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九章 凶尸【求收藏!求推荐!】
    “啊!!!!”

    刺耳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殡仪馆。

    嗡!

    莫左言刚好赶到,就站在殡仪馆的上空,以无上伟力隔绝了一切,将自身完完全全的隐藏了起来。

    无法被任何手段探查到。

    俯视着殡仪馆的画面。

    “啧啧。”

    莫左言右手摸着下巴,“被阴鬼杀死的凡人,尸体会变成阴尸,而被凶鬼杀死的凡人,尸体就会变成凶尸。”

    “你们非要把尸体放在殡仪馆这种死气阴沉的地方,就是不起尸也得起了。”

    莫左言耸了耸肩。

    监控室。

    “鬼!鬼!鬼啊!!!”

    马赫梓惊恐万状,全身都在哆嗦,手指颤抖的指着监控画面,“活……活……活了……,他……他……他……”

    砰!

    监控室的大门被打开了。

    “老马,怎么了?”

    立刻。

    直接冲进来了三位保安。

    “鬼!是鬼!”

    马赫梓回头望了眼几位同事,这次缓缓的镇静了下来,惊恐的心绪如潮水般退去,指着监控画面。

    “卧槽!”

    满脸胡子的张石望去,瞪大了眼睛,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监控画面,表情无比的震惊,满脸错愕的表情,“这东西……,真的假的?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能活着见着‘僵尸’这种玩意儿?”

    “拍电影吧这是?”

    至于另外一个年纪轻轻的保安已经被吓愣了。

    “报警!快!”

    许牛第一个反应过来,虽然眼里还有着惊惧,却极为镇定,喊道:“不管这东西是人是鬼,都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们就只是一个守夜的保安。”

    “立刻让警察过来。”

    “而且,这具尸体也是公安局昨天放在这里的。”

    “明白,明白。”

    张石立刻回答:“我这就打。”

    轰!

    一声巨响。

    03号停尸间的房门被直接给撞开了,房门支离破碎,撞击所发生的声响,就像是直接撞在了许牛他们的心口。

    惊恐!

    甚是惊恐!

    “喂。”

    张石的电话打通了,“杜……杜良,卧槽你全家大爷的,你丫的是把什么鬼东西放我们殡仪馆了。”

    “僵尸!是僵尸啊!”

    “活了!昨天那个李贾活过来了!他现在已经撞开房门逃出来了!”

    “快带人过来!快啊!”

    张石几乎全程在咆哮。

    “你说什么?”

    杜良傻眼,极度怀疑自己刚才是听错了,“僵尸?你在胡说什么?”

    张石再次开骂,“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昨天你放在这里的尸体已经活过来了,你赶紧带人过来。”

    “这……”

    杜良愣了愣。

    “怎么了?”

    李九风问。

    “是殡仪馆的老石头。”

    杜良道:“他说李贾的尸体活了,变成僵尸了,这家伙不是在扯淡吗?”

    “立刻出警。”

    李九风直接起身,“去殡仪馆。”

    “是。”

    “明白。”

    “……”

    众位刑警起身。

    “副队,不用等唐队了吗?”

    杜良问。

    “等什么等?再等她黄瓜菜都凉了。”

    李九风喝道:“那丫头就是来我们这里走个过场,过不了多久就得走,你真以为她能在这里呆多久呢?”

    “而且,她去市里开会了,一时半会的也回不来。”

    “立刻出警。”

    “是。”

    杜良笔直站立敬礼。

    殡仪馆距离县公安局很近。

    所以。

    前后不过几分钟。

    李九风就率领一小队刑警赶到。

    “老石头,我们已经到了。”

    杜良通话。

    “救命啊!”

    张石的声音传来,“僵……僵尸已……已经堵在我们的门口了,快来啊,监控室的大门坚持不了多久。”

    “老子要是死了,我就变成厉鬼来找你索命。”

    “艹!”

    杜良傻眼。

    “撞门。”

    李九风喝道:“全队警戒,出两个身手敏捷的立刻跟我进殡仪馆。”

    “是。”

    轰!

