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75章:我也是你的姐姐
    马天璋低着头,面如土色。

    这句话落入孔昭的耳里,却犹如晴天霹雳。

    孔昭骨子里并不喜欢擅长谋划的小人,所以她的直觉比常人准很多。

    萧辜清对她并非是全部厌恶的,以他的能力,想要拒绝她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她把握住萧辜清对她的这一丝好感。

    他只要对她丢一个眼神,她就想跟着他一起走遍天涯海角,朝着他奔走余生的路程。

    她会把所有的喜欢都表达出来,敢爱也敢恨。

    至于顾遥怜——

    她起初误会顾遥怜是个男儿身,觉得顾遥怜长的真好看,跟仙女似的。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顾遥怜和这京城里的其他世家小姐是不一样的。

    顾遥怜表面上瞧着知书达理、温柔可人,可顾遥怜的骨子里却更向往恣意。

    只是她和顾遥怜不一样,她喜欢直接,顾遥怜喜欢婉转。

    可顾遥怜愿意把暗地里的一面全部都告诉她,所以孔昭欣喜顾遥怜对自己的信任,以至于顾遥怜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去做。

    “顾遥卿?”孔昭声音有些颤抖,“她让你来杀我?”

    “不是。”马天璋抬起头,赶紧解释,“她只是跟我说你欺负了冯家小姐,还说你是故意针对冯家小姐。”

    “冯家小姐都被你气哭了,所以我……”

    即使父亲和哥哥都责备他,说他被一个小姑娘唆使犯下大错,可马天璋却依旧认为不是顾遥卿的错。

    顾遥卿有又什么错呢?她和冯飞枝交好,自然想为冯飞枝出气。

    可是顾遥卿只是一个弱女子,她只能把冯飞枝的苦闷告诉自己。

    马天璋认为自己是男人,自然该为小女人出头。

    他还记得顾遥卿声音沙哑的说,“我和冯家姐姐不一样,姐姐擅长琴棋书画,而我是个在边境长大的蠢丫头,不懂诗书、也不懂算计。”

    “但我是真心希望您和姐姐好,看到你们高兴,我就满足了。”

    孔昭瞧着马天璋的样子,却是有些生气了。

    “马天璋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孔昭低吼,“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觉得顾遥卿是什么好东西?”

    “我真是看不起你这种人,毫无担当。”

    “你喜欢冯飞枝你就上冯家的门去提亲,即使被拒绝了,你也能想办法挽回。可你呢?跟个懦夫一样,不敢上门去提亲,还和顾遥卿纠缠不清。”

    “我孔昭虽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我一般是不喜欢和女孩子计较的,因为我知道她们过的不易。若我真的要计较,冯飞枝可不就是哭了,她得躺在床上至少半个月。”

    “哼,你自己好好的想想,若无顾遥卿这一番话,你会对我痛下杀手吗?你会落得这样的结果?”

    孔昭瞧不上马天璋,更瞧不上顾遥卿。

    这两个人一个胆小如鼠自私自利,一个阴险狡诈嫉妒心重。

    马天璋不去担心父亲,不去担心哥哥,还在担心冯飞枝和顾遥卿。

    真是个博爱滥情的蠢货。

    就他这怂样还想保护谁?

    至于顾遥卿……

    孔昭约摸能猜到顾遥卿说了什么,她现在头疼的是要怎么处置顾遥卿。

    “我和你的事,我已经报仇了。”孔昭继续说,“但是你要是遇见顾遥卿,帮我告诉她一句。”

    “我这个人虽不擅长阴谋诡计,但是惹恼了我,我就揍的她遍地找牙。”

    “她这样的女人,最怕就是被人看见狼狈的一面吧?所以她最好不要惹我。”

    孔昭可不管顾遥卿是不是顾长鸣的女儿,她又不是什么兔子,只要谁敢惹她,她自然是会反击的。

    孔昭说完就要离开,而身后的马天璋还在说,“你别为难顾家大小姐,她……她也是无辜的。”

    呵。

    孔昭冷笑,她懒得打理马天璋,似乎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浪费自己的时间。

    真是蠢笨的东西。

    孔昭去见了顾遥怜,小宫女们已经在顾遥怜的吩咐下,帮忙收拾帐篷内的东西。

    孔昭随意丢在一侧的零碎物件,也被顾遥怜收拾的干干净净。

    顾遥怜就这么低着头,仔细思索,“姐姐不喜欢浓郁的花香,你们不用放花露在她的衣衫上。”

    “这些甜点拿下去,姐姐喜欢吃甜食,但是甜食不能多食,还有这些刀剑一定要放好……”

    顾遥怜唤孔昭姐姐,可她却对孔昭十分的照顾,彷佛她才是姐姐一样。

    孔昭心里有些难过。

    顾遥怜太好了,她若是知道顾遥卿是个小人,她该多难过啊?

    顾遥怜年幼的时候,身边没什么靠谱的兄弟姐妹,所以她比谁都渴望姐妹的亲情。

    孔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笑着走到顾遥怜身边,“妹妹这是做什么?我又没贪吃,就吃了一点点。”

    孔昭用了极大的力气,笑的宛若暖阳。

    顾遥怜却没有说话,她让收拾东西的小宫女们退下后,才问孔昭,“姐姐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孔昭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唉,顾遥怜太聪明也不好。

    她一眼就看穿了孔昭拙劣的演技。

    “没事。”孔昭说,“见了马天璋,觉得他真的是个蠢货。”

    “嗯?”顾遥怜倒是不惊讶马天璋会来见孔昭,毕竟马天璋的确是个拎不清的人,“他说什么了?”

    像马天璋这种人,不到谷底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反省的。

    也难怪会被顾遥卿利用,自负又自不量力。

    孔昭低着头,掩饰着,“也没什么。”

    “他是不是跟姐姐说,让姐姐别为难冯家小姐?”顾遥怜试着猜测,“还说冯家姑娘是无辜的。”

    “当然,他更会说是他自己冲动了,唆使他的人其实也是个可怜的。”

    顾遥怜说到这里,嗤笑,“他可能始终都没意识到,他如今才是最可怜的。”

    孔昭:“……”

    顾遥怜和萧辜清真的是一类人,她什么都不说,他们都能猜的一清二楚。

    可偏偏的,孔昭就喜欢他们这种直接的聪明。

    “妹妹。”孔昭说,“你知道了?”

    “嗯。”顾遥怜说,“姐姐不愿意告诉我真相,是怕我伤心。”

    “可是姐姐,我不会伤心的。”顾遥怜坚决的道,“我和姐姐说过,我记仇的。”

    顾遥怜越是这么说,孔昭就越是心疼顾遥怜。

    她不知道顾遥怜是怎么知道真相的,可这种事情若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绝对不能像顾遥怜这样冷静。

    孔昭知道当日顾遥怜会出现在喜鹊湖上,是为了陪伴顾遥卿。

    顾遥怜差点丢了性命,可顾遥卿是怎么做的呢?

    “妹妹。”孔昭握着顾遥怜的手,“我也是你的姐姐,你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