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封号兵王 > 第555章 没,那么简单
    是的!

    将——发生大地震!

    杭城不大,但也不小,商贾富豪家族庙堂内人数十万人,但基本今天有头有脸的代表人物在慕容雨这条消息蔓延开后,在第一时间全部朝着慕容家赶来。

    现在若是去门外看看,必定能看到一副极其震撼的场景,数百上千辆车如长龙般从各个街道,以慕容家为中心赶来,哪怕堵车,也毫不犹豫将车扔掉,徒步朝着慕容家狂奔而来。

    目的,很简单!没机会吃到慕容家这块肉的人,过来看看热闹,但……有机会吃到这块肥肉的人,却是夹着数份合同,成群结队的朝着这赶来。

    这些人全部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沟通好,怎么一起撕下这块肉,一起怎么整死慕容家!

    赵家在京城一家独大,且身居庙堂腹地,赵封城手段凌厉霸道蛮横,且身居高位,基本没人敢对付他!在对付赵封城前,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可慕容家不一般,他身处江南核心板块,地处江湖,山高路远,且在这发展的皆是一些江湖莽夫,各自借着实力在这里生根发财,他们没有那种家主继承的感觉!

    相反,是哪有肉,哪有利益,往哪钻!

    在杭城内,几乎每天每时都在发生着商业争斗,各大家族合作亦或是对付某家族集团等等。

    人!

    来了!

    来得不少,门庭若市,熙熙攘攘,来得早的全往慕容家涌。

    而此刻,坐在沙发上的慕容复面色阴沉,冷的可怕,看着眼前率先出现的富豪,全是一些熟面孔,是慕容家这些年来的合作伙伴,他嘴角扬起,冷哼一声,“得势时各种吹捧舔问,失势后亦是你们上前踩一脚!”

    “何必在这阴阳怪气呢?我慕容家会畏惧你们!?”

    “若是想在我身上撕下一块肉,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实力!”

    说话间,慕容复猛然起身,双手背负于身后,就这么站在那,如君王降世般,气势汹涌。

    虽说他现在早已身入暮年,但那股家主气势,根本不弱。

    闻言,苏飞扬冷笑一声,“若是没猜错,你已经看到这些年来慕容家的罪证了吧?”

    “何必强撑呢?”

    “慕容雨勾结株式会社,可是死罪,现在杭城内没有消息蔓延出来,这是我们拦着,一旦拦不住,慕容家定然如炸弹崩山,立刻大厦倾倒!”

    说着,他迈步上前,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看着慕容复,这副模样,如一名胜利者般,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复,高高在上。

    只是,在苏飞扬刚近前没站稳,慕容复一步踏出,含着雷霆般的气势,抬手抽向苏飞扬!

    这动作,这手势。

    又快又准又狠!

    哪怕现在大军当前又如何?

    他根本不惧。

    慕容家出事归出事,哪怕完蛋,他入了战部又如何?

    就凭你们这群宵小,想对慕容家动手?

    不可能。

    开玩笑呢!?

    啪!

    这一巴掌落下,大厅里立刻想起一道清脆且刺耳的声音。

    苏飞扬没站稳,一个趔趄当场倒在地上。

    半边脸立刻浮现一抹猩红刺眼的巴掌印,极其狼狈且不堪。

    “你……”

    “慕容复,你他妈还敢打我?”

    苏飞扬捂着脸,传来一抹火辣辣的刺痛感,双眼瞪圆,满是怒火升腾,“你信不信?我一句话下去,立马让杭城无数记着赶到你面前,用长枪短炮打死你?”

    只是,慕容复没回答,而是双手背负于身后,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躁动。

    只见一名身穿墨绿色制服的青年男人立刻迈着大步,一脸愤怒模样,气势汹汹的从门外迈步而入,“你大可试试!”

    “让这些人来我家,看我不特么全给他妈弄死!”

    说话间,男人立刻出现在阳光下,挺拔如山的身躯立马拉出一道悠长的身影,笼罩着客厅,而当他一出现,本来还议论纷纷的人群立刻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这……来人正是慕容雄!

    见到来人,慕容复嘴角扬起,“来了?”

    “是!”

    “爸!我倒是要看看,这帮宵小,怎么跟我们慕容家玩?”

    说话时,慕容雄冷哼一声,虎背熊腰的身形快速朝着客厅里走来,而后他来到苏飞扬的身前,抬手抓着他的衣领,“别以为你仗着京城苏家,能在杭城为所欲为!”

    “真以为老子慕容家怕你不成?”

    “狗贼玩意,早看你特么的不老实?今天还敢威胁我们?”

    说着,慕容雄扬着拳头,如冰雹般砸在苏飞扬的脸上!

