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 第402章 黎墨进宫(四千)
    魏清怡只看着孟修容的表情就猜到了大概。

    她的眼睛转了转,靠近孟修容压低声音道:“你难道没有听见太医说么?”

    孟修容:……

    她解释了一番昨日在慈宁宫的情况。

    “景院判帮锦妃娘娘诊脉的时候,臣妾是在场的,但太后让臣妾等人离开时,景院判并没有走,想来是那时候景院判告知太后的吧。”

    话说到这里,孟修容反应过来。

    既然是景院判特意避开众人才说了此事,那为何魏清怡会知道?

    一时间,孟修容看着魏清怡的目光透着些许疑惑。

    “你这是什么眼神?”魏清怡心里有了点点火气,可一想到自己的禁足还没有解,只能待在自己宫中,便将那丝火气压了回去。

    “算了,本宫也没有别的意思。”

    “本宫是禁足了,可不代表本宫在宫里一点耳目都没有吧。”

    魏家也是有权势的,她被皇上惩罚,也不过是禁足抄写佛经而已,在朝堂上,她的父亲依旧是受到皇上重视的人,她不管怎么说,都是妃位上的妃子,只要银子到位,总能知道一些事情的。

    孟修容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娘娘说笑了。”

    “臣妾就是有点惊讶,臣妾自然知晓娘娘的能力的,不然也不会遇见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来找娘娘,仰仗娘娘。”

    这话魏清怡就很爱听。

    “本宫在宫里,也就与你能姐妹相城,能说说心里话了。本宫也不瞒着你,这事儿啊,确实是从辰茉宫听来的。”

    听见是辰茉宫传出来的消息,孟雨安就信了。

    她恍然道:“难怪昨日姜妃在慈宁宫还能动了胎气,原来是偷听到了此事啊。”

    所有的事情都连贯起来了。

    姜妃在慈宁宫,听说了锦妃怀了双胎之事,一时没想开动了胎气。

    那她将消息透给魏妃娘娘的意思……

    孟雨安微微蹙眉,很快明白了姜妃的意思:“她是想,想……”

    “嘘。”

    魏妃竖起手指,示意孟雨安不要往下说。

    “妹妹,你可不要乱说话,这可是宫里的大喜事,本宫听说了,不能与旁人分享,思来想去也只能告诉妹妹知道了,妹妹,你可懂姐姐的意思?”

    孟雨安张了张嘴巴。

    她当然懂。

    魏清怡是想让她将这件事告诉给贵妃娘娘,但也不能牵连她。

    贵妃那儿,她自然是要说的。

    她今天来魏清怡的宫里,也没有藏着掖着,也幸而是她以往隔三差五也会来一回,倒也不会有人注意。

    可这件事,她要怎么说才能让贵妃娘娘不怀疑呢?

    孟雨安犹豫片刻,总算是有了想法。

    从竹茉宫离开的时候,孟雨安碰见了住在云墨轩的静美人郭明妍。

    “嫔妾请孟修容安。”

    在郭明妍向她请安的时候,孟雨安一时间都没有想起来此人是谁。

    实在是静美人太过深居简出了,她的位分又不高,没有资格去向太后请安。

    孟雨安也就没有见过。

    唯一相见的那次,也就是颜曦月在入宫在熙和宫的“相邀”。

    可当日那么多的人,静美人又因为位分太低,坐的比较靠后,孟雨安注意到她了也没怎么刻意牢去记。

    “修容娘娘,嫔妾是静美人。”

    静美人眉眼温和,也没有抬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低声说出自己的身份。

    孟雨安闻言有点难堪。

    她又不是想不起来?

    竹茉宫所居住的都是先她们入宫的老人,位分也不高,她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听说那位周婕妤还有点精神不正常,成日里在自己的紫兰轩里不出来。

    另外一位美人就是静美人了。

    还有一位才人,犯了错去过冷宫,后来差点死在冷宫里,皇上有了怜惜之情将人放了出来,位分降到了才人,好像,就是和面前的静美人同住的?

    “本宫来竹茉宫好几次了,竟然都没有见过静美人。”

    “静美人不愧是‘静’美人。”

    孟雨安语气嘲讽,眼底也有了淡淡的不满。

    仔细想想,宫里有封号的,都是提前入宫的那些女人们,就眼前这位,只是美人,她凭什么有封号?

