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60章:埋了
    顾遥怜抬起头,便瞧见一位身上穿着缕金琥珀色缎袄的老人走了进来。

    这颜色穿在老人的身上,有些打眼。

    其实季老太太如今这个年纪,更适合沉稳的颜色。她的肌肤即使擦了粉也掩盖不住蜡黄的气息,再穿着琥珀色的衣衫,气色更是差了许多。

    尤其是季老太太手腕上粗重的金镯子,恨不得告诉所有人,她家中富裕。

    这样的人,居然浮夸的人,居然能把季家内宅攒在手中,滴水不漏。

    “是怜姐儿吧?”季老太太笑着走了进来,“好孩子,辛苦你走这一趟了。”

    “兰姐儿和寇姐儿是伤心坏了,才会说那些糊涂话,你别往心里去。”

    季老太太坐在顾遥怜身侧,眼里的笑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顾遥怜很想提醒季老太太,你老人家刚没了一个亲生的女儿,你就算做做样子也得掉几滴眼泪吧?

    季家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薄情。

    这群小人,都是为了利益。

    季氏为了利益才嫁到裴家,而季老太太也是为了利益,才会杀了季氏。

    不过季氏到死的那一刻也明白季老太太的凉薄,所以才会拼劲全力去毁了小季氏的容貌。可季氏却低估了季老太太的无耻,即使没了小季氏,还会有别的姑娘,季老太太总有办法让裴大爷娶她指定的女子。

    毕竟裴兰和裴蔻还在,而裴大爷又是个嗜酒又好色的小人。

    “这两个孩子是和你一起长大的,虽然你们没有流着同样的血,但是感情必定也很好。”季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她们如今没了生母,你要体谅她们的难处才是。”

    顾遥怜闻言皱眉,“老太太认为我要怎么体谅呢?”

    顾遥怜自认为自己可不是个烂好心的人,季氏自作孽而死,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可不认为什么死者为大。

    错了,就是错了。

    季氏是为自己犯的错买单。

    季老太太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不得不说,顾遥怜的确生的貌美。

    她记得顾遥怜约摸十三十四,气质清婉如兰,唇不点而朱,眼若清泉,是个清丽无双的姑娘。

    顾遥怜比起昔日的柳苓,似乎多了一份书香气,更少了几分柔情。

    难怪蒋文生这样懂规矩的读书人,为顾遥怜这样的一个娇女茶饭不思,对林家的人更是不闻不问。

    季老太太听人说,林家小姐倒是想低嫁,可蒋文生却似乎不太愿意。

    她在瞧过林家的姑娘后再看出落的宛若芙蓉的顾遥怜,便立即明白了蒋文生的想法。

    这世上没有男子不喜欢容貌出众的女子,即使是当今陛下说要娶贤后,可后宫里不也纳了一群美色吗?

    “你和兰姐儿、寇姐儿年纪相仿,你自幼没有母亲,必定知道她们的痛苦。”季老太太说,“不如你陪陪他们,今儿夜里就住在蕙兰院吧?”

    顾遥怜挑眉,她有些纳闷季老太太是不是想把裴兰和裴蔻也杀了。

    她在蕙兰院坐一个时辰,已经让裴兰和裴蔻气的骂坏了嗓子,若她要在蕙兰院住一夜,没准裴兰和裴蔻要活活的气死。

    而且,她可不是什么舍己为人的好人,自然不想答应这种事情、

    “长安院到蕙兰院也不远,若蕙兰院这边有什么事,唤我就好。”顾遥怜想了想,开口道,“老太太,你要节哀。”

    “好孩子。”季老太太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她说,“我年纪大了,如今又失去了一个女儿,这段日子一直心神不宁。”

    “我听人道观的道长说,若是能攒一百个人的头发放在荷包里,便是攒了福气。”

    “这样,我也能睡得好了。”

    顾遥怜看着自己的掌心,这是一双白皙修长的手。

    她想,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稚嫩小儿。

    季老太太说出这些话,真的以为她会相信吗?

    要她的头发?去放在地下的那个死鬼身边吗?亏季老太太能厚着脸皮扯出这个借口。

    再说了,季老太太睡不睡得好,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想大小姐和二小姐一定会愿意的,虽然大燕的女子断发是不孝,但是大小姐和二小姐断发是为了老太太你,这也是一种孝道啊。”顾遥怜说,“老太太若是不好开口,我等会去见大小姐和二小姐,替你说这件事。”

    季老太太:“……”

    她要裴兰和裴蔻的头发做什么?

    她想要的,只顾遥怜的头发。

    **不止需要生辰八字,更是需要活着的人身上的东西。

    季老太太本打算让何嬷嬷和绣春去办这件事情,结果绣春如今身子还未痊愈,而何嬷嬷压根进不了三房的地盘。

    她也不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别的人去办。

    “她们自然是愿意的。”季老太太和颜悦色,“可毕竟是要一百个人的。”

    “伯府的丫鬟,七七八八算上庄子上的,应该又一百个人。”顾遥怜故作茫然,“我可以同姑母说这件事。”

    “我是说要你……”

    季老太太还未说完话,屋外便走进来了一个少年。

    少年模样清俊,玉树临风。

    “见过季家老太太。”少年作揖后,又对顾遥怜说,“表妹,裴大人说宫里送了些赏赐的东西,让你去瞧瞧。”

    顾遥怜本想从季老太太的口里套话,这话还没说完,却不想宋临渊居然来了。

    本来还想要她头发的季老太太,见宋临渊这么一说,居然愿意放开离开了,干脆的像是压根没打过她的打算一样。

    宋临渊领着顾遥怜朝着裴誉的书房走去,香茗和香微只是远远的跟着。

    “陛下的旨意,已经通过兵部发下去了。”宋临渊沉默片刻才说,“陛下封顾将军为四品明威将军,在兵部任主事。”

    顾遥怜停下脚步,“兵部主事?”

    父亲怎么会去兵部任六品的主事?

    前世的父亲,明明是侍郎。

    陛下这是故意的吗?明显上给了父亲一个四品的虚闲,实际上父亲手里却只有六品主事才有的权利。

    若父亲真的是个主事?柳家人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是。”宋临渊说,“你很惊讶?”

    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