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三十九章 阴鬼【求收藏!求推荐!】
    “是,师叔。”

    郝芸程道。

    莫左言三人离开了殡仪馆。

    深夜。

    星光稀疏。

    莫左言三人已经来到了案发现场,也就是那艘靠岸的轮船旁,周围早已经构建了封锁线,并且还有捕快守着。

    “就是这艘轮船?”

    莫左言问。

    “嗯。”

    左冷月和郝芸程同时点头。

    “上船。”

    莫左言走在最前面。

    “是。”

    郝芸程和左冷月跟在莫左言的身后。

    三人登上了轮船的甲板。

    周围。

    漆黑一片。

    耳边传来了海浪的声音。

    郝芸程吞了吞口水,目光望着前方漆黑如墨般的门户,隐隐觉得有一股刺骨的寒气从里面冒出。

    “总感觉有点瘆得慌。”

    海浪的声音也让郝芸程紧张了起来。

    “害怕了?”

    左冷月拔出手枪,双手握着,深呼吸了几口气,望了郝芸程一眼。

    “还……还好。”

    郝芸程道。

    “你不是有你师叔保着你吗?有什么好怕的。”

    左冷月道:“再说了,你不是也有内力护体。”

    “说的也是……”

    郝芸程点了点头,逐渐冷静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

    郝芸程也只是高三学生。

    面对这种事情。

    紧张与害怕是必然的。

    “跟紧我。”

    莫左言向轮船里走去。

    “明白。”

    左冷月回道。

    “是,师叔。”

    郝芸程道:“师叔,等会儿您可要保护我啊。”

    轮船内。

    完全就是一片黑暗。

    只有外面的极为稀疏星光透过两边窗户照了进来,才给整个轮船内的空间带来了些许的光亮。

    安静至极。

    只剩下了莫左言三人的脚步声。

    “不能开灯吗?”

    莫左言问。

    “这艘轮船的供电系统已经坏了。”

    左冷月解释道。

    “嗯。”

    莫左言点头。

    “光亮术。”

    莫左言捏出法印,灵力在他的指尖流转,形成了印诀飞出,漂浮在了莫左言的头顶,变成了如白炽灯泡般的白色光团。

    白色光团就悬浮在莫左言的头顶,跟随着莫左言移动。

    “这……”

    左冷月惊讶的望着如此神奇的一幕,心里更是冒出疑惑,“这种能力,真的只是习武就可以办到的吗?”

    事实上。

    郝芸程他们是习武,而莫左言却是在修仙。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轮船内。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浪迹的景象,座椅板凳随意散乱,满地都是一些垃圾,以及翻掉了的餐盘。

    空气中。

    有着一股子烂鱼烂虾的臭味。

    并不好闻。

    显然。

    为了保证现场的完整性,没有对轮船进行过清理,地面上还能看到那些用画笔画出来的人形轮廓。

    不出意外。

    那些人形轮廓所在的位置,就是之前尸体躺着的位置和形态。

    “师叔就是厉害。”

    郝芸程望着如白炽灯般的白色光球说道:“不过师叔,整艘轮船,我们在您来之前就已经全部找遍了,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啊。”

    “现在我们过来能有什么收获吗?”

    “当然。”

    莫左言望向了左后方的角落。

    于是。

    郝芸程和左冷月的目光便随着莫左言的视线而移动,左后方的角落里,正是一个大概一米多高的木柜。

    整体呈现比较老旧的暗红色。

    “木柜有问题?”

    左冷月问,“我们白天已经找过好几遍了。”

    “你们肉眼凡胎,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

    莫左言道。

    嗡!

    话音一落。

    莫左言右手一挥,手里白光一闪,就已经将下品法剑从储物戒里取出,握在手里,右手握剑,剑身上仿佛是有白色的剑光闪烁。

    “妖孽邪祟。”

    莫左言直视木柜,沉声道:“还不速速现身出来受死。”

    “……”

    左冷月和郝芸程对视了一眼。

    “你看到木柜有东西吗?”

