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把自己养成了主角 > 第二十二章 名牌
    在柜门被打开的瞬间,沈听澜和凌云同时后退了几步,而张凯和方元奎也分别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塔罗牌,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然而,想象中的恐怖并没有降临。

    柜子里没有什么尸体,而之前那股腥臭味,来自一个注满了水、巴掌大小的球形玻璃鱼缸。鱼缸四周布满了青苔,水面程深绿色,浑浊的几乎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方元奎愣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询问凌云:“线索就在那个鱼缸里面?”

    “应该是的。”

    凌云不敢贸然上前去触碰这只鱼缸,尽管从外表上来看,缸里应该已经没有鱼虾类的活物了,但这并不能排除,里面藏着什么其他东西。

    “不然让我来吧。”

    张凯捏着【审判】,自告奋勇站了出来:“比起你们,我还有张保命的王牌。万一接下来真的有东西袭击咱们,方元奎,你保护好凌云跟沈听澜就行。”

    之前在女生宿舍那一关的时候,多亏了这两个人,自己才能活着走到现在。张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更是个头脑清醒的人。

    他很清楚,面对那个狡猾的魔女,只有保护好凌云、沈听澜这样的智者,才有与之对抗的资本。

    张凯缓缓走到了衣柜前,向那玻璃鱼缸伸出了手。

    “这小子倒是不孬。”林元七倚着门,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唐瑶从对方的话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她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下一秒,身边的林元七忽然脸色一凛,他以极快的速度转了个身,一把拉过唐瑶,将她带离了门边。

    紧接着,唐瑶赫然发现,原本敞开的大门忽然“砰”的一声自动关上了;与此同时,仓库内骤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玻璃破碎声!

    “凌大哥!”唐瑶几乎下意识要冲上去开门,却被林元七拦住了。

    “不能过去!”林元七指着那扇紧闭的门,厉声说道:“头发。”

    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望去,唐瑶这才发现,原本的房门左右两侧以及上下的缝隙中,不知何时探出了一大堆如海藻般湿漉漉的黑发。

    这些发丝像是有生命般沿着缝隙不断往外钻,不消片刻,便如同蛛网一般爬满了门边的墙面,同时将整扇仓库的门牢牢的覆盖住了。

    “里面果然有危险!凌云,沈听澜,你们怎么样!”

    沐九等人闻声赶到,他刚对着仓库喊出这句话,里面便传来了凌云的回应:“别管我们,跑!”

    下一秒,众人忽然发现,那些黑发爬满了墙壁,有生命般的聚集在了一起。在察觉到走廊上的动静后,黑发顿时四散而开,朝着沐九等人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们走!”林元七二话不说,立刻拽着唐瑶掉头朝着安全通道所在的方向逃窜。

    “凌云他们怎么办?!”沐九时不时回头望向身后,那些黑发的攻击范围不像实验楼的触手,在众人跑出十米开外后,便停滞了下来。

    然而一旦有人试图靠近,便会再次引起黑发的注意;一时间,谁也不敢前去营救被关在仓库里的同伴。

    “现在谁都帮不了他们。”苏离说道:“只能靠他们自己想办法脱身了。”

    唐瑶脸色惨白,她看着前方走廊的头发,脸上满是担心。林元七见状,不由开口安慰道:“你放心,魔女现在一直躲着不敢现身,袭击他们应该是其他鬼物。或许……这会跟线索有什么关系。我相信以那几个家伙的能力,肯定可以逃出生天的。”

    与此同时,仓库内。

    “唔……”

    张凯整个人被吊在了天花板上,他的手、脚、腰部缠满了黑发,就连嘴也被头发所覆盖。那些泛着臭味的毛发堵满了口腔,令他无法说出半个字来。

    而另一边,凌云、沈听澜以及方元奎三人则被包裹的像蚕蛹一样,他们的身体被固定在了墙边;头发快速顺着众人的身体蠕动着,像一条条黑色的长虫。

    方元奎攥着战车,却因为身体受到限制的缘故,始终无法发动技能。

    当张凯将玻璃鱼缸丛柜子里拿出来的一瞬间,那些黑发便如潮水般袭向了屋内的所有人,迅速控制住了他们。速度之快,令自己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正是因为嘴巴被头发捂住的缘故,尽管听到外面走廊里唐瑶等人不断呼喊、询问自己的情况如何,但凌云等人再也无法给出任何回应。

    整个仓库以及完全被长发所占据,而这些头发,正源源不断的从那只摔落在地的破碎鱼缸里往外钻。

    渐渐地,凌云发现,几根被泡得发胀、如同萝卜般臃肿的手指,缓缓从黑发深处探了出来。

    手指上的指甲早已脱落,露出了下方发黑的甲床。紧接着,是表皮皱皱巴巴、泛着青灰色的手背、手腕、小臂……

    “唔!!!唔!!!”

    天花板上,张凯不断挣扎着,他眼睁睁看着一个浑身惨白、近乎全-裸的女鬼从头发深处慢慢爬了出来。

    在听到张凯的声音后,女鬼的身体跟手脚依旧保持着匍匐的姿势并没有动,脑袋却整个旋转了180度,面对面望向了自己。

    尽管那张脸已经被泡发的惨不忍睹,但从外表上来看,这个女鬼的年龄莫约十七八岁,似乎是这所学院里的学生。

    女鬼盯着张凯,像蜘蛛爬行一样手脚并用,沿着地板迅速来到了他所在的位置正下方。

    与此同时,张凯只觉得身体一轻,这才发现那些缠绕着自己的黑发已经将他缓缓放了下来,而正下方,女鬼那张恐怖的脸,也跟自己越来越接近了!

    “啊啊啊啊,草泥马,什么破牌啊!救命啊!!!”

    眼看着自己跟女鬼只见的距离还有不到半米,捂住嘴巴的头发也被对方收回,张凯涕泪横流的闭上眼睛,杀猪般哀嚎了起来。

    “憋嚎了。”就在这时,凌云的声音忽然传到了张凯耳中。

    “你那张牌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发动,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它认为你并未陷入生命危险。所以很明显,这个女鬼,它没打算杀死我们。”

    凌云说完后,张凯猛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而其他三个同伴,也已经被放了下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不是鬼吗?刚才不是还发动袭击了吗?!”张凯在沈听澜的搀扶下爬了起来,看到不远处女鬼那张渗人的脸后,触电般跳到了对方的身后。

    “确实,女祭司卡牌提醒过,柜子里的东西是不祥的征兆。那应该就是在告诉我们,有鬼。”

    凌云在张凯诧异的目光中,竟然不怕死的上前一步,靠近了地上的女鬼。

    “它刚才之所以会出手攻击咱们,是因为方元奎的【战车】。实际上,它对咱们并没有恶意。”凌云从女鬼手里接过了某样东西,缓缓走回了队伍中。

    他摊开手,张凯凑上前一看,这才发现对方掌心里握着的,是一块表面滑腻、沾着水草类的植物、已经生了锈的名牌。

    “韩雅……是这个女鬼的名字吗?高三四班……”张凯托腮。

    “啊!我想起来了!”

    在看到名牌上的学籍编号后,张凯和方元奎面面相觑,望着匍匐在地上的女鬼惊讶道:“她是2016届高三的学生!她,她跟魔女是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