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七章 背景【求收藏!求推荐!】
    莫左言已经到了。

    他站在福源小区一栋居民楼的最顶层,月色下,他身影融入进了黑暗,无法被察觉,无法被观察。

    这里就是事发地点。

    “死了一个。”

    莫左言俯视。

    混乱。

    小区的街道上一片的混乱。

    刚才惊恐的尖叫声更是把‘福源小区’的居民们几乎全部惊醒了过来。

    有些跑出了住所,来到了事发地段的周围,有些则是站在自家的窗户前,远远的望着,目光里都充满了好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死人了。”

    “听说死的特别惨。”

    “这什么仇什么怨?至于把人杀了都还不解恨?”

    “谁知道呢。”

    “……”

    居民们议论。

    准确的说。

    死人的地方就在‘福源小区’的‘公园’。

    第一目击证人还是深夜送外卖的外卖员,在给福源小区的住户送外卖时,闻到了血腥味,当他靠近时,就看到了‘公园’的草地上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就像是被用一把粗糙无比的小刀,然后一刀接着一刀的把身上的肉片了下来,宛如被凌迟而死。

    吓的他直接尖叫。

    半个小时后。

    警车到了。

    停在了福源小区的门口。

    “让开,让开。”

    警察到了后。

    先是封锁了现场,无关人员全部被劝离,案发现场四周全部用上了警戒线,周围站在民警守着。

    至于尸体。

    早已经在装好后送去给法医鉴定了。

    “队长到了吗?”

    李九风观望着四周,似乎是想从周围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又望了望被鲜血侵染的草地,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副队,队长马上就到。”

    杜良回道:“副队,你要不要先问问目击证人?”

    “不用了。”

    李九风摆了摆手,“到时候回局里问吧。”

    “嗯。”

    杜良点了点头。

    而后。

    李九风四处查看,却只能找到死者‘徐国东’的痕迹,杀死徐国东的凶手的痕迹,根本就没有。

    就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凶手的杀人手法非同寻常。”

    李九风皱眉,“高智商犯罪吗?”

    “杜良,遇害者是什么人?”

    李九风问。

    “哦,遇害者全名叫李贾,男,年龄四十九岁,职业是福源小区的保安,任职已经有五年了。”

    杜良回答:“听说这个李贾这五年做的不错,也深受小区业主们的喜欢,估计过不了一个月就会升职成保安队长。”

    “嗯。”

    李九风点了点头,“要升职了。”

    “可不是。”

    杜良道:“也是可惜,干了五年,好不容易要升职了,结果却遇害了。”

    一个小时后。

    情报,证据,资料。

    基本上已经收集完了,警察开始收队,案发现场也暂时进行隔离,不准任何无关人员进入。

    “李九风。”

    莫左言望着,“有点意思。”

    嗡!

    莫左言从原地消失了。

    “嗯?”

    李九风皱了皱眉,他多年的经验和警觉,让他刚才有种被窥视了的感觉,疑惑的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看到。

    “错觉?”

    李九风呢喃。

    “副队,怎么了这是?”

    杜良问。

    “没事。”

    李九风摆了摆手。

    身为一个凡人能差距到莫左言的窥视,也是不凡了。

    时间不早了。

    莫左言已经有些犯困,想着明天还要帮忙拍摄电视剧,就打算回去睡一觉休息一下,闪身回到了高档民宿。

    ……

    另一边。

    张静楚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记得当自己陷入了彻底黑暗后,仿佛睡了很久很久,犹如一个世纪般的久远。

    一切都结束了。

    直到……

    她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的阴寒,是那么的刺骨,仿佛灵魂都被冻结,却正是这股阴寒,给予了她莫名的温暖。

    最终。

    她醒来了。

    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了自己的脑海。

    她想起来了。

    全部想起来了。

    她是张静楚,她是蓝田中学高三一班的班长,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是家里倾尽一切的希望。

    直到……

    一个月前。

    她被自己从小到大唯一的好友‘李苒’陷害,在李苒的哄骗下,签下了一份合约,却掉入了无尽的深渊。

    是的。

    因为这份合约。

    张静楚成了李苒的担保人。

    李苒已经无力偿还债务,张静楚是李苒的担保人,以合约的效力和内容,那就必须由张静楚帮忙偿还。

    然而。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张静楚被李苒悄悄的卖了,在夜晚时分,张静楚被李苒约到了蓝田中学的小树林,迎接张静楚的不是李苒,而是好几个面目狰狞的大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张静楚已经不愿意再回想哪怕一分一秒。

    “啊!!!”

    想到这里。

    张静楚怨恨冲霄,几乎摧毁掉了她的理智。

    复仇!

    复仇!!

    复仇!!!

    我要复仇!!!我要复仇!!!

    死!

    死!!

    死!!!

    全部都要死!全部都要死!

    一个都不能放光!

    一个都不能!!!

