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啊 > 第六章 乞丐【求收藏!求推荐!】
    阴气、死气、怨气纠缠相融,化为了阴森鬼气,森冷如秋冬寒冰,寒冷刺骨,逐渐的将尸体笼罩了。

    莫左言望着。

    “凝!”

    莫左言右手捏印。

    嗡!嗡!

    缓缓的。

    在这具尸体上面,就有一道与尸体一模一样的鬼影浮现,披头散发,活脱脱的女鬼。刚开始只是虚幻,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吹散。

    很快。

    周围阴森鬼气逐渐的融入进了鬼影之内,鬼影逐渐的凝实,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跨过了‘阴灵’的阶段。

    转眼间。

    就已经变成了‘阴鬼’。

    直到将‘鬼印’的森冷鬼气全部吸收后,也就达到了‘阴鬼’的极限,也就是‘阴鬼九层’,相当于开窍九层。

    “就只能到这吗?”

    莫左言道:“也差不多了。”

    还没有结束。

    尸体右手上的那块石片集中了所有的‘怨恨’,犹如一道血色的戾芒飞出,融入进了‘鬼影’的体内。

    轰!

    鬼气大涨。

    瞬间。

    宛如势如破竹一般。

    阴鬼借助‘滔天怨气’,突破了‘阴鬼’的屏障,硬生生的变成了‘凶鬼’,相当于‘练气一层’的恐怖凶鬼。

    “哈哈哈……”

    莫左言大笑,“成凶鬼了。”

    “好!好啊!”

    “这下你们可就有的忙了。”

    嗡!

    话音一落。

    莫左言就已经走了,他可不打算与这位满脸怨气的凶鬼见面,免得见面就打。

    要是一下忍不住把她给灭了,那可不就浪费了。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哗啦啦……

    顷刻间。

    深夜大雨磅礴,雨声淅沥,宛如厉鬼哭泣。而在这满天的大雨之内,蓝田中学小树林里的那具鬼影。

    她!

    睁开了眼!

    鬼瞳中。

    正是浓郁到倾尽漫天大雨也洗刷不尽的怨恨与杀念。

    凶鬼长啸。

    今夜。

    必定流血。

    蓝田小镇里。

    “怎么大晚上的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雨?”

    “雷声还挺大,都把我给吵醒了。”

    “这雨下的真不正常。”

    “什么不正常?尽瞎说,都什么社会了,你还迷信呢?不就是打雷下雨吗?我真是服了你了。”

    “什么声音?”

    “刚才有听到吗?”

    “……”

    这一场磅礴的雷声大雨,惊醒了不少在熟睡中的百姓。

    嗡!

    莫左言的面前金光一闪。

    原来是‘功德造化玉盘’的提示。

    【创造出世间第一头凶鬼,开启了鬼修之始,获得功德:10000。】

    “又是一万功德。”

    莫左言嘴角微微上扬,“我在点化小嘤和制造凶鬼时,都没有动用丝毫功德,而在创造吕奉剑时,却动用了一万功德。”

    “所以,创造吕奉剑时没有得到功德。”

    “那是不是说,只要不依靠功德创造出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事物,就能够获得功德呢?”

    “还有。”

    “精怪与开窍对应,凶鬼与练气对应。”

    “两者相差了整整一个阶位,获得的功德却同样都只是一万。”

    “看来这其中的道道,值得仔细去研究了。”

    嗡!

    金光消失。

    “哦。”

    莫左言感应到了吕奉剑的动静,神色一动,“正好我也没有睡意,那就去看看吕奉剑会挑选什么样的‘徒弟’?”

    刷!

    莫左言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

    就已经出现在了吕奉剑所在的小镇,距离蓝田小镇不远,是名为‘临幢’的小镇,莫左言居高临下的俯视。

    踏踏踏……

    街道上。

    早已经空无一人。

    只有一位身着青色道衣,背着一把宝剑的青年在走着,他像道士,也像剑客,在大雨之中行走。

    “有怨,有恨。”

    青年抬头,任其大雨磅礴,却也打不湿他衣衫的一角,“所以,必有鬼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道不讲因果?”

    “呵呵,笑话也。”

    青年正是吕奉剑。

    “嗯?!”

    吕奉剑的脚步一顿,他望向了桥洞底下。他缓步走去,站在了桥洞边上,低着头,目光平静的望着一个乞丐。

    这是一个乞丐。

    很肮脏。

    这是肯定的。

    满身的污垢,甚至还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这是一个真正的乞丐。

    而且。

    看他的面容与根骨,也不过是三十出头,大好年华,却不努力拼搏,反而变成了睡在桥洞的乞丐。

    身旁是一个缺了一角的生锈铁碗。

    乞丐醒了。

    他是被吕奉剑惊醒。

    “乞丐吗?”

    莫左言沉吟,并没有阻止,而是顺其自然。

    “你可愿随吾修道?”

