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三十五章 轮船【求收藏!求推荐!】
    “阴邪之物已除。”

    莫左言在做完了这些后,继续传音道:“如此我也该离开了。”

    “恭送林九大人。”

    莫大林他们对视了一眼,立刻向着灵纸人九十度的鞠躬行礼,语气更是极为的诚恳和恭敬,“感谢大人救命之恩哪里。”

    “嗯。”

    嗡!

    白光一闪。

    灵纸人就破空离去了。

    转眼间。

    就已经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半响过后。

    “爸。”

    莫佳森问道:“这件事我们要报官吗?”

    “报官?不行!”

    莫大林摇头,沉声道:“不要忘了,你爷爷他生前可是‘盗墓贼’,这件事情要是报官了,盗墓贼的身份被查出来了怎么办?”

    “这个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可是……”

    莫佳森张了张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都必须烂在肚子里。”

    莫大林喝道:“既然我们这里能发生这种事情,那就说明,其它地方也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说不定朝廷肯定早就知道了,用不着你来瞎操心。”

    “如烟,小梅。”

    莫大林的视线望向了莫如烟和莫梅,“这件事必须保密。”

    “好的爸。”

    莫如烟道。

    “嗯。”

    莫梅点头。

    “好了。”

    莫大林吩咐道:“把爷爷的骨灰还有灵堂都收拾一下,找一个黄道吉日下葬了吧。”

    “嗯。”

    众人点了点头。

    另一边。

    莫左言的住处。

    窗户打开。

    灵纸人包裹着‘貔貅’飞进了房间。

    “不错。”

    莫左言满意的点头,右手一挥,貔貅雕塑落下,莫左言伸出左手,就把貔貅雕塑稳当的接住了。

    刷!

    灵纸人如一道流光飞入进了莫左言的怀里。

    下次想要使用的话。

    以灵力驱使即可。

    窗户关上。

    卧室漆黑一片。

    莫左言坐在了床上,打量着手里的貔貅雕塑。

    “好浓郁的死气。”

    莫左言心念一动,以‘大衍之术’推演手里这尊貔貅雕塑的来历,很快就得到了结果,“这东西竟然是出自秦始皇的墓。”

    没错。

    这尊雕塑就是出自‘秦始皇’的大墓。

    来历也相当的曲折。

    “没想到。”

    莫左言也有些没有料到。

    准确的说。

    这尊貔貅是在唐朝时期被盗墓贼从秦始皇的大墓里带出来,然后又随着一位唐朝的大官再次下葬。

    下葬了足足两次。

    “以这尊貔貅所蕴含的浓烈死气。”

    莫左言沉吟,“我再消耗大量的功德,或许可以将其真正的活化,然后变成了一尊真正的貔貅神兽。”

    “当然。”

    莫左言道:“毕竟是以雕塑活化,再加上又以死气为根基,肯定比不了真正的神兽貔貅,但装装样子还是可以的。”

    嗡!

    金光一闪。

    莫左言消耗了一功德,创造出来了一个灵木木盒。

    木盒打开。

    莫左言将貔貅放了进去。

    沉香木虽然不错,但远远比不上灵木,以灵木制作出来的木盒,可以完全的隔绝掉貔貅的死气。

    刷!

    莫左言心念一动。

    ‘功德造化玉盘’召唤了出来。

    金光一闪。

    形成了虚拟的地星地图。

    刷!刷!

    一个个画面闪烁。

    显然。

    莫左言是在确定第二个造化区域要定在什么地方。

    最后。

    浩浩荡荡的黄河与长江映入了莫左言的眼帘。

    “黄河和长江吗?”

    莫左言沉吟,“按照‘功德造化玉盘’的能力,只要我的修为提升到筑基期,就能开辟第二个造化区域。”

    “就是不知道第二个造化区域能不能将黄河或者是长江覆盖在内了。”

    “到时候试试吧。”

    于是。

    莫左言已经有了决定。

    “不过。”

    莫左言道:“在这之前,还是得把‘终南山’的布局全部完成才行。”

    深夜来临。

    另一边。

    维海。

    ‘李苒’的死亡很快就引起了朝廷方面的重视。

    最重要的是。

    李苒还和凶鬼‘张静楚’有关,是张静楚要杀死的仇人。

    现在。

    李苒竟然死了。

    还是的这么凄惨。

    维海县衙。

    左冷月被紧急从蓝临县调来。

    县衙办公室。

    “左队,身份能够确认吗?”

    问话的是维海县衙的刑捕大队的队长‘聂东林’,聂东林的面容粗犷,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模样。

    “嗯。”

    左冷月点头,沉声道:“可以确定,死者就是李苒。”

    “啧啧。”

    因为郝芸程是唯一修炼出了内力的武者,所以这一次出任务,上面特意派了郝芸程跟随左冷月一同前来。

    “这死的也太惨了。”

    郝芸程摇了摇头,“不过,这也是一报还一报了,这李苒如此毒害张静楚,导致张静楚怨恨难消化身凶鬼,又导致数人死亡。”

    “闭嘴。”

    左冷月瞪了郝芸程一眼。

    “……”

    郝芸程立刻就捂住了嘴。

    “左队,这位是?”

    聂东林问。

    “跟班。”

    左冷月语气冷冷的道。

    “左队。”

    郝芸程不满的道:“什么叫跟班?我好歹也是一个副组长好吗?”

    “哦。”

    聂东林目露惊讶,“这位小兄弟,你年纪轻轻,竟然就已经是副组长了?这以后的前途定然是不可限量。”

    “哈哈。”

    郝芸程笑了,说道:“还好,还好。”

    “小兄弟,不知道你刚才是不是有说凶鬼?”

    聂东林问。

    “……”

    左冷月森冷的视线望向了郝芸程。

    “凶鬼?”

    郝芸程一个激灵,立刻反应了过来,“什么?我有说什么凶鬼吗?我刚才说的是‘凶手’,是‘凶手’,你肯定是听错了。”

    “哦。”

    聂东林恍然的表情,“这样啊,那看来是我听错了。”

    “嗯嗯。”

    郝芸程飞快的点头。

    “行。”

    聂东林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件案子,既然上头要我们交给左队你们来处理,那我就不多插手了。”

    “多谢聂大哥。”

    左冷月道:“我们也是听从命令,而且我们对维海这里也不怎么了解,所以在这件案子上,到时候还是希望聂大哥能够多多帮忙。”

    “放心。”

    聂东林道:“能帮到的自然帮。”

    “好。”

    左冷月微笑。

    而后。

    聂东林离开了。

    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左冷月和郝芸程。

    “郝芸程,你刚才差点说漏嘴了知道吗?”

    左冷月沉声道。

    “那……那个,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郝芸程尴尬的道。

    要知道。

    朝廷方面还没有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公开,所以,左冷月和郝芸程他们在调查这件事情上,也是以特殊身份行事。

    一夜无话。

    第二天的凌晨时分。

    “出事了。”

    维海县衙再次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当中。

    因为。

    清晨时分。

    一艘轮船靠岸。

    只是在有人登船后,竟然发现整艘轮船上的所有人全部死亡了,而且,死亡的方式非常的离奇。

    第一目击者立刻报官。

    县衙捕快赶来

    经过一系列的详细调查。

    县衙捕快门还在这艘轮船上面找到了贩卖的人体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