    一下!

    两下!

    砰!

    砰!

    一道,接着一道,含着愤怒。

    “你……”

    苏飞扬刚抬手,这拳头便落下,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什么你?”

    “废物玩意!”

    一脚踹在苏飞扬的身上,他的身躯立刻犹如炮弹般,朝着人群倒飞出去,见状,这些商贾富豪立刻下意识往后退去,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苏飞扬倒在地上!

    定睛一看,只见苏飞扬鼻骨断裂,满脸鲜血,只一眼,便让人头皮发麻,而他躺在地上,低喘着粗气,身体止不住的抖动!

    “垃圾!”

    “就凭你们!还想来我慕容家分一杯羹?”

    “赶紧给我滚!”

    一声虎啸,从慕容雄口中传来,他一双熊目扫视过去,这些人皆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怕!

    怂的不行!

    “哼!”

    冷哼一声,慕容雄转头看向此刻正悠闲坐在沙发上喝茶的赵康,熊目瞪圆,怒火更是犹如沸腾的火山熊熊燃烧起来,“赵康!”

    “你这狗贼东西,套路真深啊!”

    “真以为有特么兵王手谕,我会怕你?”

    来到赵康身前,慕容雄抬手抓着他的衣领,低声咆哮道。

    喘气声,如牛耕地。

    “看来,你在路上已经接到革职查看的消息了?”

    见慕容雄那么愤怒,赵康直视他的双目,轻笑道。

    不骄不躁,不急不缓。

    这次,他有底气。

    若是慕容雄敢动手,今天他必定走不出这扇门。

    “果然是你!”

    “我特么……”说着,慕容雄握拳正欲动手。

    只是赵康笑容更甚,“做了,还怕查啊?”

    “你这拳头可以落下试试。”

    “看看等会稽查队会不会过来,给你查咯!”

    这轻笑声,让慕容雄高高扬起的拳头愣是停在了空中,他冷眼死死盯着赵康,“你,威胁我?”

    “不,这叫劝告!”

    “慕容雄,实势不可违,做了错了就承担责任,而不是……仗着你得背景来压我,压这些人!”

    望着赵康这副模样,慕容雄怒火更甚,“畜生!”

    “你别跟我阴阳怪气,用这种语气跟老子说话,失势狗熊,得势英雄!哪怕老子要坐牢,但我也会带你一起……”

    说着,慕容雄抡着拳头,便朝着赵康的脑袋砸去!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慕容复一声爆喝响起,“住手!”

    “你别胡闹!”

    这一声,让慕容雄愣是停下手,回头猛地看向慕容复,“爸,您这做什么?”

    “我知道我要承担什么,但……我也不能让他这狗畜生好过!”

    “坐下!”

    “大军当前,你打了苏飞扬,打了赵康,有什么用?”

    “你回头看看,门外这情况。”

    一声轻叹,从慕容复口中传来,随后他示意慕容雄往门口看去。

    他眉头微蹙,顺着慕容复所说的方向看去,只一眼,瞳孔便止不住的颤动,入眼并非苏飞扬狼狈模样,也不是刚才的一群商贾富豪,相反,是……一群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除却战部外,杭城军部财、政部工商局等七大总部各大领导工作人员,全站在门口,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总部众人,全部……到位!

    他,懵了!

    军部不仅来了,还是省总部内的总领导,这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啊!

    今天,全来了。

    呼出一口浊气,慕容雄心脏止不住的跳动。当他一开始接到领导的电话时,还尚且并未在意,觉得这只是赵康在后面搞小动作,可现在看到这些人站在慕容家门前后,他意识到这事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至少,以目前慕容家的实力,解决不了!

    这,是地震的开始!

    “熊部长,宁部长,你们……”

    “这……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眼前数十名庙堂人物,慕容雄哪怕心里慌得一批,可表面也不能表现出来,强行镇定道。

    “我们什么意思?你心里没数吗?”

    “怎么?”

    “不是很狂妄吗?握着拳头要砸赵康?你把这拳头砸下去我看看!”

    熊部长闻言,双目一眯,冷漠道!

    一言一句间,带着汹涌气势,朝着慕容雄席卷而去!

    这,是身居高位自带的威压。

    “我……不懂!”

    望着眼前这些人,慕容雄摇摇头道。

    他,不能承认!

    “哼!”

    “所有文件全放在我桌子上!你还跟我装不懂?”

    “给我动手,抓住他,去牢里你就懂了!”

    说着,熊部长一声令下,身后数名战士立刻荷枪实弹朝着慕容雄跑去,目标明确,丝毫不拖泥带水!

    见状,慕容雄双目一冷,“熊部长,您确定要撕破脸皮吗!?”

