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39章:落败(上)
    众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顾遥怜提着红漆食盒看向这里,一脸疑惑又不安的样子。

    季氏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顾遥怜错愕,“大太太认为我该在哪呢?”

    季氏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她皱眉,“你不是在泡汤泉吗?”

    “是啊,我午膳还没用好,三小姐便拉着我来陪她泡汤泉了。”顾遥怜笑的温和,“午膳没吃好,心里就总想着酸梅汤的味道。”

    “三小姐心善,亲自吩咐厨房准备了一些酸梅汤。方才她说她乏了,让我亲自去取,我便去了。”

    “任姨奶奶和大太太来的巧了,不如一起用酸梅汤吧?李婶的手艺,总是不会错的。”

    庄子上的李婶,据说祖上曾有人在御膳房做事,有祖传的秘方,是当年裴誉亲自去请回来的。

    李婶擅长做甜点和汤羹,只是因为年纪大了,又不喜欢伯府内拘束,所以一直养在庄子上。

    季氏盯着眼前的顾遥怜,心里又急又恼。

    顾遥怜怎么会在这里?她明明吩咐人下了十足的迷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死,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蓝嬷嬷你怎么亲自来了?”顾遥怜见季氏和任姨奶奶神情怪异,她叹了一口气,“你腿脚不便,本该我这个做晚辈去看您才是。”

    “姑娘,你这话可是折煞老奴了。”蓝嬷嬷这会也彻底的清醒了,有人在算计她,想让她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再让她传话到蒋家。

    到时候,蒋家和顾遥怜的亲事作罢,她不就是罪魁祸首吗?

    若是这件事情是真的,她自然是忠心为了蒋家。

    若是假的?她不就成了帮凶了吗?

    蓝嬷嬷也惊出一身冷汗,她故作镇定,笑着说,“听府上的丫鬟说姑娘最近喜欢青李子的味道,正巧庄子上的青李子熟了,便给姑娘送过来了。”

    “我家太太总跟我们说,姑娘聪明伶俐又孝顺,你这样的人,真是菩萨一样的心肠。”

    顾遥怜低头,心里却是有些无奈。

    菩萨的心肠?因为她心善,蒋家当初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伤害她吗?

    因为她会原谅,她会体贴。

    “于嬷嬷,你方才说什么?”顾遥怜见谁也不提起这个话头,便主动问,“你怎么跪在地上?”

    于嬷嬷早就慌的六神无主了,她赶紧朝着顾遥怜磕头,“表小姐饶命。”

    顾遥怜看着于嬷嬷,眼眶红着声音却很坚韧,“于嬷嬷是大太太身边的老人了,为人处事比谁都聪明,怎么今儿能眼拙成这样?”

    “于嬷嬷这是要毁我清誉,更是要逼我投江以证清白。”

    季氏听到顾遥怜说要投江的时候,双眼顿时有了神采。

    投江好,投江就没了性命了。

    结果谁知顾遥怜下一刻就说,“不过我父亲就要回来了,他一定会相信我,姑父和姑母也会相信我的。若我出事,他们怕是会伤心欲绝为我查明一切真相。”

    季氏面色一僵,心里更是嘀咕,人都死了再伤心能伤心回来吗?

    况且真相查到又如何?闹出去也是丑事。

    季氏似乎忘了,如今泡在汤泉池里的人,并不是顾遥怜。

    周围的气氛很是僵硬,方才下人们信誓旦旦的说汤泉池内是顾遥怜,可如今顾遥怜却出现在他们眼前。

    不管池子里的是谁,这个局面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好孩子。”任姨奶奶终于开口了,她走上前对着顾遥怜说,“你先去待客厅陪蓝嬷嬷说会话,这里的事……”

    任姨奶奶看着室内的方向,眼眶也是一红,“我会给你个说法的。”

    “说法,什么说法?”袁十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像是提东西一样提着绣枝背后的衣襟,连拖带拽的把绣枝拖了过来,“你们这些人好狠毒的心,不止要毁我们小姐清誉,更是要毁了整个裴家?”

    “你在说什么?”季氏立即跳脚,“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大太太怕是忘了,当年二爷也曾这样和小的说,可你看结果怎么样呢?”袁十二嗤笑,“小的今夜就会带姑娘回城,再把这件事情禀明三爷和老伯爷。”

    袁十二本就是个桀骜不驯的,他在裴誉身边多年,性子也收敛了不少。

    少年意气,无视尊卑,眼中只有善恶。

    “你……”向来霸道的季氏,哪里被下人如此的顶撞过,她低吼,“你再胡说,我一定把你卖去矿山里做苦役。”

    “大太太要卖我也得有身契啊!”袁十二把绣枝往地上一丢,“这个背信弃主的东西,我们长安院可养不起,还是还给大太太吧。”

    袁十二对任姨奶奶行了个礼才说,“任姨奶奶还是好好劝劝大太太吧,若是我们姑娘出事,她以为大小姐和二小姐也能独善其身吗?不过如今出事的的确不是我们姑娘,这人是谁,我想这几个胡说八道的丫鬟和于嬷嬷最清楚了。”

    “谣言这种东西,还是要及时遏止才好。”

    里面的人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任姨奶奶最先明白,却也只能忍着。

    她一直在装糊涂,如今却把自己陷在里面了。

    她何尝不想大房和三房的矛盾越来越明显,只有这样,老伯爷才会厌恶这两个孩子,还记得他在很远的地方,还有个儿子。

    是流着她骨血的儿子——

    即使这孩子和她不亲,碰见了也只喊她一声姨娘,可终究是血脉至亲。

    所以在季氏和裴芥算计她的时候,任姨奶奶即使知道,也愿意配合她们演下去。

    她唯一有点失望的是,自己养大的姑娘生出了狼子野心。

    不过也没关系,这不是她的孩子,她不在乎。

    可如今……

    “来人——来人啊——”有个少女的声音从汤泉池内传了出来,她的声音有些凄惨,“人呢?”

    “大太太救我——”

    少女又哭又喊,而季氏早就气的脸色发青,她抬起脚就朝着内室走去。

    顾遥怜对袁十二丢了个眼神,让他待在原地,自己随季氏走了进去。

    因为今日有人会来泡汤泉,所以屋内的纱幔几乎都挽起来了,众人一进去就瞧见裴芥和一个肌肤黝黑的男人站在一起。

    男人一脸凶相,上半身衣衫明显是被人撕裂的,“你一个闺阁女,你到底要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