    杜良直接开着警车就把殡仪馆的大门给撞开了。

    “不错。”

    李九风拍了拍了杜良的肩膀,欣慰的说道:“小良啊,干得不错,至于警车维修的费用,就从你下个月的工资里扣吧。”

    “啥?!”

    杜良傻眼了。

    “啊?!不要啊!队长!”

    杜良的表情顿时就垮了,“您是知道我的,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小有刚刚三岁却没有母亲的孩子在嗷嗷待哺,全家人就指望着我这点微薄的工资过活啊,您不能啊……”

    “良哥。”

    旁边。

    体型壮硕莫柯顶了顶杜良的肩膀,小声的在旁边提醒了一句,“你醒醒吧,你连女朋友都没有呢,还三岁小孩。”

    “滚犊子。”

    杜良不爽的瞪了一眼。

    此时。

    李九风已经全副武装了。

    “准备好了吗?”

    李九风问。

    “嗯。”

    杜良和莫柯。

    还有两个身手敏捷的刑警。

    四人同时点了点头。

    “杜良。”

    李九风沉声道:“你就不用跟着我进去了,守在外面接应我们,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有你在外面也容易应对。”

    “队长,可是……”

    杜良愣了下。

    “没什么可是。”

    李九风喝道:“婆婆妈妈,这是命令,杜良同志,服从命令。”

    “是,队长。”

    杜良敬礼。

    “出发。”

    踏踏踏……

    李九风一声命令,以李九风为首,总共四人,几乎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殡仪馆,沿着走廊一路前行。

    一路警惕。

    好在。

    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

    几分钟。

    李九风他们就来到了监控室外过道的转角处,已经能够听到撞门发出了‘砰砰’声音,以及隐隐的,野兽般的低吼。

    马上就要和凶尸碰面了。

    莫左言站在虚空居高临下的俯视,宛如在观望着上演的一场现实的话剧,紧张中又带着一点点的刺激。

    这时。

    莫左言发现。

    在殡仪馆的围墙一角。

    竟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狗洞。

    然后。

    就有着一个小巧的身影通过这个狗洞爬了进来。

    视线拉近。

    竟然是个学生。

    脸蛋白净,眉清目秀,宛如瓷娃娃般的可爱,要不是莫左言看到这小子有喉结,差点以为这是个女的了。

    “这小子。”

    莫左言认出来了,“这不是吕奉剑收的九个徒弟之一吗?还是个高三学生,都高三了,不在家里和学校里面好好努力读书准备高考,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现在的孩子,真是太不听话了。”

    “得教训。”

    莫左言摇头。

    “这小子不会是想着以他刚学了不到一天的三脚猫功夫来这种地方来试水吧?最重要的是,这里真有具凶尸啊!”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莫左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嗡!!!

    下一刻。

    莫左言的身影消失了。

    直接就站在了刚刚爬出狗洞,准备站起来的郝芸程的面前。

    郝芸程还没意识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他低着头,先是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心里得意洋洋。

    “切。”

    郝芸程非常得意的道:“任你们守的再严,还是拦不住我浪里小白龙郝芸程,我郝芸程想进就进,想走就走。”

    “我可是纯阳剑派的高徒,将来可是要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得道成仙的大侠。”

    “哈哈哈……”

    郝芸程闭着眼睛叉腰大笑。

    “是吗?”

    莫左言低头望着郝芸程,似笑非笑的表情。

    “啊!谁?!”

    郝芸程从自己的意淫中惊醒了,抬头看到了莫左眼,他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神里带着丝丝恐惧的望着眼前这位身穿黑衣斗篷的身影。

    刚才的嚣张全没了。

    “你……你……你是谁啊?”

    郝芸程强制自己镇定,壮着胆子问道:“我……我可告诉你,我师父可……可是纯阳剑派的得道高人吕奉剑。”

    “你……你……你要是杀……”

    “闭嘴。”

    莫左言沉声道:“奉剑师兄竟然会收你这么一个毛毛躁躁的小毛孩子做弟子,也是越来越没有眼光了,现在真是什么人都能入我们纯阳剑派了。”

    “也罢。”

    “为了防止你将来会辱没师门的名声,今日,我便替奉剑师兄清理门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