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报仇不过年
    仁皇阁总阁,地下练功场各处正充斥着金光。

    龙吟阵阵,笛声清越,那富态老者的大笑声接连不断,身周伴着金龙之影的年轻男人身周时而闪过金龙虚影。

    正是吴妄与刘百仞。

    此时已是吴妄见过那青丘国女子的第二日夜间,他带着几人暗中回了仁皇阁总阁。

    倒不是为了过来找揍,只是因大长老一句提醒,吴妄想起了自己还有七成蠪侄的神力没拿,过来取个‘餐食’。

    大战片刻,吴妄看似越战越勇,更有几分气冲霄汉之感。

    刘百仞嗤的一笑,大手似奔雷、若山岳,一巴掌将吴妄摁在地上;

    翻滚的气浪让六面阵壁不断闪烁,将他砸入精心炼制过的地面,半天没能爬起来。

    “嗯,生疏了。”

    刘百仞淡定地披上道袍,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妄,“在北野一觉睡了两年,爪子怎么被磨平了?”

    吴妄略微挣扎了几下,被那些欢快跳动的音符拉出地面,坐在地上一阵乱颤。

    他呲牙一笑,随手聚起了一缕缕水汽,凝成一颗水球,自头顶浇了个透心凉。

    他凝聚水球的手段,在泠小岚看来,倒是颇为熟悉。

    吴妄笑道:“这不是,为阁主您老人家留点面子嘛……神力呢?给我搞点呗,这里的都吸纳完了。”

    刘百仞眼一瞪:“不干活还想拿俸禄?”

    “哎,刘阁主你这就有点黑心不讲道理了!”

    吴妄直愣愣地跳了起来,蒸干身上的清水,掏出一件长袍披上,嘴里愤愤不平地数落着:

    “你就说我做这个殿主多不容易吧!

    既要时刻提防穷奇那玩意,还要被超级天劫劈掉半条命;就算是回北野一趟,也带回来了天宫即将发动七灾六祸的重要讯息。

    咱做人要讲良心!我可为仁皇阁流过血!”

    “伤口呐?”

    吴妄默默地拽下了一根头发,低头向前凑了凑。

    角落中的泠小岚掩口轻笑。

    刘百仞笑骂道:“行了你!哈哈!别整这些没用的,走吧走吧,这神力除了留给你,还能留给谁?”

    言罢,刘阁主又特意道了句:“仙子在此等候,我们去去就回。”

    泠小岚自是低头欠身,开始浮空打坐。

    当下,刘百仞引着吴妄去了地下练功场角落,一番摆弄,召出了进入那片小世界的门户,自这练功场消失不见。

    刚一进去,刘百仞就皱眉看着吴妄,嘀咕道:

    “无妄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吴妄有点懵。

    “那狐女!”

    刘百仞皱眉道:“昨日不是你让人送那青丘狐女过来的?

    本座还能不明白你那点小心思?自是帮你转到了刑罚殿,现在人就在刑罚殿的大牢中,你随时可以带走。

    怎么,你今天竟还带着泠仙子过来了。

    无妄你可要三思而后行,玄女宗可不好招惹,更不可轻辱,你可别有什么复杂的想法!”

    吴妄:……

    “我就!”

    “你还编得挺像,伴生狐灵都出来了;真要是七品伴生狐灵,青丘国必然当宝供着,能让那些臭虫抓到?”

    刘百仞对吴妄一阵挤眉弄眼,吴妄心里五味杂陈。

    阁主大人实在太不正经了。

    事已至此,吴妄只能拱手多谢阁主,顺便长叹一声:

    “阁主误会了,那青丘女子确实是七品伴生狐灵,青丘国的环境有些特殊,伴生狐灵的诞生很难预料。

    我让大长老送她来仁皇阁,就是为了让仁皇阁处置。

    若是放了她,现在的局势下,无疑是给天宫培养高手。

    可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是在人域花楼中进修了几年,直接打杀了也没道理。

    不如找个山清水秀之地,将她体内血脉封印后,让她度过余生。”

    “你真这么想的?”

