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74章: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彼时,孔昭却忙成了一团。

    她一边咒骂马天璋,一边帮小宫女们帮顾遥怜清理伤口。

    顾遥怜瞧的出,孔昭是真的恨上了马天璋。

    她等小宫女们退下后,才对孔昭说,“姐姐,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对马二公子动手?”

    孔昭错愕,“你怎么知道的?”

    顾遥怜笑,孔昭什么事都写在脸上,谁不知道呢。

    可如今孔昭的确不能对马天璋动手。

    马天璋的父亲乃是吏部尚书,而马天璋的哥哥在朝堂上也混的如鱼得水,若孔昭动手的话,这件事情马家绝对能借着文官的力量,变成孔家的不是。

    如今的孔家他们自然不能如何,可谁也不能保证孔家永远被启泰帝信任。

    再过几年的启泰帝,会像极了先帝。

    多疑且沉迷神佛,更追求所谓的长生。

    若孔家那时候在,以孔家人说话直率的性子,怕是要成为众矢之地。

    “你不会不让我动手吧?”孔昭瞪圆了眼,“你也善良过头了吧?”

    都被人伤成这样了,还能算了?

    孔昭是有仇必报的人,自然不欣赏这种所谓的大度。

    顾遥怜笑,“我为什么要原谅他?他说追着兔子来,却伤了我,我可记仇了。”

    “但是姐姐,你打他一顿,他顶多是痛几天,不如做点别的。”顾遥怜说,“让别人痛打落水狗最好。”

    孔昭这下迷茫了,“妹妹,我听不懂。”

    孔昭哪里懂什么谋划,她能想到最出气的方式就是狠狠的揍马天璋一顿。

    “我可以教你啊。”顾遥怜笑了笑,“姐姐往后也得懂一些。”

    孔家如今的地位显赫,不知多少人都在眼红孔家的位子。

    但是孔家人骨子里都不擅长谋划,他们太光明正大了。

    可是这样的人却也最容易吃亏。

    孔昭似懂非懂的看着顾遥怜,眼神里却全是茫然。

    等夜里,孔昭按照顾遥怜的吩咐去见了启泰帝。

    她哭着说了自己的委屈,更是说性子鲁莽不懂事,但是却愿意战死沙场为国,因为她骨子里是尊敬启泰帝的。

    她愿意为启泰帝和大燕战死,却不愿意死的不明不白。

    她说这些人怕是瞧不习惯启泰帝对她太好。

    可她终究是福薄的,怕是承受不起启泰帝的厚爱,她求启泰帝往后少疼自己一些。

    启泰帝瞧着眼前哭的娇滴滴的小姑娘,心里也软了。

    孔昭是什么性子,启泰帝自然知道。

    现在小姑娘受了委屈,却还是为自己着想,没有和孔侁一样想要离开,更是没想着去揍马天璋一顿。

    他对孔昭宠爱,也得到了孔昭的尊敬。

    男子都喜欢女人对自己依赖和迷恋,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男人,更是喜欢娇嫩的颜色对自己服从。

    “好孩子,别哭了。”启泰帝安慰孔昭,“这事,朕会为你出气的。”

    “朕不觉得你不好,相反,朕觉得你很好。”

    最后,启泰帝更是让伺候了多年的老太监送孔昭回了帐篷。

    等老太监一走,孔昭才擦干了眼泪,去瞧了顾遥怜。

    “妹妹,这样真的行吗?”孔昭不解,“哭一下就能解决一切?”

    若是其他女子,自然不能。

    可孔昭不一样……

    孔昭骨子里是个流血不流泪的人,所以她于启泰帝而言,其实是个想要征服的角色。

    但是孔昭这样的少女,启泰帝会觉得她她鲜活明亮,和后宫里的嫔妃们是不一样的。

    启泰帝对孔昭也只能欣赏,却不会纳入后宫,因为启泰帝知道孔昭不适合后宫,更不想让人觉得他和先帝一样,沉迷美色。

    所以启泰帝对孔昭的情愫,是难以言喻的。

    而且,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孔昭这么以退为进,故意把两个人的矛盾上升到了马家对定燕帝不满上,那么定燕帝就会处理马家。

    没有那个帝王,会喜欢对自己做出决定不满意的臣子。

    如今孔侁唱了红脸,孔昭自然也得唱个白脸。

    和帝王斗,孔家怎么会有好结果?

    文臣们多次为马天璋求情,启泰帝却没有开口。

    翌日清晨,一封圣旨却落到了孔家。

    启泰帝封孔昭为县主,赐号长乐,喻义她此生永远快乐平安。

    而且顾遥怜这边还收到了皇后娘娘的赏赐,金银首饰、各种罕见的绸缎和珍贵的药材,更是络绎不绝。

    之后,启泰帝更是用‘不正’为借口,剥夺了马尚书的官职。

    向来温和的启泰帝甚少有如此动怒的时候,所以文臣们都选择了闭嘴,不敢再说什么。

    文臣们选择了自保,和马家走得近的人也不再帮他们说话。

    好在,启泰帝也没有做的太绝,他虽罢黜马老爷子,却没有动马天明。

    不过众人也知道,这马天明的日子怕是也不会好过。

    这朝堂上的大臣们,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马家从前得势的时候,也得罪了不少人。

    现在,马家失势,要狠狠踩上一脚的人不在少数。

    孔昭拿着圣旨,看着自己的父亲,“爹,你还辞官吗?”

    “这……”孔侁也是目瞪口呆,“小昭昭儿,你觉得呢?”

    “那自然是不辞了啊!”孔昭看着圣旨说,“我如今都有食邑了,萧家应该会更喜欢我!”

    孔侁想都没想,“他们不喜欢你是他们眼瞎,他们本来就该喜欢你……”

    孔昭闻言哈哈大笑,她抱着圣旨就去见了顾遥怜。

    这场狩猎结束的时候,孔侁又回到了启泰帝的身边,而孔昭依旧是穿着皇后娘娘赏赐的红色衣裙出现在人群里。

    因为孔家在逐渐的站稳了脚跟,所以从前瞧不上孔家的人,又求到了孔家身前。

    马天璋见了孔昭。

    “我本不想见你。”孔昭说,“可我就是想瞧瞧你现在这副气急败坏的嘴脸。”

    “我瞧不上你这样的爷们,只敢暗箭伤人。”

    马天璋此时的一脸灰败,那有前几天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说,“孔昭,我和你的事情,已经让我付出了代价,我只是想求你,别为难冯姑娘。”

    唷,是个情圣。

    家族都败落了,还想着情爱。

    “我为难她做什么?”孔昭笑,“我又不是你。”

    “我讨厌她,所以我压根不会接近她,我连和她说话都觉得麻烦。”

    马天璋苦笑,“是吗?可顾家大小姐不是这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