    他阴沉着面色,盯着眼前的雄关,冷声道。

    他双拳握紧,脚步不断挪动着。

    他……

    想反抗。

    “撕破脸皮?”

    “慕容雄,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呢?我何须跟你撕破脸皮?”

    “这次,是你慕容家踢到铁板,无知不说,还想用你以往那一套玩呢?”

    “不管用!”

    面对慕容雄的质问,雄关冷哼一声,再度挥手,“别给我留手。”

    “抓住!”

    “若是敢反抗,以畏罪潜逃击毙。”

    “这次,是兵王唐国帅之令!”

    字字珠玑,掷地有声,清晰的落入慕容雄的耳中。

    兵王——唐国帅!

    这一称呼,如惊雷般,砸入他的心中,卷起无数惊涛骇浪!

    身为省战部内部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唐国帅的威名?

    昨天慕容雨当众辱骂唐国帅的事,便让他在军中受到一些影响,虽说没当着他面说,但……多少暗地里在议论关于他的事!

    说他靠着慕容家的关系上位,欲要将赵康踢下去,他慕容雄实则是为权,根本不配当军人尔尔。

    可见,唐国帅在军中的影响力有多大?

    而现在,这些人当前,堵在门口,皆是唐国帅之令。

    这事,很严重!

    “看来……消息是真的!”

    慕容雄刚想反抗的念头,如浇下一盆冷水,立刻将他淋个透心凉!

    凉了!

    没机会了!

    “当然!”

    “慕容雄,乖乖就擒吧。”

    “省得受罪!”

    雄关微微颔首,看着他劝解道。

    不管怎么说,慕容雄也是他看着从下面爬上来的!虽说慕容家和他没什么直接利益来往,可在杭城也为他提供不少方便和效益,给他的小本本上添加过不少业绩。

    现在,自然要替慕容家说两句。

    “行了!”

    “动手吧。”

    “此事,就此了结。”

    说着,雄关三度出手,示意这些战士动手!

    只是,慕容雄双拳握紧,就这么低着头,当战士近前后,他立刻扬起自己的拳头,砸在一名当前战士的脸上!

    砰!

    只一拳,带着他蛮横的力量。

    这名战士,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便轰然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随后,他怒视着眼前的雄关,“老子何错之有?凭什么要就擒?”

    “你们要查,就查个底朝天!”

    “何必那么虚与委蛇呢?”

    “谁不知道你们这帮人屁股也不干净?”

    “敢弄我慕容家!大可玩玩,看谁玩得过谁?”

    “唐国帅又如何?此事关于慕容雨,找我麻烦干什么!?”

    说着,慕容雄再度出手,一拳一脚间打飞两名战士,几乎是招招致命,且战士没有任何的反抗力。

    慕容雄虽说是靠着慕容家的关系当上部长,但他本身人高马大,身高一米八,体重超两百斤,身上肌肉极其丰满健硕,这些战士哪怕十个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慕容雄!”

    “你在干什么?”看到慕容雄还敢反抗,雄关真是气得胸膛起伏,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货竟那么愚蠢?

    那么多人在这,干什么!?

    乖乖就擒,回去走走关系,不就出来了吗?

    非要刚!?

    非要当着那么多人动手!?

    光短短数秒间,门口聚集的商贾富豪便已经拿出手机,将这一幕录下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抗捕?”

    “事情因慕容雨而起,可你们慕容家这些年所做过什么?心里没数吗?”

    “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你现在这是在玩火!”

    雄关沉声冷喝道。

    “玩火!?”

    “哼,老子怕什么?他唐国帅隐退那么多年!凭什么插手江湖的事?慕容雨勾结株式会社,让他们抓慕容雨就行!凭什么抓我!?”

    他不服!

    这些年来,他经营着自己的位置,只要努努力,不出两年,他便有机会高升前往京城!

    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一旦到了京城,就如青蛙跳出井底,到时便是天高任鸟飞!?

    哪哪都是天上人间!

    可现在,却因慕容雨的错,而让他锒铛入狱?

    他接受不了!

    他不甘心!

    这,是自己的一切!

    “混蛋!”

    听到慕容雄那愚蠢至极的话,雄关气得胸膛更怒,“给我上!”

    “强行抓住他!”

    一声令下,又冲出二十名战士,朝着慕容雄飞奔而去。

    闹剧,在上演,而门内门外,无数人冷眼望着这一切。

    怎么说?

    自作孽不可活?

    他们正希望慕容家完蛋呢?谁会出手?

    “雄关!”

    “当着我的面抓人?不太好吧?”

    “哪怕慕容雄有罪,可……是不是也该坐下来好好聊聊?”

    “何必,闹得那么不开心呢?”

