人上前朝胡青道:“先生,我们老大想要见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胡青皱眉的反问道:“如果我不跟你们走呢?”

    “先生,那就别怪我们动粗了。”那为首之人也一样是皱眉,语气中显然带着一丝威胁了。

    “是吗?那我很想看看你怎么动粗。”胡青调侃的望着对方,说实话,他还真不吃对方这一套。

    这话显然也激怒了这些人,一个个眉头都皱了起来。

    “那就得罪了。”为首那人说了一句,手探出直接抓向胡青。

    可他的手才探出却被胡青以更快的速度轻松抓住了。

    这为首之人一惊,下意识的想抽回手,却更惊骇的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的手还是稳丝不懂得被胡青抓着。

    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将他的身体甩起,直接被胡青一个过肩摔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嚎。

    这一幕让另外5人脸色大变。

    一人急忙动手,攻向胡青。

    胡青却主动欺身而上,以更快的速度一拳打在了这人的面门上,对方瞬间仰头喷出了一口血,倒在地上便捂着脸哀嚎了起来。

    这也引起了四周行人的惊呼,见血了,一个个纷纷的避开,不然靠近。

    同时,其他4人不敢犹豫,立马蜂涌而上,胡青却再次抓住一人,又一个过肩摔将对方摔在地上。

    可对方人多,他躲过了2人的攻击,还是被最后一人一拳砸在了脸上。

    胡青被人在脸上砸了一拳却反而愣了,因为并不是太痛,反而女人无力的一巴掌。

    这是因为4+1的防御?

    对方的力量看样子大概也和他1级的时候一样。

    他1级的时候攻击是3,对方肯定也差不多。

    3的攻击去打有5防御的人?在游戏里那是一排的MISS,或者运气好强制去血。

    那人见到自己全力一拳竟然没人给胡青造成伤害也惊的后退。

    这真的假的?

    不等他反应,胡青反手一拳就砸在他脸上,让他喷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击KO,毕竟胡青现在攻击是6+2,毕竟常人的3,快接近3倍了。

    顷刻,6人就躺下了4人。

    剩下两人见胡青看过去,下意识就后退,满脸慌张,他们明白是踢到铁板了。

    四周不少被吸引的人一样是惊讶于胡青的身手,6个人围攻一个竟然被轻松放倒了4个。

    胡青正要把剩下两人也解决了,就见一辆车快速的停在了旁边,一人下车就急忙喊道:“胡先生,别动手,误会……误会……”

    看到这人,胡青微微皱眉,对方不就是他上次救的那个唐门之人。

    对方一上来,就对着剩下的2人一人抽了一巴掌,满脸愤怒的道:“谁让你们动手的?我没说过要对胡先生恭恭敬敬的?”

    那两人被甩了一巴掌也不敢反手,因为对方是西雅图唐门浊流的老大之一唐松。

    其中一人皱眉的说:“唐老大,是褚老大吩咐我们把人带回去给他的。”

    “褚宏,又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他想找死别连累我们唐门!”唐松听到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朝那两人怒喝道:“你们都给我滚。”

    他可是知道这位胡先生的厉害,真得罪这位对方,对方想弄死他们,他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那两人也不敢犹豫,扶起地上的同伴,慌慌张张的就跑了。

    “胡先生,真的非常抱歉,这都是误会,褚宏是我们唐门另外一个浊流老大,那个混蛋和我有些龌龊,肯定是听到我在找你的风声后在找我不痛快,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胡先生的厉害。”唐松急急的解释,语语气恭恭敬敬。

    胡青默默的将褚宏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

    他才不管什么原因,反正对方找他麻烦了,等碰到了就给对方一个教训。

    不过,他也是皱眉的看着唐松:“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唐松解释说:“胡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胡青倒是疑惑的问。

    唐松再次解释道:“先生,你应该看过唐人街征地的新闻吧?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事。”

    “掌握那征地项目的大富豪艾比克是一个典型的种族歧视者,特别是歧视我们华裔,这一次的征地就是故意针对们唐人街的。”

    “我们唐门的几位先生一直在努力和对方谈判,想要让对方放弃现在的选址,改到其他地方去,可这艾比克根本不想谈。”

    “几天前我遇到了胡先生,见识到了胡先生的恐怖手段,连我那枪伤都能那样治好了,所以,我想询问先生能不能治疗瘫痪?”

    “因为那个艾比克作恶,老天都看不下去,半年前让他车祸成了半身瘫痪,而且,医院根本治不好,他全身现在只有半边嘴和一只手能正常用。”

    “如果先生能治好这种病,也许我们唐门就有底牌和那艾比克谈了。”

    “你凭什么觉的我会帮你?”胡青倒是惊讶。

    他还想着去骗艾比克,这唐门就为了这艾比克的事找上门了。

    不过,他如果真能帮忙解决这征地的事,他倒是不介意出手,毕竟有生命精华液,这东西对恢复伤势和病痛有神异效果,瘫痪也是病痛的一种,恢复满生命值自然病也好了。

    唐松真诚的请求道:“胡先生,还请你看在大家是同胞的份上出一次手,以后在唐人街胡先生有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完成,而且,我愿意资助胡先生200万美金作为修炼资金。”

    他这几天调查了胡青,自然知道胡青还住在租的公寓里,还奔波给人看风水,肯定需要钱,不过,这200万美金也是他全部的流动资金了。

    胡青双眼一亮,看看这人多会说话?竟然要资助他200万美金修炼?