    刘百仞眼底满是疑惑,上下打量了吴妄几眼,笑道:“那行,你可别后悔。”

    “这后悔什么。”

    吴妄有些百口莫辩,“我在各位前辈眼中,是这般轻浮之人?”

    “嗯,”刘百仞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你来仁皇阁任职前,本座早早的就把孙女安排去外面了。”

    吴妄笑道:“唷?您有孙女?”

    “没有!别问!跟我去取神力!”

    刘百仞大手一挥,拽着吴妄朝那座孤零零的宝殿而去。

    此地一片灰蒙,所存之大道也较为简单,勉强维持这一方小世界存在。

    一尊宝殿悬浮在蠪侄那庞大的身躯上,道道锁链自宝殿下方延伸而出,此刻的蠪侄已只剩六颗脑袋。

    吴妄先是对宝殿上方那些身影做了个道揖,又仔细瞧了几眼那宝殿。

    上次来没注意到许多细节,此次却是看清楚了。

    这宝殿,一圈石柱之内,竟没有门户。

    “这次取几朵?”

    “还是三朵,这项链能存储的神力有限。”

    吴妄不敢多打量,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捧在手中,随刘百仞向前摘花。

    吸纳了蠪侄三成神力,外加渡过了天劫,吴妄此刻的身躯之强,已经堪比天仙境后期的体修高手。

    也不知是神农前辈刻意而为,还是阴差阳错、歪打正着;

    此前在吴妄灵台焚烧了星神的最后一缕残魂,如今吴妄元神居住的神府仙台,竟包裹了一层火之大道的波动。

    这般,倒是方便吴妄今后隐藏自身大道。

    以火之大道示敌以弱;

    以星辰大道干他丫的。

    取走神力,刘百仞就将吴妄带出了这隐秘的小世界,并带着吴妄与泠小岚,去了仙凡殿走动走动。

    一个阁主、一个殿主,自是还有要事相商。

    ——吴妄给出的对抗七灾六祸之法。

    同行的泠小岚也在不断思考、琢磨,刘百仞点她名时,她也能说出个二三四六,讲的也是头头是道。

    吴妄也没想到,天宫下手如此迅速。

    不过半个月功夫,人域各地已开始出现干旱、洪涝的征兆。

    一湖之水无故干涸,一地川流无故激增,冰山雪山冰雪消融,深山老林中百木枯死。

    刘百仞说这些时,表情却是十分淡定。

    家常便饭矣。

    一处凉亭中,刘百仞撩着长袍下摆端坐,示意两人一同入座。

    泠小岚自是不肯坐的,吴妄见状,也就故作懒散、随意靠在了栏杆上。

    刘百仞缓声道:“无妄,小岚,关于中山、东野总共十六国暗中前来与咱们接洽之事,你们如何看?”

    吴妄看向泠小岚,后者微微颔首,轻启薄唇:

    “依我之见,此事必然躲不过天宫注目,尚不知天宫意欲何为。

    有可能是天宫派来试探人域,但却这般试探想不透能有什么好处。

    也有可能,此事确实是那十六古国暗中联络,想效仿人域、反抗天宫。

    此前那雨师妾古国之事,着实让人有些反感;那些为天宫卖命的古国,当真不知会作何感想。”

    刘百仞与吴妄含笑点头,各自对泠小岚竖了个大拇指。

    泠小岚俏脸微红,总觉得这一老一青是在调侃挖苦于她,但碍于刘百仞在此,也不能失了礼数,只能抿嘴看向一旁。

    仙子生气了?

    倒也是颇为好看。

    吴妄笑道:“我来补充几句,咳,我觉得,天宫有可能是要立威。”

    “立威?”刘百仞眼底流出少许笑意,“怎么讲?”

    吴妄沉吟几声,正色道:

    “咱们现在已经大抵知晓,天帝帝夋最近数万年一直未曾露面,应该是在忙着对抗烛龙神系回归之事。

    天宫之计,大多出于大司命之手,而今大司命也可直接召集诸神议事,大权在握。

    所以我们在研究天宫计策时,可以将大司命视为对手,根据天宫此前所作所为进行总结、归纳,摸出大司命的做事习惯、思考问题的角度。

    随后,再对当前摸不透的局势,站在大司命的角度上,去看、去考虑,或许能得出更好的预测。”

    刘百仞问:“有何高见?”