    吕奉剑低头俯视。

    “修道?”

    乞丐笑了,“能让我吃饱饭吗?赶紧走吧,当乞丐也挺好,爱心泛滥的烂好人还是挺多的。”

    “每天我不愁穿不愁吃。”

    “真的是,骗钱都骗到乞丐的身上了,你缺不缺德啊?”

    “嗯。”

    吕奉剑点头,转身就走了。

    “额?”

    反倒是乞丐愣了下,他原本还以为这个道士会再说几句,没想到就这么直接走了?难道是欲擒故纵?

    算了,算了。

    我就是个残疾的乞丐,想这么多做什么?

    然而。

    乞丐却突然惊了。

    因为他再望去时,青年在大雨之中徒步,头顶并未有雨伞,那些从天而降的雨珠却无法靠近青年三寸。

    就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这一切。

    如梦如幻。

    “做梦?我是在做梦?!”

    乞丐愣了。

    很快。

    乞丐惊醒了。

    他开始不顾一切了,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用他的双手奋进全力,就像是一只躺在地上最底层的蠕虫,蠕动着身子,在追赶着青年道人。

    原来啊!

    他虽然双腿健全,却整个下半身毫无知觉。

    “高人,高人,高人,我要修道,我想修道,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啊,我不想像一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啊……”

    乞丐在呼唤着。

    他拼尽了全力,奋不顾身。

    不知不觉间。

    他的双手早已经磨出了鲜血,留下了一路的血色的雨水,根本感知不到任何的痛苦与痛楚。

    可惜!

    他再也看不到青年道人的身影了。

    他追赶不上。

    他彻彻底底的绝望。

    这一刻。

    宛如整个世界陷入了绝望的黑暗深渊。

    锵!

    突然。

    一声刺入灵魂般的剑鸣。

    刷!

    乞丐豁然抬头,在漫天的雨幕中,那是一道刺破黑暗的剑光,势如破竹,无可阻挡,直击灵魂。

    反应过来时。

    这道剑光就已经笔直的插在了乞丐的面前。

    乞丐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

    木剑!

    这是一柄木剑!

    却插入进了水泥地面。

    剑柄上附着一部书籍,书籍上似乎是有一层淡淡的白光,雨水不沾,瓢泼大雨也无法影响到丝毫。

    “你,好自为之。”

    最后。

    吕奉剑的声音传来。

    “谢谢,谢谢,谢谢……”

    乞丐磕头,撞击着地面,额头早已经破了,鲜血混合着雨水流淌。

    “还真给了。”

    莫左言耸了耸肩,“这乞丐的资质,真的很一般啊。”

    显然。

    莫左言创造出来的生灵,全都是完完整整,具备了自我意识,自我感情,自我性格的存在。

    他们会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会有自己的爱恨情仇。

    当然了。

    对于莫左言的命令,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的完成,哪怕莫左言的命令与他们所坚持的‘道义’南辕北辙。

    只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会有不同,但结果不会改变。

    乞丐抱着木剑和书籍在地面上蠕动着回到了桥洞,满心兴奋的翻开了视之珍宝的书籍,全身心的投入。

    “恐怕你要失望了。”

    莫左言望了乞丐一眼,就不再关注了。

    因为。

    吕奉剑给乞丐的是武修的秘籍,乞丐下半身瘫痪,本就难以修炼,而且,修炼武功,需要大量的滋补药材。

    什么人参,灵芝,冬虫夏草之类的。

    每次修炼都得服用。

    不然的话。

    那就是用命修炼。

    迟早得夭折。

    说白了。

    其实就是穷文富武,哪怕是修炼武功,那也是有钱的富人比没钱的穷人容易的多了,先天上的差距摆在那里。

    富人吃人参灵芝如萝卜白菜,穷人吃萝卜白菜如人参灵芝。

    差距能不拉大吗?

    当然。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入魔!

    修炼‘魔功’。

    天才!

    绝世天才!

    你修炼一天抵得上别人修炼一年。

    努力?

    努力有用吗?

    当然有用了,谁说没用?

    你不努力,就会变成富人家里那个打扫卫生的,你努力了,你就能变成富人家里吩咐别人打扫卫生的管家。

    所以。

    努力真的有用。

    “凝。”

    嗡!

    莫左言心念一动,消耗了一千功德,右手金光闪烁,凝聚出一只金色的三足宝鼎,破空飞出。

    在夜色下,如一道金光。

    瞬间。

    落在了这名乞丐的面前。

    “这是?!”

    乞丐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去,将这只金色的三足宝鼎抱在了怀里,左顾右盼,无比警惕的盯着四周,甚至还带着浓烈的杀机。

    “可别让我失望了呀。”

    莫左言望着,“我亲爱的‘打工人’。”

    “啊!!!”

    突然。

    在‘蓝田小镇’里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

    死人了!

    “这么快就开始了?”

    莫左言嘴角微微上扬,“还真是迫不及待,好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