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42章:都知道
    生辰八字?

    季老太太要她的生辰八字做什么?

    顾遥怜低着头琢磨了会,“你知道我的生辰八字是谁送到季家的吗?”

    “知道。”绣枝点头,“是大姑奶奶回家特意讲给老太太听的。”

    “其实这事说来也奇怪,起初沈嬷嬷找到的姑娘,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可后来突然有一天,她说要找些容貌出众且家世也不错的姑娘的八字。”

    “若只是为了帮人说亲,怎么会变的如此快。”

    大燕朝新贵和老世家们谁都看不上谁,所以亲事更讲究门当户对。

    文官们大多都瞧不上武官家里的子女。

    文官和武官们就算结亲,也是慎之又慎。

    顾遥怜自幼丧母,又被武将出身的王若兰教养长大。像她这样的人,除了蒋家太太沈曦主动开口来求亲外,其他文官家的公子哥儿们,瞧不上她这样出身的人。

    季家老爷子在兵部做事,却又讨厌和武官们来往,季老太太怎么可能会帮她说亲?

    顾遥怜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疑惑和猜想。

    “只有沈嬷嬷一个人在办这件事?”顾遥怜说,“老太太和沈嬷嬷接触过什么人?佛教?道门?”

    绣枝皱眉,沉默了许久。

    “倒是和隐俗宗的道长接触过。”绣枝苦笑,“姑娘也知半年前季家办了一场白事,老太太夜里睡不好,整日以泪洗脸。”

    “后来,她认识了能替往生的人……”

    绣枝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隐俗宗的道长们,能和地下的人说话。”

    “道长同老太太说,小公子在地下很好,说只是和季家缘分尽了,让老太太勿要再伤心。后来,老太太精神好了很多,还主动给隐俗宗捐了一大笔银子。”

    人们对鬼神向来敬畏,绣枝更是如此。

    绣枝甚至觉得在提起隐俗宗的时候,都有一股寒意弥漫在周围。

    顾遥怜倒是琢磨出了一些东西。

    半年前季家老太太最疼爱的长孙,突然身患恶疾而死,季氏那段日子时常回家探望季老太太。

    听大房的丫鬟们无意间提起,季老太太伤心欲绝,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跟着长孙一起走了。

    后来季老太太伤心了一段日子后,心情也逐渐的缓和了,甚至还赴了礼部尚书冯家太太们举办的花宴。

    顾遥怜曾以为,时间抹平了季老太太的伤痛,却不想和隐俗宗还有关系?

    前世的隐俗宗,是被砸了道观的,理由是隐俗宗冲撞了南山的另一座唯玉寺。

    当今皇后信奉佛教,又时常去唯玉寺上香祈福,所以隐俗宗才会受到波及。

    “和隐俗宗的哪位道长走的近?”顾遥怜问,“你知道名字吗?”

    “知道。”绣枝回答,“是马长文道长。”

    顾遥怜听到这里,心里的猜想逐渐有了个样子。

    “季家小公子的八字,你知道吗?”顾遥怜问绣枝,“讲给我听。”

    绣枝不知为什么顾遥怜会突然这么问自己,可现在她没有选择隐瞒的权利,只好说了出来。

    绣枝当然记得,她不止记得小公子的,季家老爷子、老太太、老爷和嫁出去的姑奶奶的生辰八字,她都知道。

    之后,顾遥怜也从绣枝的嘴里问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绣枝紧张的看着顾遥怜,“姑娘之前答应我的事,我……我能离开吗?”

    “若你说的都是真的,自然能。”顾遥怜站稳了身子,“你方才说,沈嬷嬷吃了酒曾多次提起我。”

    “她说我爹——”

    绣枝紧张的跪在了地上,打断了顾遥怜的话,“她是胡说的!”

    绣枝跟顾遥怜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的十分详细,包括季家下人们无意说漏嘴的话,她都告诉了顾遥怜。

    沈嬷嬷曾两次提起,说柳氏早产太过于蹊跷,而且顾遥怜出生的时间也不对。

    沈嬷嬷说顾遥怜之所以会被顾长鸣留在京城内,只是因为顾遥怜不是他的女儿而已。

    她悄悄告诉绣枝,说柳氏偷了人。

    沈嬷嬷平日里有多严谨,吃醉了便有多么敢乱讲话。

    “今日我和你的谈话,除了我和你以外,我不想有第三人提起。”顾遥怜说,“你应该知道,大太太这次回去,是救不了你的。”

    “所以,不该说的,不要乱说。”

    绣枝自然知道季氏这次栽了个大跟头,而且还是栽在裴芥的手中。

    裴芥死死地拽着季氏,扯掉了季氏的裙子,而陈老四身为外男,就在一侧看了整个过程。

    就算陈老四必死无疑,那么裴家大爷心里估计也恶心死了。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妻子的肌肤被人瞧见,而且还是大腿这样的地方……

    季氏要么被关禁闭,要么——就送去庵堂或者送回祖籍了。

    ……

    顾遥怜从柴房里出来后,袁十二赶紧走上前,“小姐,咱们现在回去吗?”

    “回去吧。”顾遥怜说,“陈老四那边我不方便过去,你随便去问问就好。”

    “这个人并不蠢笨,他既然敢这样做,现在肯定不会说实话的。”

    袁十二苦笑,“是啊,陈老四瞧着老实,实际上却是个难对付的。”

    “真的没办法撬开他的嘴吗?”

    顾遥怜没有回答袁十二,而是想着绣枝方才说的话。

    原来,很多人私下都在议论她的出生。

    姑母和姑父,还有父亲怕是也听到过吧?

    她从前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如今想来,外祖父和外祖母不愿意照顾她,柳家舅舅们待顾遥卿更亲厚,对她便是利用和疏远,怕也是因为知道一些内幕吧。

    顾遥怜停下脚步,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心隐隐有那么一丝难过。

    “姑娘?”袁十二提起灯笼,瞧着顾遥怜的眼神有些疑惑。

    月色下身形娇小的少女,纤弱的像是春日杨柳条似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苍白而又清丽。

    袁十二从未见过顾遥怜这样——伤心到了极致。

    她为什么难过?

    是因为裴芥以德报怨,还是因为要和蒋家的亲事作罢?

    袁十二想要安慰顾遥怜,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去查查陈老四家里还有哪些人,一定要详细。”顾遥怜语气缓和,“只要能查到,他的嘴就不会这么严了。”

    袁十二愣了愣,瞧着眼前镇定的少女,一时忘记了回答。

    清冷的月色洒在她的身上,静谧温和,和方才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