    吴妄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缓声道:“说实话,大司命是个很难缠的对手,我也有些摸不透,但这个先天神有个缺点,就是极为善变。”

    “哦?”

    “他的策略不具备大方向上的统一性。”

    吴妄右手虚握,拿着一把长剑在桌子上画了条横线,又加撇和捺,画成了箭头。

    “这是大司命现身,被陛下打伤时,他奉行的计策——麻痹人域,引起人域内部矛盾,降低人域战力。”

    刘百仞与泠小岚齐齐点头。

    吴妄又画了个箭头,与第一只箭头形成了少许夹角。

    “这可以看做是大司命在那之后的一系列计策,派凶神过来捣乱,挑唆人心,但他的小凶神穷奇功败垂成,被咱们追杀了一阵就躲起来了。

    可以说,他后续计划是失败了的。”

    “不错,”刘百仞正色道,“确实是这般。”

    随之,吴妄又画了第三个箭头,与第一个箭头完全相反。

    吴妄道:“这代表他主持降下七灾六祸的计策,人域遭受危机,人域内部自会越发紧密团结,凡人大批死伤,也会激起修士的共情。

    这个计策看起来更狠,实则是天宫耗损神力在做,且会让第一个计策的努力付之东流。”

    言说中,吴妄又接连画了两个箭头,却是与第三个箭头平行,代表【逼雨师妾古国低头】、【创造一个新的神灵】。

    “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出来,此刻大司命的思路如何。”

    泠小岚轻吟一二,脆声问:“是什么促使大司命改变策略呢?”

    刘百仞下巴对着吴妄抬了抬。

    吴妄道:“与我关系不大,我只是与穷奇交手,穷奇不过是十凶神之一,当时的大司命并未完全发难。

    我们可以注意两个时间段,此前天宫传回来的消息,是百年内覆灭人域。

    而最近得到的消息,是五十年内覆灭人域。

    让大司命不得不放弃此前计策的,应该就是天宫真正的主人,帝夋。”

    吴妄收起长剑,一指点在所有箭头的末端。

    “大司命在遵循的,就是天帝的意志,天帝已经等不及了。”

    刘百仞与泠小岚各自点头。

    刘百仞更是上下打量着吴妄,纳闷道:“怎么感觉,你成仙之后,出力都是用狠劲了?此前可没见你这般卖力。”

    “这不是直接跟天宫结仇了嘛。”

    吴妄讪笑了两声,将话题引回正轨:

    “天宫现在面对的一个问题,也是大司命给自己挖的坑。

    他们先执行示敌以弱的策略,百族如何会不生异心?之后,他们加紧收束百族势力,自然激起了各族不满。

    这次有十六国暗中与咱们交流,很有可能是天宫故意放纵的结果。

    天宫的统治,建立在了神对生灵的无条件支配上,他们要巩固自身统治,必然会露出獠牙。

    之所以会出这些破绽,其实也是源于神灵对生灵的蔑视。

    这些先天神眼中的大荒,跟我们眼中的大荒并不一样。”

    刘百仞皱眉道:“你是说,天宫有可能要借此事立威?”

    吴妄摇摇头,低声道:

    “只是有这般可能,当前尚不知后面如何发展。

    新的十凶神刚上任,总要搞出点声势,如果我是大司命,必然要向百族证明,天宫、还是那个天宫。

    我现在不确定的是,假如大司命故意要杀一些百族高手立威,咱们要不要搭救,又能做到哪般地步,对天宫造成什么影响。”

    泠小岚道:“百族不过是天宫的附庸罢了。”

    “不,百族有很大的潜力。”

    吴妄正色道:“正如此前陛下与我喝酒聊天时所说,生灵取代神灵成为大荒的主人,就是这天地的大势。

    这个道理,我们人域早已知晓并坚信着,但百族不知,那些被囚禁于中山各处的生灵不知。

    这就是我今天说这么多的主要原因。

    阁主,这次,或许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

    “人域反攻的机会。”

    吴妄身体前倾,目中闪烁着锐利的光亮:

    “壹,生灵于天地间的生存权;

    贰,生灵都是自由的,并非神的附庸;

    叁,每一个独立的意识体都应该被尊重,大荒生灵团结起来,神权统治时代终将过去,且必将被百族所终结。”

    刘百仞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眼底满是亮光。

    “说!需要多少高手?本座这就去找陛下请命!”