    静,恬静温婉。

    还挺适合眼前这位美人的!

    “修容娘娘谬赞。”

    郭明妍低着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她已经这个样子很久了,可是孟雨安就跟看不见似的,没有叫她起身的意思。

    “静美人怎么会在此处?”

    孟雨安脸上挂着柔和的笑,甜腻腻地询问。

    郭明妍心里发苦。

    她住在竹茉宫的云墨轩,这会儿刚刚用过膳,她都会习惯性在用过膳的时候在院子里逛逛,她都已经避开正殿的位置了,没想到还是碰见了孟修容。

    她怎么解释?

    她只能道:“嫔妾能偶遇修容娘娘,是嫔妾的福气。”

    偶遇?

    这位说话,可真滴水不漏。

    是个聪明的。

    孟雨安忽然想起一事,扬唇笑道:“静美人既然无事,那就随本宫走走吧。”

    “是。”

    郭明妍应了,总算是能站好了。

    福礼的姿势保持久了很是难受,这可比跪在地上难受得多。

    郭明妍一时间没有站稳,身体晃了晃。

    与她一样也福礼许久的蓝叶倒是没什么事,眼疾手快地搀扶住了郭明妍,避免她摔倒出糗。

    “静美人这是怎么了?”

    孟雨安心里跟明镜似的,偏偏装作不知,疑惑发问。

    郭明妍轻轻推开蓝叶的手,温声道:“嫔妾刚刚没有站稳,谢娘娘关心,嫔妾会看清路的。”

    果然是个聪明的。

    孟雨安笑道:“本宫让你陪着走一会儿,也就是无聊了。”

    “你也知道,魏妃娘娘被禁足,本宫初入宫里,也就与她亲近些,也是遇见了你,本宫瞧着你性子软,这才仗着身份让你陪着本宫溜达溜达。”

    “你可会怪罪本宫?”

    郭明妍忙后退半步福礼道:“修容娘娘说的哪里话,这是嫔妾的福气。”

    “那就走吧。”

    孟修容笑盈盈地转身朝前走。

    郭明妍只能跟上。

    她以为孟修容找她出来,是要说什么事情,她全程都提高了注意力,生怕说错一言半语。

    可孟修容却如同她说的那般,真的只是为了逛逛。

    在宫道上走了许久,先是路过了栾心阁,再去了荷映亭,然后又逛到了御花园。

    途中可是遇见了不少人。

    有需要郭明妍行礼的、位分比她高的妃嫔,更多的是需要向她们行礼的宫女太监们。

    最后,孟修容与郭明妍站在了熙和宫的大门外。

    孟雨安抬步往里走。

    “修容娘娘……”

    郭明妍脸色微变,上前一步唤道。

    孟雨安回头,对郭明妍笑道:“静美人也与本宫走了那么久了,定然累了吧。”

    “本宫刚好要来拜见贵妃娘娘,你便与本宫一起进来吧。”

    郭明妍深深吸了口气,她温声说道:“修容娘娘,嫔妾人微言轻,位分又低,贵妃娘娘自然不会记得嫔妾这么个小角色的,嫔妾也不好打扰贵妃娘娘,嫔妾先行告退了。”

    孟雨安没想到走了一路郭明妍都没拒绝,到了熙和宫外却不愿意进去了。

    旁的位分低的贵人们,不都是盼着受到贵妃的庇护么?

    怎么这位?

    孟雨安忍不住多想,但她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静美人可不能这般想,若是传到旁人耳中,只当咱们贵妃娘娘是多不好相与的人呢。”

    孟雨安瞧见宫道上有宫女太监路过,再一瞧此刻的情景,微微叹气朝着郭明妍走近两步,轻轻扶着她的手臂,将她搀扶起来。

    “你便与本宫一块进去吧。”

    郭明妍再不好拒绝,只能就这样与孟修容一同踏入了熙和宫。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些举动,早已经在宫中传遍,只是情景与此事不太一样罢了。

    熙和宫中,听说孟修容与静美人一同来了,颜曦月微微挑眉。

    “静美人?可是竹茉宫的那位?”