    看着眼前的雄关,慕容复面色阴沉道。

    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抓人?

    打他慕容复的脸!

    哪怕要入狱,哪怕要被战部带走!

    但,他也想堂堂正正的坐上车离开!

    “谁让慕容雄不懂事呢?”

    “这,是不是你慕容复家教不行?”

    “此事并非我们意愿,谁让你们慕容家这些年眼高手低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雄关无奈摇摇头,轻笑道。

    可,这笑容落入慕容复的眼中,变成了一道羞辱。

    现在,他很敏感。

    “雄关!”

    “你,今天是真要把我们带走!?”

    质问,带着深深的寒意!

    他慕容复怒了!

    “是!”

    “这,是上面的意思!是领导的意思!”

    “你跟我撕破脸皮没用。”

    “不用浪费时间,动手!”

    许是耐心耗尽,雄关也不再和他言语,大手不断落下,一波接着一波的战士,朝着别墅内涌进来,荷枪实弹,气势汹涌!

    “混蛋!”

    看着眼前冲进来的战士,慕容雄怒火三度燃烧,咬牙怒斥道。

    握紧拳头,一拳接着一拳朝着战士砸去!

    但,双拳难敌四手。

    任凭他多么愤怒,任凭他多么想要反抗。

    有何用?

    又有何用?

    十余名战士一个个朝着他飞扑上去,将他迅速摁倒在地,而枪柄也是重重砸在他的脑袋上,“给我老实点!”

    “信不信真崩了你?”

    一声爆喝,从战士口中传来。

    同时,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指在慕容雄的脑袋上。

    “你……”

    感到眉心传来的寒意,慕容雄咬牙还想怒骂,但……看到战士他气势汹汹的目光,刚张开的嘴立马闭上!

    “哼!”

    见慕容雄不说话,战士冷哼一声,掏出手铐,将他牢牢铐上,“带走!”

    如熊般的慕容雄,就这么在地上被四名战士拖起来,押着往外走。

    这场闹剧,注定了结果!

    “慕容家主。”

    “您……还有什么话要说?”

    当战士带离慕容雄后,雄关再度将目光转向慕容复,笑问道。

    有话吗?

    有。

    可,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没用。

    所有的挣扎,皆是徒劳。

    “说了?”

    “有用吗?”看着雄关,慕容复笑道。

    “你觉得呢?”雄关反问道。

    “没用。”

    “那,何必说?”

    “走吧!”

    说着,慕容复也不再言语,迈开步子,朝着雄关走去。

    他,就这么双手背负于身后,迈着盘龙虎步!

    气势汹汹!

    “死要面子,活受罪!”

    雄关可不管这些,手再一挥,两名战士不管三七二十一掏出银晃晃的手铐铐在慕容复的手上!

    “雄关!”

    “你在羞辱我?”

    一声质问,含着慕容复深深的愤怒!

    闻言,雄关倏然一笑,“不,奉命行事!”

    “你不是慕容复,你……只是一阶下囚!”

    “带走!”

    再一挥手,两名战士押着慕容复朝着门外走去。

    阳光洒落在慕容复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

    一张不可一世的脸上,在那手铐落下后,恍若隔世!

    当看到门外站着熙熙攘攘上千名杭城商贾富豪时,慕容复内心怒火更如翻滚的火山般,遏制不住,“一帮畜生!”

    所谓在势时捧,失势时踩!

    便是如此!

    当得知慕容家要完蛋时,这帮人便第一时间过来吃肉!

    这,是杀人诛心!

    怒!

    愤怒无比!

    可……又有什么用?

    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上车吧!”

    战士可不管这些,一把将慕容复推上车后,随后在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离开慕容家!

    驶出人群,众人神态各异,有笑容,有庆幸,有幸灾乐祸,也有惋惜……总之,这辆吉普车在无数眼神的注视下,驶向人群外!

    人,走了!

    这位慕容家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有一天会那么狼狈,而慕容家的衰亡,竟也会是那么的莫名其妙且奇怪,是……死在他好孙子手里,是在一念间,便失去了这一切!

    别墅里,赵康缓缓起身,“雄部长,谢谢!”

    他知道,雄关这些人赶来,是为自己站台。

    今天这场闹剧,发生的快,也结束的快!

    慕容雄的反抗,没有得到任何的效果,而慕容复也在这些人的注视下落寞离开,如一条丧家犬般!

    见赵康感谢自己,雄关轻笑一声,摇摇头道,“谢我干什么?”

    “倒是要谢谢你。”

    “前去找兵王要手谕,阻止慕容复的狼子野心!不过……”

    “此事尚且才开始,慕容家远不及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着,他双目不由侧目望向一旁透在地上的阳光,呢喃道。

    是啊!

    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