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48章:喜欢就抢
    王若兰闻言皱眉,“怎么回事?”

    王若兰的确是偏心的,她把对小辈们大多的疼爱都给了顾遥怜,可这也不代表,她对顾遥卿不闻不问。

    所以在顾遥卿害孔昭跑肚的时候,她丝毫没有选择视而不见,反而是多次派人去孔家道歉。

    若不是孔家大管事提前来伯府内,王若兰怕是要亲自登门赔罪。

    这可是孔家,是如今陛下身边的宠臣。

    王若兰也不等丫鬟回答,急匆匆地朝着待客厅走去,“我去看看。”

    孔昭虽不喜欢顾遥卿,可她毕竟是顾遥怜的姐姐,所以也和顾遥怜跟在王若兰的身后。

    顾遥卿见到王若兰,走上前便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的脸肿的高高的,上面的巴掌印还未消失。

    “是谁?”王若兰怎么也没想到,柳家人居然对一个小姑娘下如此狠手,“是柳承文还是柳承财?”

    她对着钟妈妈说,“去给我套车,我要去柳家找他们理论。”

    说是理论,瞧着王若兰的样子,怕是要和柳家人动手。

    “姑母……”顾遥卿扯着王若兰的手,“我没事,可我有话一定要和你说。”

    她哭的梨花带雨,模样要多可怜便有多可怜。

    王若兰的确气顾遥卿从前做的事情,可孩子都被打成这样了,王若兰再多的气也消了。

    “父亲昨儿夜里便到了城外,他派人给大舅舅和二舅舅写了一封信。”顾遥卿说着,便从袖口里拿出一封皱巴巴的信,“我去给姨母送点心的时候,听到他们在商议信函上的事。”

    “我……”顾遥卿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钟妈妈见状,领着小丫鬟们退下了,只留下了顾遥怜和孔昭。

    “父亲在信中说,不同意妹妹和蒋家的亲事,让姨母出面来找你,或者直接去找蒋家,推了这门亲事。”顾遥卿道,“父亲还说,姑父之前瞧上的傅家很好,不如……”

    她没再说下去,反而是把信函递给了王若兰。

    王若兰皱着眉头,迅速打开信函瞧了起来。

    顾长鸣在信函里写,蒋家门户太高,不适合顾遥怜。

    之前裴誉说的傅家不错,但是顾遥怜年纪太小了,这门亲事给顾遥卿不错。

    顾长鸣还嘱咐柳家人,让他们去傅家给顾遥卿提亲,他愿意给顾遥卿准备厚厚的嫁妆。

    其实,之前裴誉曾隐隐约约的提起过这件事,但王若兰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同裴誉讲,傅家的孩子虽然好,可容貌太普通了,比不上他千分之一。

    她说,遥怜想要的丈夫,得和他差不多。

    裴誉闻言哭笑不得,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王若兰更不愿意让顾遥卿嫁过去,毕竟是顾遥怜这个妹妹挑选过后不要的人,若塞给顾遥卿,对顾遥卿不公平,还让她们姐妹结仇。

    哪知顾长鸣居然没死心,还让柳家人去提亲。

    “我听人说过,蒋家三太太和姑母感情很好,二公子对妹妹也很好。”顾遥卿声音可怜,“所以我从姨母的手里抢来了这封信,断了他们的念头。”

    “所以,他们就打了你?”王若兰心里很不是滋味,“你……你即使不拿信函,我也是信你的话的。”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顾遥卿摇头,“只要姑母信我,只要妹妹能好,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在一侧的顾遥怜低着头,未曾说什么。

    王若兰依旧想去柳家找麻烦,可顾遥卿劝她很久后,她暂时打消了念头。

    顾长鸣这几日便要入京了,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最好。

    毕竟王若兰和顾长鸣不是亲姐弟,插手太多顾家和柳家的事,会惹人非议。

    顾遥卿不能再回柳家住,便被安排住在伯府的望春斋,离顾遥怜住的长安院并不远。

    这顿晚膳,众人用的也没什么滋味。

    顾遥怜亲自送孔昭出门的时候,孔昭让下人们退后一些才道,“你和蒋家的亲事,不是已经没了吗?”

    “我不是想戳你心窝子,我只是觉得蒋文生生的那样普通,他哪里配的上你?”

    顾遥怜淡笑,“你也听说了?”

    “嗯。”孔昭说,“蒋家老太太替蒋文生求娶林家的小姐来着,就是皇后娘娘的母家荣国公林家。”

    “我入宫的时候,听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说起的。”

    其实蒋家这样做,无论和林家的亲事成不成,都在告诉外人一件事情,从前的传闻都是假的。

    蒋文生和顾家二小姐从未有什么,他们在极力撇清关系。

    这个消息,是蒋家故意放出去的。

    柳家密切的关注着裴家的动静,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呢?

    顾遥卿明显就是故意借着这个消息,扮演一个好姐姐的身份来接近王若兰和顾遥怜。

    “你别伤心。”孔昭见顾遥怜不说话,又出言安慰,“这天底下的好儿郎多的是,你要是瞧不上你宋表哥,那咱们再选。”

    “你若有心仪的人,你和我讲,我去帮你抢回来。”

    顾遥怜失笑,“能抢吗?”

    “自然能。”孔昭见顾遥怜没有半点不高兴,也知道她和京城里的其他姑娘不一样,便说,“我周姨和我说,感情这个东西,无需在乎外人的眼光,先下手为强。”

    “好。”顾遥怜点了点头,回答,“那往后姐姐可得帮我!”

    孔昭高兴的拍了拍胸脯,“自然。”

    “对了……”孔昭突然想起什么,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小油纸包递给顾遥怜,“我听你表哥说,我之前在柳家遇见你那日,是你的生辰。”

    “你那日肯定也没吃长寿面,所以我给你准备了寿糕。”

    “我和哥哥们过生辰,母亲都会给我们准备寿糕。这次,我特意让母亲做了一些,给你带过来。”

    顾遥怜怔了怔,“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说什么呢!”孔昭把纸包递给顾遥怜,“我虽然不聪明,但是却看得出来你这个父亲和姐姐都……”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算了,我也不好说别人的不是。但是,遥怜你很好,你无需在乎别人,自己过得开心才最重要。”

    孔昭认真的说,“有我在呢。”

    顾遥怜听着,笑弯了眼,“嗯呐。”

    月色下的少女身形娇小,白皙柔嫩的面颊上噙着浅浅的笑。

    顾遥怜的眉眼生的极好,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宛若春日树枝上含苞待放的花蕾。

    “唉……”孔昭看着顾遥怜,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这么好看。”

    “可惜我二哥哥太差了,他配不上你,不然你做我嫂子多好。若我是个男儿也好啊,唉……”

    顾遥怜:“……”

    孔北大概、或许真的是孔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