    左冷月问。

    “没……没有。”

    郝芸程摇头。

    “这……”

    左冷月紧紧的盯着木柜和莫左言。

    “还想做缩头乌龟?”

    莫左言冷哼,“既然如此,就一剑结果了你。”

    刷!

    于是。

    莫左言一剑斩出。

    这一剑如一道银色利芒划过,灵力流转,斩出了一道银白色的月牙剑气,快如闪电,左冷月和郝芸程都看不清楚剑身与剑光的轨迹。

    嘭!

    咔嚓!!

    一声巨响。

    一米多高的木柜被一剑两边,并且木柜后面的墙壁也被莫左言这一剑斩开,切口如镜面一般光滑。

    要知道。

    这艘轮船的墙壁大部分都是以钢铁制成。

    一剑斩钢!

    就是子弹都难以将这种墙壁击穿,可是莫左言却一剑劈开了,这样的实力,着实强大,让郝芸程震惊。

    同时。

    郝芸程也无比的羡慕。

    心里在期待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实力。

    “好厉害。”

    左冷月暗暗惊呼。

    嗡!嗡!!!

    黑雾涌动。

    当木柜被劈开了后。

    就是一团蕴含血色的黑雾冲出,从黑雾内传出了尖啸般的声音,悬浮在空中,正对着莫左言他们。

    “真……真有这东西。”

    郝芸程缩了缩脖子。

    “咕噜!”

    左冷月也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再度握紧了手里的枪,仿佛这样才能给她更多的安全感,虽然不是第一次遇见这东西。

    但那种本能的害怕,还是无法抗拒。

    不过。

    眼前的这团蕴含着血色的黑雾虽然看起来有些瘆人,但远远比不上当初张静楚给左冷月他们带来的那种压力。

    事实上。

    也确实如此。

    眼前着蕴含血色的一团黑雾,其实只是刚刚成为‘阴鬼’,也就比‘阴灵’强,跟已经是‘凶鬼’的张静楚可没法比。

    当然。

    就算只是阴鬼,那也不是左冷月这样的普通人可以对付的。

    郝芸程遇到。

    恐怕也得被杀死。

    毕竟。

    ‘阴鬼’可相当于‘先天(开窍)’。

    除非是‘杨济公’在场,那还得斗上几场。

    “桀桀桀……”

    黑雾内传出了阴森森的笑声,极为的刺耳尖锐,就像是用刀片在刮着玻璃一样,黑雾涌动,形成了苍白色的七窍流血的女人脸。

    “李苒!”

    左冷月美眸收缩,当她望清楚人脸的模样时,惊呼了声,“怎么会是她?她……她不是死了吗?”

    “队长。”

    郝芸程说道:“就是因为死了才会变成这种鬼东西啊。”

    “不要忘了,李苒死的有多惨。”

    “这肯定是复仇啊。”

    “死!死!死!!!”

    嗡!

    黑雾汹涌。

    瞬间。

    就已经笼罩了周围,将整个空间覆盖,把莫左言三人全部笼罩在内,鬼雾侵蚀,郝芸程和左冷月面前立刻幻觉频生。

    “张静楚好歹保留了人性的理智。”

    莫左言望着前方的诡异身影,缓缓举起了手里的法剑,说道:“甚至为了不造成过多的杀戮,甘愿躲藏在医院太平间里吸食死气过活。”

    “但你却完全不同了。”

    “在天地规则的被改变了的情况下。”

    “你怨恨难消,吸收了大海所蕴含的阴气与死气,化身阴鬼的同时,也被大量海洋生物死亡残留的意识冲毁了你人性的理智。”

    “现在的你,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只知道为了维持自身生存,而不断进行杀戮的‘邪祟’,或许有朝一日,你机缘足够,可以成为凶鬼,觉醒灵智。”

    “但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不再是你。”

    “当然。”

    莫左言沉声的道:“我不打算给你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