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38章:将计就计
    顾遥怜话音刚落,空中便落下丝丝小雨。

    香茗握着白瓷碗,紧张不已。

    方才待顾遥怜和裴芥一走,她便找了个跑肚的借口,从老嬷嬷们身边跑逃了出来。

    她待周围无人,才急匆匆地把早备好在西苑小厨房的冰块放在装了薄荷的碗里,来了汤泉池附近。

    周围的人被于嬷嬷遣散后,她心头的大石悬得更高。

    待顾遥怜安稳的走出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香茗在来庄子上之前,便从十二的嘴里探听出汤泉池附近的小径。

    袁十二虽然只来过几次,可他骨子里是个闲不住的,所以早早就把周围摸索了个透彻。

    哪条路近、哪条路通往什么方向等,香茗心里都已经有了数。

    彼时,季氏正在和任姨奶奶说笑。

    季氏的语气里掩不住得意,“芥姐儿这孩子总是在我面前说起你,说你夜里睡不好,身子总是不舒服。所以,你就应该多出来走动,散散心,再泡泡汤泉。”

    “这汤泉乃是上天的恩赐,多泡泡能百病全消、返老还童。”

    任姨奶奶神色却是淡淡的。

    和打扮的花俏的季氏相比,任姨奶奶这一身驼色便显得更是素雅。

    这些年任姨奶奶一直吃斋念佛,她的手腕上永远都挂着一串刻了经文的檀木佛珠,整个人气质温润、慈祥。

    “你有心了。”任姨奶奶回答,“我人老了,身子骨自然不如从前,这是很正常的事。”

    “这次劳烦你百忙中,还亲自抽空陪我来古泉庄。”

    “你瞧你这话说的,就太见外了。”季氏嘴角微扬,眼里的笑是怎么也藏不住的,“这是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人应该做的。”

    “三弟妹这几日身子不舒坦,说是怕过了病气给你,所以这次才会推了行程。你可别放在心上,她这是孝顺。”

    蓝嬷嬷跟在她们身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季氏这一路上没少这样阴阳怪气的说王若兰不懂事、不规矩。

    王若兰身为武将的独女,为什么身子会变成这样,季氏身为裴家人,应该比谁都清楚。

    她这话,是拿匕首戳任姨奶奶的心窝子呢。

    季氏是真的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了吗?

    任姨奶奶虽然和三房的关系僵硬,可和大房的关系怕是更差吧?

    昔日老伯爷独宠身为妾室的范琴,任姨奶奶刚生下裴二爷,便被裴孓的生母范琴想办法抱走了。

    裴二爷第一声母亲,喊的不是身为伯夫人的陆氏,更不是任姨奶奶,而是范琴。

    裴二爷和范琴亲厚,待生母任姨奶奶很是冷淡。

    当年裴二爷设计让裴誉落入冰河中,谁知是裴二爷的想法,还是范琴多年的筹谋呢?

    好在如今范琴不在了,不然这裴家还有多少暗潮呢?

    蓝嬷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糊涂,方才在季氏邀自己去给顾二小姐请安的时候,就应该果断选择离开。

    “若兰向来孝顺,她身子不适却要担心我这个老婆子在外,还特意派了怜丫头来陪我。”任姨奶奶笑了笑,“我自然明白她想什么。”

    她说着,还转身对身后的蓝嬷嬷搭话,说这些年王若兰如何如何孝顺,顾遥怜如何如何乖巧、懂事。

    蓝嬷嬷闻言一直赔笑,附和着说三太太和三太太亲自养大的姑娘,自然是最好的。

    在一侧的季氏脸色有些难看,她心里既觉得不舒服,但是又很是痛快。

    碍于每年入冬裴誉都会带着王若兰来古泉庄,所以这古泉庄很多地方,都是裴誉亲自找人修葺的。

    古泉庄虽小,亭台楼阁却样样俱全。

    这里的下人们,很是听话。

    秋日细雨绵绵,空气里携着栀子花的芳香,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汤泉池子周围很安静,一群人前脚踏入院子,后面便有两个年纪尚小的小丫鬟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姨奶奶、大太太,你们不能进去。”

    “嗯?”季氏抢先反问一句,“怎么了?”

    “表小姐说乏了。”丫鬟们回答,“不允许人进去。”

    季氏淡笑,“我们又不是外人,况且蓝嬷嬷亲自从李庄送了上好的青李子来给她,她怎么也要和蓝嬷嬷说声谢谢,这才是大家小姐的闺范。”

    “不……不行……”小丫鬟们又一次拦住要踏入院子内的季氏,“太太,你别为难奴婢们了。”

    “大胆!”于嬷嬷赶紧从季氏的身后走了出来,她的面相本就刻薄,此时生气更显尖酸,“谁让你们如此的没规矩的?这可是伯府的大太太,轮得到你们来教她做事?她为难你们?你们也配?”

    小丫鬟被们于嬷嬷一呵斥,吓的赶紧跪在了地上。

    “若顾小姐这会歇着,不如我改天再来吧?”蓝嬷嬷也不好冒然打扰顾遥怜歇息,“庄子上来了个厨娘,做的药膳堪称一绝,明儿我带着她一起来给顾小姐请安。”

    “这怎么好意思?”季氏丢了个眼色,于嬷嬷赶紧拽着蓝嬷嬷,季氏才说,“怜姐儿向来懂规矩,她若是知道你来了,却无人告知她,她醒来怕是要急坏了。”

    “于嬷嬷,你去唤表小姐……”

    于嬷嬷闻言笑了笑,把蓝嬷嬷往前一拽,让蓝嬷嬷不得离开后,回答,“是。”

    于嬷嬷转身进了院子内,不出片刻便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她脸色苍白,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场面似的。

    “太……太太。”于嬷嬷说,“不如让蓝嬷嬷改日再来吧?表小姐的确是睡着了。”

    恰好,屋内传来了女子娇嗔的声音。

    于嬷嬷的脸色更难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氏很是得意,却又要掩盖内心的窃喜,所以表情很是古怪,“这里又没外人,你赶紧说。”

    于嬷嬷带着哭腔,“表小姐她……她……”

    “她和外男苟/合。”

    话音一落,周围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顾遥怜才多大啊?

    “怎么会?”季氏故作惊讶,“你……你是不是看错了?”

    “老奴瞧的真真切切的。”于嬷嬷说,“太太,是真的。老奴这段日子听下人们说表小姐喜欢看古怪的话本子,本以为她只是买来消遣,哪知……”

    蓝嬷嬷暗自咬舌,只觉得听到的话,有些过于骇人听闻。

    还好她来了。

    她必须赶紧告诉沈曦,这门亲事必须作罢。

    “于嬷嬷,你肯定看错了。”季氏眼神不安的看着蓝嬷嬷,“你肯定是看错了。”

    何嬷嬷和小丫鬟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谁也不敢接季氏的话。

    “这是怎么了?”少女娇柔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份僵持,“任姨奶奶、大太太,你们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