    ……

    【还有什么方面,是能搞到大司命的?】

    等待刘百仞调兵遣将时,吴妄有些清闲,在刑罚殿附近溜达了一圈,与一些熟悉的面孔打了招呼。

    那青丘国女子之事,吴妄只能暂且放在一旁。

    现在有诸多事压在手上,吴妄也感觉到了刑罚殿殿主这五个字的分量。

    倒不是说,他以前一直没有认真对待人域和天宫的斗争,其实很多时候,他都有一种站在幕外看戏的错觉。

    最开始的女子国也好,后面的雨师妾国也罢,他都只是旁观者。

    吴妄将这般感觉归类为——他对大荒世界缺乏一种代入感,始终觉得自己是蓝星游子。

    此前他并没有太过重视成仙天劫,却被搞的这么惨,意外的,吴妄像是被那些雷霆,从幕布之外,劈到了‘画内’。

    成仙之后,整个世界仿佛都清晰了许多,也变得更真实了许多。

    他能见云中麻雀羽毛上的细致纹理,能见那些仙兵衣袍上的布料纹格,更能见身旁仙子的肌肤是何等细腻。

    吴妄切切实实,有了在这个天地间活着的感觉。

    而且他想活得更久,更长远,踏踏实实、一步步走下去。

    强敌不会因他只活了几十年就放他一马;

    大司命这般天地间顶尖那一小撮的强者,也不会因他尚未成仙就网开一面。

    没有那么多‘我命由我不由天’,也没有那么多‘莫欺少年穷’。

    他现在,跟大司命正式杠上了。

    人域现在被动防守,无法反攻中山?那就先搞思想攻势,人域动用可以动用的各种手段,去给百族做思想工作。

    这就是吴妄带来的珍贵经验,且是大荒中没有过的‘船新’思路了。

    其实吴妄仔细想了想,他与大司命并没有那么大的差距。

    得益于母亲大人的宠爱,自己已经掌握了天宫的命门——原星神的星辰大道,握住了召唤烛龙神系归来的钥匙。

    这就是吴妄的底牌与资本。

    再有,若人域对标天宫,人皇对标天帝,大司命的地位,也就相当于刘百仞在人域的地位。

    ——顿时和蔼可亲了许多。

    “无妄兄?”

    “嗯?”吴妄回过神来,扭头看向泠小岚。

    “此次去东北边界,我便不过去了,”泠小岚抬手理了下发梢,目中带着几分歉然,“我想回师门修行一段时日,调整自身道心。”

    “怎么了?”

    吴妄纳闷道:“是修行遇阻碍了?”

    “并非是这般,只是因许久未回去了。”

    泠小岚含笑说着,凝视着吴妄的双眼。

    两人正在一处花圃旁站着,带着花香的微风吹过,她长裙的裙摆在轻轻摇晃,那双杏眼带着少许失落。

    她小声道:“其实,是觉得自己有太多不足,见识也好、想法也罢,都与无妄兄相差甚远,我想多去追随宗主和师父修行。

    你我可否定个三年之期?”

    “三年之期?”

    “嗯,”泠小岚凝视着吴妄,缓声道,“三年后我再来找你,与你说一件心事。”

    心事?

    吴妄道:“仙子,你……”

    “那,就这般决定了,三年后再见。”

    泠小岚如此道了句,低头转身,身形化作一抹仙光,极快地飞离。

    “哎!仙子!”

    吴妄唤了一声,却只看到她包裹仙光消失在大殿一角的背影。

    原地驻足了片刻,一直到侧旁有人呼唤殿主之名,吴妄方才回过神来。

    “殿主,阁主在找您。”

    “嗯,我这就去。”

    吴妄压下心底与【搞大司命】无关的念头,全身心投入接下来的大事。

    此次,大司命只要给他半个机会,他就要在天宫的势力圈,撕开一条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