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五十章 应酬别人多累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让自己稍稍有些名气,自然而然,接下来,对于外界的邀请,李纵也不再抗拒。

    说起来,这一次的邀请还是二哥促成的,这不,老在他那些狐朋狗友的面前炫耀自己算数算得快。

    这下好了,干脆那些人也想亲眼见见李纵长什么样,李纵在自己本县的名声尚且没有声名鹊起。

    倒是在隔壁县,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么一号人,甚至,居然让他把他们莺儿给娶走了,也多少都让人会觉得不忿。

    正好,把他请过来,打一顿,出口气。

    数术肯定是不比了,而且聪明人都知道不能拿自己之短比别人之长。

    他们倒是想看看,李纵还能有什么值得莺儿小娘子托付终生的。

    收到这请柬,李纵也有些意外,信中所说,这一次请来的都是二哥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想来也应该不会真的拿他来开涮,不是小说里经常都能看到么,斗诗什么的。

    这里也没有写上是什么聚会,到底是诗会,还是吃吃喝喝,如果是聊庄易,那完了,他基本上是插不上话的。

    “夫君,信上说什么了?”

    见李纵一副似喜非喜,似悲非悲的样子,苏莺儿自也是好奇地问道。

    李纵便把信交到对方手上,道:“没什么,就是二郎邀请我去赴宴。认识下他那些朋友。”

    “夫君你觉得为难?”

    苏莺儿。

    “为难倒不是为难,只是,你夫君我向来,都对这些聚会不太感兴趣。”

    “那不去也罢。”

    苏莺儿便道。

    “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就去玩玩也无妨,而且,你老待在家里看着针线也不好,容易伤眼睛,正好一起出去走走。”

    说完,一个念头已经在李纵的脑海中扩散而开,二郎这可是帮了个大忙,不过机会还是得自己把握。

    ……

    时间定在了两日后。

    正好,这时莺儿的月事也过去了。

    出发前的晚上,便跟莺儿来了一发。

    可以感觉得出来,莺儿还是有点怕的。

    因为大人只教她痛,但是却不会跟她说舒服。

    而且这说出来多奇怪啊。

    所以,即便新婚当晚已经有了经验。

    可再来一次,她还是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当然,手足无措倒是无所谓,毕竟,这个李纵懂。

    甚至,李纵还从嫁妆那里挖出了‘嫁妆画’。

    说实话,这东西他一直都没有看过。

    此次打开来看,也是觉得颇有几分意思。

    上面除了图画,当然也有文字。

    只不过这些文字都用的很雅。

    读起来,一丝丝的淫秽都不会有,但冲动,却还是能让你冲动。

    苏莺儿一开始还不好意思看。

    可好奇心在不断地怂恿她。

    为了不至于让她变得不纯洁,李纵只好把书本一闭,说道:

    “好了!你夫君我学会了。”

    然后……把书一丢,便是一夜耸动的被子。

    ……

    莺儿实在是太生涩了。

    全程都几乎没什么声音,屋里光线不好,李纵不点灯也根本看不见她表情,估计表情也根本没有,不过在第二天驱车前往聚会地点时,她抱着自己的手,千依百顺的样子,倒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想来,应该还是舒服的。

    不然,她肯定不至于这样。

    路上,李纵也是想着,一会若是真让他写诗,他抄什么好。

    不过也不一定是写诗,因为这个时代,更喜欢清谈。

    清谈被认为是一种高雅的活动。

    就是当朝那些位高权重的人,都喜欢以清谈为乐。

    所以诗什么的,反倒不是什么重点。

    而且诗这种东西,必须要是有感而发才好。

    能写诗固然能够体现出你有一定的文才。

    但能清谈你才更容易从那么多凡人当中,脱颖而出。

    而且,清谈要表现得好,需要的知识功底就更多了。

    这可不是抄抄诗就能够糊弄过去的。

    “到时候,若是真的有清谈,那我就在旁边看吧。”

    “不过看估计也不一定看得懂。”

    “毕竟到时候众人肯定是引经据典。”

    “这个就有点麻烦了。”

    “得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就算不知道,也不要让人轻易看出端倪。”

    ……

    想毕。

    也是低头看向一旁的莺儿,正好莺儿也望向他,李纵便问道:

    “说起来……二郎的那些朋友,莺儿你多少还是认识或者是听说过的吧。”

    “是有一些听说过。”

    苏莺儿便点了点头。

    “那他们当中,谁家权势最大。”

    “陆家?”

    “陆家?”李纵也是道。

    陆家他可听说过,是这一片的地主老财兼政治领袖,经营了超过上百年,其实陆家一开始也不咋滴,不过按理说,陆家的总部应该不在这里吧。

    一问之下,苏莺儿也是道:“是个陆家的旁支。”

    “原来如此!”

    李纵便点点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虽说他们李家也不差,但跟陆家比,他们只能算中游。

    “那这些人当中,有谁是比较突出的?”

    李纵又问道。

    “这……”

    苏莺儿便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莺儿也不知道。”

    因为以她看来,她完全看不出谁比较突出。

    要真有这样的人,她也就不会去游名刹池畔,然后遇到夫君了。

    “都是些渣渣?”李纵。

    “渣渣是什么意思?”苏莺儿好奇地问道。

    “就是战斗力只有5的。”李纵。

    “战斗力又是什么意思?”苏莺儿。

    “唔……这该怎么解释呢,就是连不读书的我,都比不过的。”李纵。

    然后苏莺儿便稍稍对比了下。

    别的暂时看不出来,但是说到不读书的夫君都比不过的,这应该就有些勉强了。

    苏莺儿似乎是发现了华生,不对,是发现了盲点一样地调皮问道:“夫君你不去参加那些聚会,是不是因为你不喜欢读书,与他们聊不来?”

    李纵仿佛被抓到了痛脚,也是哼了一声道:“才没有这样的事!”

    “你夫君我只是不喜欢应酬别人。”

    “应酬别人多累啊!”

    “那……这一次你又为何要出来?”苏莺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