    于是。

    在福源小区上班的‘李贾’死了,张静楚用手里的‘石片’,一刀,一刀,一刀……,将‘李贾’的肉给片了下来,再用鬼气保护李贾不轻易死去。

    让李贾在无尽的痛苦中死亡。

    然而。

    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

    李贾只是李苒的父亲而已,真正的恶人还没有死。

    怎么可能结束?!

    或许是因为杀了李贾,让张静楚的怨恨得到了一丝的平息,她恢复了些许理智,在懵懵懂懂间,回到了张家村。

    张家村。

    村里的一家住户。

    只有一层的平顶楼房。

    这就是张静楚的家。

    很稀松平常。

    比起周围一栋栋两三层楼高的小洋房,张静楚的家很小,但每每回家,听到父母的关心,弟弟的亲切呼喊。

    张静楚心里满是温暖。

    平凡的幸福。

    猛然间。

    张静楚想起。

    弟弟今天才六岁。

    自己就是家里的希望,父母没有因为自己是女儿就重男轻女,而是在知道自己的学习成绩优秀后,就将一切花费在自己的身上,供自己读书,甚至已经在四处借钱,就是为了供自己明年去读大学。

    现在……

    自己死了,自己死了……

    希望崩塌了。

    不敢想象。

    张静楚真的不敢想象自己死去的消息传到了父母的耳中,父母会变成什么样子?母亲有高血压,父亲的心脏也不好……

    他们……他们……

    “不!!!”

    轰!

    怨气冲霄。

    张静楚的理智再次被摧毁了。

    因为太阳就要升起了,张静楚身为凶鬼的本能感受到了威胁,寻找栖息之所,最终进入了一家县城医院。

    凶鬼!

    堪比练气一层的修仙者。

    能够具备多么强大的实力?

    很简单。

    炼体(后天)九层能够达到凡人的极限,哪怕是被子弹击中了,只要不是要害,都不会死亡。

    开窍(先天)九层超越了凡人的极限,已经是超凡,子弹已经无法造成伤害,只有火箭炮等重火力才行。

    练气一层(大宗师)。

    能够御空飞行,宛如陆地仙神,就算是火箭炮也无法造成伤害,除非动用配备了重火力的机械部队进行围攻才能杀死。

    当然。

    如果用导弹轰炸也能干掉。

    所以说。

    如果‘凶鬼’全面爆发的话,足以将整个蓝田小镇化为鬼蜮,前提是需要‘灵气’,没有充足的‘灵气’,凶鬼只依靠人间死气的话,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十不存一。

    就算如此。

    凶鬼也不是凡人可以对付的。

    第二天。

    莫左言早早醒来,洗漱完了,吃了早饭,剧组的人员早已经开始了工作,取景的取景,对剧本的对剧本,偷懒的偷懒……

    “莫先生,这里,这里……”

    苏晓越向莫左言招手,精致的小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容,早已经换上了‘小龙女’的服装,白衣长衫,仙气飘渺,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并且。

    还洋溢着青春靓丽的气息。

    很漂亮。

    “嗯。”

    莫左言笑了笑,向苏晓越走去。

    “莫先生。”

    “莫先生,早啊。”

    “莫先生,吃早饭了吗?”

    “……”

    周围。

    剧组的人员,还有一些二三线的演员,都纷纷向着莫左言打招呼。

    “嗯。”

    莫左言都以微笑点头回应。

    很快。

    莫左言就走到了苏晓越的面前,导演于闵也在,还有担任‘杨过’的男演员,是叫刘宗明,也是一个一线演员。

    实力小鲜肉。

    想来应该是在商谈剧情和拍摄内柔之类的事情。

    “莫先生,你觉得我这一身怎么样?”

    苏晓越问。

    “嗯。”

    莫左言上下打量了苏晓越一眼,点了点头道:“满分十分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个十二分,都超纲了,美不胜收。”

    “啊……”

    苏晓越愣住,随即满心的欢喜,那精致的小脸蛋,一下子就羞红了一片,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咳咳……”

    于闵轻咳了声,迅速转移了话题。

    “厉害。”

    刘宗明则是悄悄的给莫左言竖起了大拇指。

    “莫先生。”

    于闵悄悄的在莫左言的耳边提醒道:“咳咳,您虽然是才华横溢,但是苏晓越的身份和来历,我觉得您还是注意一点。”

    “不是什么妹纸都能撩的呀。”

    “实话跟你说吧。”

    “据我所知,苏晓越出演的影视剧,基本上都是一路畅通,没有谁敢卡一下,而且,只要是有亲密戏份的,也全部都必须要用替身上场。”

    “甚至剧本都得改,没人敢不停。

    “惹不[567中文 www.yue20.com]起啊。”

    “嗯。”

    莫左言笑了笑,道:“多谢于闵导演提醒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挺不错的。”

    “嗨……”

    于闵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后也就不再劝了,反正啊,等到莫左言碰了一鼻子的灰后,就知道我是为了他好了。

    于闵也有些想不通。

    以苏晓越的身份和来历做什么不好?当什么演员呢?真以为演员很风光呢?

    里面龌蹉和肮脏,可是深得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