    “正是她。”白药温声道。

    颜曦月若有所思。

    这位虽说低调跟宫里没这个人似的,但不得不说,也是个有能耐的。

    她可是将各宫所住之人都了解了一遍,先她入宫的那些妃嫔们的情况了解得尤为详细。

    她可不会将静美人当成一位不受宠的美人看待。

    “请她们进来吧。”

    颜曦月心里是疑惑的,不知道为何静美人会来,但她总不能将人拒之门外。

    郭明妍自从那日来过熙和宫后,这是第二次进入熙和宫。

    不得不说,换了牌匾的熙和宫与之前,很是不同。

    她也说不上来这种不同之处在哪里,但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行走间愈发得小心翼翼,生怕触犯了什么规矩。

    “臣妾请贵妃娘娘安。”

    孟修容请安的声音吓了郭明妍一跳。

    她的腿微微有点软,生怕失态,索性直接跪在地上,朝着颜曦月磕了个头:“嫔妾静美人,请贵妃娘娘安。”

    孟雨安扬眉。

    还以为这位真如她表现出来的风轻云淡,没想到也是在意贵妃的庇护的。

    也是,宫中很多地位的贵人们,不都想找个庇护么。

    最高位分又是丞相之女的颜曦月自然是很多人心中的选择。

    当然了,除了贵妃还有德妃,就连姜妃那儿,也有不少人上门,只是,也不知是姜妃太过小心翼翼了还是如何,倒没见与谁走得近。

    而锦妃的瑶华宫,那是最不好进的。

    孟雨安在心里认为最不好进的瑶华宫,此刻一位穿着黑色长衫玉树临风的男子正站在院中。

    “啊,大哥来了。”

    黎妤儿迎出来,看着站在院中板着脸的黎墨,很是奇怪:“大哥来了为何不直接进来?”

    黎墨抿了抿唇瓣:“臣乃外臣,不好随意进出锦妃娘娘的宫殿。”

    黎妤儿:???

    几个意思?

    难道瑶华宫的院子就不算本宫的宫殿?

    你不也一声不响就出现了?

    若不是紫叶第一时间认出了人,就直接出手招呼过去了好不好!

    黎妤儿在心里吐槽一番,翻了个白眼:“那大哥到底要不要进来?”

    黎墨迟疑。

    “你不进来那本宫就出来了哦,外面这么冷,本宫还怀有……”

    “臣进去。”黎墨当即道。

    黎妤儿勾了勾唇角,转身朝里面走。

    她边走边想黎墨是什么情况,之前可没见他在她跟前这么懂规矩。

    “就在正厅说说话吧。”

    黎墨瞧见黎妤儿想转身往暖阁里走,当即阻拦道。

    黎妤儿:?

    真不对劲儿。

    黎妤儿压下疑惑没有发问,点点头,寻了把椅子坐下。

    毕竟是除了凤鸾宫最大的宫殿,正殿中的椅子不少,黎妤儿特意坐在侧面,方便与黎墨说话。

    没想到,黎墨却坐在了黎妤儿的对面。

    黎妤儿:???

    她忽然意识到,可能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于是,她摆摆手,让伺候的人都下去。

    就连暗中的紫叶,都接到了她避开远一些的命令。

    正厅的门没有关上。

    黎墨不让关。

    黎妤儿干脆让风音她们退到远处,省得近处有人,黎墨不好开口。

    “锦妃娘娘,臣……”

    黎墨说了半句话,脸色变得很不好,他好似低声骂了一句什么话,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道:“你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大哥与你说的话,也不会传出去,没事。”

    黎妤儿:……

    好家伙,你这不是说废话么。

    她的瑶华宫当然安全啊,你所说的话,除非她开口,不然怎么传出去!

    “哥,你到底怎么了?”

    “艹!”

    黎墨直接骂出声:“劳资恨不得抽死她丫的!”

    黎妤儿:……

    “哥,冷静,你先慢慢说。”

    黎墨抿了抿唇,扭头看见手边的茶碗,端起来“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完,才将那涌起来的愤怒压下去。

    “什么魏妃做的。”

    “都是假的,全都是障眼法,魏家那帮傻子,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呢!”

    黎墨狠狠地说道。

    他之前也被蒙蔽了,真的以为散步妤儿孝期怀孕的人是魏妃,黎墨也是这么与皇上回复的。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虽然各个证据都指向魏家。

    所以昨日他没有第一时间将结果告诉妤儿,他依旧在查。

    只不过从明处查探变成了暗中查探,还真让他查到了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