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89章:失踪
    (PS:这章有点乱,我改改,有点说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林十一娘出现的时候,顾遥怜便想起了前世听闻的一件事情。

    听闻曾有一个世家的姑娘因为家族败落,遭受了未婚夫的退亲。

    于这个姑娘而言,已经是巨大的打击了。

    可后来这个未婚夫居然去求娶林家的姑娘,虽然林家没有答应这门亲事,但是后来这个姑娘却遭受到了更大的非议。

    姑娘在精神恍惚的时候,在街头上因为马匹发狂冲撞了林家的马车。

    也是因为这样的巧合,姑娘见到了林家的小姐。

    后来这位姑娘上吊自尽了。

    所有人都在说,这位姑娘见到林家的姑娘,所以自惭形秽羞于见人。

    连曹恒都在说,林家的姑娘的确个个堪称典范。

    当时的顾遥怜还和曹恒大吵了起来,她痛骂这姑娘的未婚夫,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而已,哪里值得这个姑娘为他丢了性命?

    曹恒说她不可理喻,像个不知规矩的疯子。

    可是所有人的想法都几乎和曹恒差不多,在他们的眼里,似乎被男子抛弃的女人都是卑微的,所以在见到像林家姑娘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的时候,她们会羞愧。

    林家,毕竟是七大姓之一。

    顾遥怜不想走上这位姑娘的老路子,所以她压根不和林十一娘多言,之后又抄小路去了小厨房外等香昧。

    等任姨奶奶和裴兰来的人来确认她不在厢房后,又会盘问周围的人,是否瞧见了顾遥怜。

    其实这个阴谋,已经摆放在明面上了。

    只是顾遥怜没有进这个套子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裴蔻恢复了神智后,压根不回答丫鬟们的话,连鞋袜都忘记穿了,朝着厢房外跑去。她对着顾遥怜大喊,“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顾遥怜故作茫然,“我只是担心二小姐的身子,特意给你熬了药。”

    “二小姐是不是怕苦?”顾遥怜又特意从袖口里拿出一包霜糖,“可以压住苦味的。”

    裴蔻哪里愿意听顾遥怜的这些话,她直接抬起手打翻了顾遥怜手里的纸包,转身就要朝着任姨奶奶的院子跑去。

    结果裴蔻被小丫鬟们拽着,让她赶紧穿上鞋袜。

    这里是唯玉寺,可不是在伯府内。

    如今这边的厢房内,住的也不是只有裴家的姑娘,还有其他人。

    若裴蔻这样出去,即使没什么大事,也会被人乱传各种话语。

    可是此时的裴蔻脑海里早就乱成了一团,哪里还肯听这些。

    香微扯着顾遥怜的袖口,想让顾遥怜赶紧离开。

    “不用走。”顾遥怜说,“瞧着吧,我还得留下。”

    香微嘀咕,“姑娘留下怕是要被二小姐撕了。”

    方才裴蔻看着顾遥怜的眼神,即使香微迟钝,也看出了里面全是恨意。

    她虽然不懂裴蔻为什么如此恨顾遥怜,但是却也知道裴蔻如今是气昏了头,不然也不会鞋袜都不穿了。

    香微是担心,顾遥怜和裴蔻起了没必要的争执。

    “她哪有心情撕我。”顾遥怜回答,“消息应该也快来了吧?”

    在她被丫鬟们和嬷嬷按着穿鞋袜的时候,裴兰身边的贴身丫鬟却跑来了这边对着裴蔻说,“二姑娘,大小姐不见了。”

    裴蔻一听这话,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香微瞧着晕阙过去的裴蔻,又看了一眼顾遥怜,顿时语塞。

    裴蔻这边乱成一团,有人去找了任姨奶奶,有人去找大夫,唯独顾遥怜留了下来,在一侧帮忙照顾着裴蔻。

    而任姨奶奶知晓消息后,却是皱着眉头问来通传的小丫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家小姐没回来?表小姐呢?表小姐在哪里?”

    “回任姨奶奶的话,表小姐在二小姐那边。”小丫鬟说,“任姨奶奶快去找找我们小姐吧。”

    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下来了,按理说裴兰也该回来了,可却丝毫没有消息。

    今儿的裴兰心情不错,在失去母亲多日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她只让是一个贴身丫鬟跟着自己去了冰清峰山脚下走走,就当是散心了。

    小丫鬟们不敢违背裴兰的吩咐,一直守在外面。

    可等天色暗了,裴兰却终究没有回来。

    小丫鬟们这才慌了。

    唯玉寺在南山,而南山附近据说常有野狼出没。尤其是冰清峰山脚下,入夜后也没有半个人影。

    如今裴兰不见了,她们哪里敢隐瞒,只能先去找裴蔻,再来找任姨奶奶。

    “找!去哪里找?”任姨奶奶的心里有鬼,她知道这次圈套的目的,是要带走裴兰和顾遥怜。

    他们已经在山脚下准备了两具摔的稀巴烂的女子尸首,到时候再找个借口说裴兰和顾遥怜是自己摔下去的。

    怎么摔下去的?自然是顾遥怜被蒋文生抛弃,见到林家十一小姐后触景伤情,所以才会选择自尽。

    至于裴兰?裴兰因为母亲去世精神恍惚,在瞧见顾遥怜跳了后,也跟着跳下了山崖。

    她们之所以会选择冰清峰,也是想来世投个好胎等等。

    无论怎么样,这件事情也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

    可现下,顾遥怜还好好的在寺内,反而是裴兰不见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山脚下的两具尸首是否被人发现了。

    任姨奶奶突然也就慌了。

    “任姨奶奶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小姐……”小丫鬟知道,若裴兰出事了,自己也会被了性命,所以哭着求任姨奶奶。

    而任姨奶奶表面上敷衍着答应,可是心里却乱成了一团。

    永昌伯府的大小姐出了事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等裴蔻醒来后,赶紧找了人连夜下山去告诉外祖母和父亲,又把顾遥怜赶出了自己的视线。

    等顾遥怜从裴蔻的厢房出来后,夜已经深了。

    不过,今日的事情顺利到顾遥怜都觉得怪异。

    她刚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想理顺一下思绪的时候,便有人匆匆地的跑了进来。

    “小姐,你瞧见我们姑娘了吗?”小丫鬟说,“我们姑娘说要和你一起用晚膳的。”

    “孔昭姐姐?”顾遥怜瞪圆了眼,她方才一直在裴蔻那边,“我没瞧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