    200万美金在前世这就是1300万。

    胡青果断的点头道:“看在大家都是同胞的份上,这活我接连了。”

    反正他原本也是想要把这艾比克当目标的,倒是这唐松花1300万请他治疗一个针对他们的人,这格局不小。

    唐松得到胡青的答复,满脸喜色的请胡青上车。

    顷刻,车子离开。

    另外一边,那6个围堵胡青的华裔离开之后也到了一处酒吧见道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他就是褚宏。

    “没办好事?”褚宏冷冷的问。

    为首的人皱眉:“褚老大,对方很不识相,而且,唐松很快到了,看来他肯定在做很重要的事。”

    褚宏冷哼道:“给我去调查清楚,现在他们的几个先生对我和唐松的考察也到了关键的时候了,上次没害死唐松,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

    ……

    …

    不久后。

    唐松的车在一家神经恢复的私人医院停了下来。

    胡青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向了这家私人医院,在星条国很多私人小医院都是领域的顶级专家开的,只接受对富人的治疗。

    别看医院小,可里面的医疗设备还高于公立医院,他们只赚富人的钱。

    这种顶级专家,富人想请他们治疗也要亲自来挂号排队,就是这么吊。

    “胡先生,艾比克每周这个时候都会来这家医院复查治疗。”唐松也从车上下来说,正常情况下,艾比克那个种族歧视的家伙肯定不会见他们,只能这样找上门。

    私人医院中。

    一个年白人中年满脸颓废的瘫在轮椅上被几个保镖推了出来。

    可因为瘫痪,即使坐在轮椅上也要靠着背带固定着腰间。

    这白人中年就是艾比克,车祸之后,他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只手能用,嘴也歪了半边。

    “艾比克先生,你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我给你开了其他的神经刺激药再尝试一下……”

    曼德教授的话让艾比克十分懊恼,绝望。

    曼德教授是这个领域最顶尖的专家,这等于判他的死刑。

    可那曼德尔教授说完已经朝里面走去,不再管艾比克。

    毕竟他这里的很多病人都比艾比克有钱。

    艾比克却只能无可奈何的叹气,让身边保镖推他出去。

    到了外面走道,他的白人助理就匆匆过来,道:“先生,这两位唐人街的华裔要见你。”

    艾比克皱眉的看向了后面的唐松和胡青,半歪着嘴说:“两个卑劣的亚洲人?”

    显然,这一开口的语气就已经尽显种族歧视,对方会故意针对唐人街也没什么奇怪了。

    在星条国,有的时候这种针对在种族歧视的世界里并不需要理由。

    唐松其实很想干掉这艾比克,可他不能。

    弄死艾比克这种富豪,只会给唐门和唐人街找麻烦,毕竟这是人家的国家。

    所以,他只能皱眉的看着艾比克道:“艾比克先生,我们知道你的病情,所以我请来了这位胡先生,他可以治好你的瘫痪。”

    这话倒是仿佛触怒了艾比克,即使歪着嘴,依然怒骂了起来。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装神弄鬼的黄皮猴子。”

    “我根本不相信你们这些低贱的人种有治疗我的能力,我需要的是曼德教这样的白人顶尖教授,而不是黄皮的巫师。”

    这话让胡青的怒火都忍不住涌出来了,这家伙哪来的优越感?

    这件事是把种族歧视是烙印进骨子里了。

    旁边的少女都忍不住,愤愤然的说:“胡先生,好气人啊,你开口,我弄死这个家伙!”

    胡青没有让少女动手,反而冷冷的看向了艾比克:“白皮猪,我记住你的话了,记得到时候别来求我。”

    “黄皮猴子,你是在做白日梦吗?我建议你赶紧从我的面前滚开,你们在我面前的每一刻都在污染我的空气。”

    胡青看了艾比克一眼,没有丝毫犹豫,招呼唐松就走。

    艾比克见到胡青两人走了,半歪着嘴笑的很开心,两个黄皮猴子竟然还扬言能治好他?

    他压根不相信低贱的种族有这种能力,作为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他排斥白皮肤以外的所有人,特别是黄皮肤的低等人种。

    他觉的任何一阵皮肤有颜色的人种都不配生活在这片土地。

    想到这里,艾比克更是更得意的朝唐松和胡青喊道:“你们这群黄皮猴子,我知道你们的目的,别妄想让我改变工程,我就是要把地展馆建在那里。”

    胡青听到这话冷笑。

    对方不相信他能治好瘫痪是吗?

    那等这家伙确定了他能治好瘫痪之后,他倒要看看对方还张不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