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十一章 剑仙
    全场寂静。

    杜良的额头上满是冷汗,脑海里面也是空白一片,整个人都处于宕机般的状态,那种濒临死亡般的感觉,简直让人颤栗。

    吼!吼!吼!!!

    只有凶尸李贾还在挣扎,却被银色的长剑死死的钉在地上,就像是被掐住了七寸的大蛇一样。

    殡仪馆上方。

    莫左言凌空而立,郝芸程紧张兮兮的躲在莫左言的身后。

    “这……”

    李九风他们很错愕,同时也很震惊,他们仰望着站着空中的‘莫左言’,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敬畏。

    只是。

    在李九风他们的眼里。

    莫左言黑衣斗篷,全身笼罩在黑暗般的阴影当中,仿佛是与黑暗为伍,这样的装扮,不像是什么好人啊。

    而且。

    他们费尽了手段,枪械都无法伤害到的恐怖凶尸,竟然就被对方一剑给制服了,将凶尸一剑钉在了地上。

    根本无法挣脱。

    这种感觉。

    就好像‘凶尸’在对方的手里犹如幼儿般。

    “杜良,你没事吧?”

    莫柯跑了出来,拍了拍杜良的肩膀。

    “没……没事。”

    杜良往后退了一步,呼出了一口浊气,镇定了心神,望了眼在地上挣扎的狰狞凶尸,再望向了上空的神秘黑衣人。

    “你是谁?”

    杜良问。

    而后。

    莫左言带着郝芸程落下,就站在了凶尸李贾的旁边,目光扫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又落在了杜良的身上。

    众人不由自主的把枪指着了莫左言。

    “怎么?你们就是这样感谢救命恩人的吗?”

    莫左言语气冷漠的道。

    “放下枪。”

    李九风立刻走来,下达了命令。

    “是!”

    众人把枪全部放下。

    “你好。”

    李九风深吸了一口气,向莫左言微微鞠躬,以表示尊敬,并迅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他心里十分的清楚,接下来可能且接触到的东西,将会是足以震惊世界的东西。

    很可能。

    自己的从小到大养成的三观将会就此崩塌。

    “我是李九风,蓝临县公安局刑警副队长。”

    李九风自我介绍。

    然而。

    莫左言却无视了李九风。

    场面很尴尬。

    嗡!

    接下来。

    莫左言右手一指点出,指尖竟凝出了一抹纯阳金光,正是莫左言以人间生气凝聚出来的纯阳。

    刷!

    纯阳落下。

    直点住了凶尸李贾的眉心。

    嗡!

    刹那间。

    阴煞消散,黑气溃散。

    凶尸李贾停止了挣扎。

    而后。

    一阵微风吹来。

    李贾的尸体变成了飞灰。

    “这……”

    “好家伙。”

    “就这样轻轻的点了一指,然后‘僵尸’就没了?我怎么觉得我是在做梦?”

    “这僵尸可是连子弹都打不动的啊!”

    “真不是在拍电影吗?”

    “是不是周围有摄像头?然后故意没通知我们?让我们本色出演?”

    “他不会是神仙吧?”

    “嘶……”

    众人无比的心惊,望着莫左言的目光也就越发的敬畏起来。

    可以说。

    眼前这位神秘的黑衣人,就算不是神仙,估计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在经历一场神话。

    太惊人了。

    “这位先生,您……”

    李九风还想在问。

    “你与其在这里询问本道,还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吧,你真以为今天的‘凶尸’就是结束吗?”

    莫左言冷笑的道:“这只是刚刚开始。”

    “怨恨冲霄,凶鬼诞生,整个蓝田小镇都将变成鬼蜮,死伤千万,有道是‘福祸无门,唯人自召’,尔等好自为之。”

    刷!

    话音一落。

    莫左言御剑飞行。

    刹那间。

    直接身化剑光,凭空消失在了夜色中。

    “剑仙!这是剑仙!”

    “嘶……”

    “怪不得一剑镇僵尸,一指灭形神。”

    “太强了吧。”

    “强到爆了。”

    “这……”

    众人都瞪大了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夜空。

    “……”

    李九风也不由自主的张了张嘴。

    此时。

    趁着李九风他们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郝芸程轻手轻脚,悄咪咪的往旁边走去,却被一名高大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小朋友,哥哥请你吃糖啊。”

    莫柯俯下身来,笑眯眯的望着郝芸程。

    周围。

    李九风他们都围来了。

    郝芸程感觉到一片黑暗向自己笼罩。

    一时间。

    郝芸程仿佛能够预见,自己的屁股将会被老爸老妈用竹鞭抽的皮开肉绽,这下完犊子了呀。

    我的大侠梦……

    “我不吃糖,因为会蛀牙。”

    郝芸程感觉自己要死定了,所以破罐子破摔,非常不满的瞪了人高马大的莫柯一眼,“还有,你是专门蹲在路边上骗小女孩的怪蜀黍吗?”

    “还请吃糖呢。”

    “……”

    莫柯一脸的尴尬,竟然被小孩给数落了。

    “哈哈……”

    众人笑了几声。

    “别笑了。”

    李九风道:“既然你能跟刚才那位‘剑仙’走在一起,想来你们定然有什么身份关系,跟我回局里一趟吧。”

    “明白,明白。”

    郝芸程道:“警民合作嘛,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三学生,我叫郝芸程,家住蓝临县,我保证知无不言,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察叔叔。”

    “收队。”

    李九风大手一挥。

    “是!”

    杜良他们齐声回应。

    至于殡仪馆。

    暂时封锁。

    另外。

    所有今天晚上经历了这一切的全部封口,不得向外透露半句,除此之外,李九风连夜写报告向上级汇报。

    然而。

    就在第二天的凌晨时分。

    蓝临县公安局再次接到了报警电话。

    还是蓝田小镇。

    再度发生了凶杀案。

    这一次。

    是足足有五人遇害了。

    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广和镇。

    镇中心的锦绣区。

    这里是富人集中的小区。

    正中央位置。

    有着一栋独立的高档别墅。

    别墅里。

    住着的就是终南山周围,也就是在蓝临县中最有钱的富豪,全名叫‘曲中屈’,同时他也能在整个西岸市派进前五。

    身家数十亿。

    书房。

    “老爷。”

    管家麻霄弓着身子站在书房的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书房的房门,“昨天晚上在殡仪馆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

    “说。”

    书房里传来了曲中屈的声音。

    威严十足。

    “是。”

    麻霄把头放的更低了,“昨晚殡仪馆出现了复活了死尸,听说枪械都无用,后来出现了一位剑仙才将其消灭。”

    “都什么时代了,还剑仙呢?”

    “这种消息他们也敢传过来,听着就知道是在胡言乱语。”

    “下去吧。”

    过了一会儿。

    曲中屈的声音才传出。

    “是。”

    麻霄点头。

    “等会儿。”

    曲中屈喊道。

    “请老爷吩咐。”

    麻霄道。

    “我要你准备的大补之药买来了吗?”

    曲中屈问。

    “回禀老爷,已经全部买来了。”

    麻霄回道。

    “全部取来。”

    曲中屈命令道。

    “是。”

    麻霄没有多问。

    书房里。

    曲中屈头发白了不少,年纪已经四十有九了,明天就五十了,在他面前的书桌在摆放着一本书籍。

    视线拉近。

    写道:吞灵武诀。

    “是真是假,今晚便知分晓。”

    曲中屈郑重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