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十七章 索命【求收藏!求推荐!】
    “嗯。”

    莫左言动用了‘造化区域’的能力,以‘上帝视角’俯视着整个西岸市,将西岸市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很好。”

    莫左言心里越发的满意了,“有‘功德造化玉盘’的相助,所有的一切比我预计的要加快了数倍不止。”

    心念一动。

    很快。

    莫左言的注意力就放在了蓝田县公安局。

    “哦。”

    莫左言在观察着‘特殊事件调查组’,立刻就发现了郝芸程,有些惊讶的道:“这个小子竟然成了调查组的副组长。”

    “呵呵。”

    莫左言笑了笑。

    此刻。

    左冷月面若寒霜。

    “你们就是这么调查的吗?做事不用脑子?”

    左冷月质问。

    周围。

    众位警员都低下了头。

    一天时间不到。

    他们确实没能查到什么东西,只是掌握了一些基本的情况。

    左冷月身穿制服,短发精干,精致的瓜子脸,五官立体,却又给人一种极为严肃和威严的感觉。

    身材也极为性感。

    笔直的长腿极为有力。

    双臂支撑在桌面上,双手紧紧的抓着桌沿。

    目光极为冷冽。

    “那……那个……”

    郝芸程讪笑了声,“我们今天傍晚的时候去了一趟李苒的家,李苒的母亲在十年前就出了车祸,所以只有李苒和他的父亲李贾相依为命。”

    “只是。”

    “我们到的时候,李苒根本不在,听李苒的邻居们说,李苒好几天都没回来了,而且,李苒也没来警局认领尸首。”

    “你闭嘴。”

    左冷月冷眉一扫。

    “唔……”

    郝芸程立刻把嘴闭上了。

    “组长。”

    李九风坐着旁边,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面无表情的道:“既然组长认为我们办事不力,那组长你就给个准信,这件事情怎么调查?”

    “怎么调查?”

    左冷月冷哼了声,坐了下去,“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这些所有的事情。”

    “不管是张静楚遇害一案,李贾复活一案,以及后来的五名混混死于非命一案,都有关联。”

    “还有。”

    “在你们调查到的情报里,就有李苒曾经贷款的资料。”

    “所有的这些加起来。”

    “一切就已经浮出水面了。”

    “这……”

    “付出水面了?”

    “凶手是谁?”

    “害死了张静楚的罪犯又是谁?”

    “……”

    众位警员皱眉。

    “你们不知道,那就听我说。”

    左冷月沉声喝道:“首先,通过在蓝田中学的调查,从蓝田中学高三一班的所有同学口中得知。”

    “李苒与张静楚的关系极为要好,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

    “直到有一日。”

    “李苒向某个贷款公司签下了巨额借贷,李苒最终无力偿还,只能欺骗好友张静楚,张静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李苒担保人,必须帮助李苒偿还债务。”

    “然而。”

    “李苒却再度出卖张静楚,勾结已经被杀害了五名社会人员,在案发现场,也就是蓝田中学的小树林中凌辱了张静楚。”

    “张静楚不堪受辱,在绝望悲观之下,用石片自杀。”

    “而后。”

    “李苒的父亲李贾莫名死亡,并在死后复活成了‘僵尸’,却在紧要关头出现了一名剑仙,解决了凶尸。”

    “第二天,凌辱了张静楚的五名社会人员被害,死状与李贾一模一样,你们为了防止尸体变成僵尸,将五具尸体火化。”

    “事实上。”

    “在李贾遇害前,李苒拿到了钱财后就逃出了西岸市。”

    “在迷雾重重之下,不可能的就是最可能的。”

    左冷月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幽幽,语气仿佛有着一股寒气,“李贾和五名社会人员全部都是被张静楚杀害。”

    “这是‘厉鬼索命’。”

    “厉鬼索命!”

    杜良瞪大了眼睛,还忍不住惊呼了声。

    “组长,这也太……”

    莫柯张了张嘴。

    “组长,我们要是这么写报告交上去,上面能信吗?”

    “怕是到时候直接让我们集体休年假。”

    “可不是。”

    众位警员议论。

    “既然‘凶尸’的事情都能发生,为什么‘厉鬼’的事情就不能是真的?”

    左冷月反问道:“而且,我推测,‘李贾’之所以能死而复生,变成‘僵尸’般的存在,很可能与‘张静楚’有关。”

    “组……组长。”

    郝芸程小声的念叨了一句,“那……那位剑仙前辈说了,那东西不叫‘僵尸’,应该叫‘凶尸’才对。”

    “什么凶尸僵尸,都一个样。”

    左冷月哼声道。

    “组长。”

    李九风道:“现在我们不管上面是怎么想的,就算我们都认同‘厉鬼’的存在,也认同张静楚化为厉鬼索命复仇。”

    “可是。”

    “我们该如何对付‘厉鬼’?又该如何抓住对方?”

    “这简单。”

    左冷月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郝芸程的身上。

    于是。

    众人的目光全望向了郝芸程。

    “啊?!”

    郝芸程傻眼了,瞪大了眼睛,顿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迅速的摆手,喊道:“不……不……,我不行的,我根本不行的啊!”

    “饶了我吧,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我根本就不会收鬼啊,我可是连后天一层都没有达到,你们这样是虐待童工,我要去派出所告你们。”

    “呵呵。”

    莫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道:“很抱歉呢,这里就是公安局。”

    “我……”

    郝芸程感觉两眼一黑,人生是如此的灰暗,直接瘫坐在了凳子上,在过了一会儿后,却又坐直的身子。

    “嗯?!”

    李九风他们也愣了下,好奇的望着郝芸程。

    “好。”

    郝芸程握紧了拳头,并且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大义凛然的喝道:“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

    李九风他们额头上满是黑线。

    “咳咳。”

    郝芸程差点背出了半篇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后,才迅速闭上了嘴,说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可以答应你们。”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还有条件?”

    李九风笑了。

    “当然。”

    郝芸程道:“想要马儿跑,总得让马儿吃到饱吧。”

    “说吧。”

    李九风道。

    “我的条件就是……”

    郝芸程停顿了一下,而后大声的喊道:“我要组长做我女朋友。”

    “额……”

    李九风他们直接愣住。

    而后。

    一片的寂静。

    风中凌乱。

    “我看你皮痒了。”

    左冷月直接伸手就揪住了郝芸程的耳朵。

    “啊!!”

    郝芸程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耳朵掉了,耳朵掉了……”

    “这小子。”

    莫左言也是笑了笑。

    忽的。

    莫左言神色一凝,目光望向了另外一个方位。

    “是养猪场。”

    莫左言沉声的道:“好沉重的血气,赵栋梁竟然这么快就入魔了吗?我还以为他能坚持的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