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22章:交易
    顾遥怜一脸紧张的扶着孔昭,暗自责怪自己。

    方才孔昭和宋临渊一出现,她居然忘记提醒孔昭不要用顾遥卿煮的茶。

    孔昭自幼习武,身手也太快了。

    顾遥怜皱眉,“我带你去找大夫。”

    “找什么大夫啊,我……”孔昭瞥了一眼身后的宋临渊,声音压的更低了,“我就是吃坏了东西。我不熟悉这里,你快找个地方让我如厕。”

    孔昭急的满头大汗,催促的厉害。

    离这里最近的地方,是小舅舅柳承舜的书房。

    顾遥怜也顾不得这些,领着孔昭就朝书房走去。

    今日,柳承舜并不在府中。

    孔昭自己进了西间后,顾遥怜立即吩咐守在书房外的丫鬟,赶紧去请大夫来柳府。

    她声音很急,柳府的小丫鬟自然也不敢怠慢。

    柳承舜的书房并不大,院内种着三颗石榴树,现下石榴树上已经挂了果子,只是瞧着还是青涩一片。

    斑驳的阳光下,顾遥怜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子。

    她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些,反而是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往后退了退,和宋临渊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院外的下人们已经跑去找大夫,如今书房的廊下,唯有她和宋临渊站着。

    顾遥怜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当宋临渊不存在,她方才急着吩咐下人们去找大夫,怕是已经让宋临渊起了疑心。

    顾遥怜只能抬起头,露出那双清澈的眼,小声解释,“表哥,方才我姐姐准备的茶水有问题。”

    她有些头疼,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和姐姐的矛盾。

    有些话可以对裴誉讲,却不可以对其他人说。

    若是旁人,她倒是可以随意敷衍几句,可偏偏的这人是宋临渊——这可是曾让大燕朝堂上权臣们都头疼的人,她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藏得住。

    “我姐姐和我,似乎……”她想了想措辞,“我们的感情并不好。”

    她说的谨慎,落在宋临渊的眼里,却是另一个样子。

    宋临渊的身上并没有陆家的血液,表面上他们相处虽然平和,私下他们却看不起他和姨娘。

    他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所以陆家的人再怎么冷言讽刺,对他都没有半点影响。

    可顾遥怜呢?

    她应该是在乎顾遥卿的,否则这个循规蹈矩的小姑娘,也不会女扮男装的出现在喜鹊湖上,只是为了陪伴顾遥卿赏灯。

    也不算循规蹈矩了,方才她伶牙俐齿的样子,哪里乖巧了?

    宋临渊神情不变,“你准备怎么办?”

    “这事……”顾遥怜抿唇,“若是找来了大夫,查探下去也未必会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我姐姐做的。”

    “煮茶的茶水是七姨母准备的,茶叶是从二舅舅的铺子里拿的。至于守在不远处的下人,也和姐姐没有半点关系。”

    她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顾遥卿最擅长借刀杀人,一副既干净又柔弱的模样。

    宋临渊挑了挑眉,她倒是聪明。

    他这次和孔昭查探南山往生湖的事,从蛛丝马迹里都察觉到了柳家大爷的踪迹。

    只是线索太薄弱了,他未曾告诉孔昭,也没有和外人提起。可眼前这个小丫头,只是和顾遥卿聊了一会,便能摸索出线索。

    宋临渊故意说,“那你是准备大事化小?”

    “自是不会。”顾遥怜抬起头,惊讶的瞪圆了眼,“等大夫来了,自然是要查的,不止要查,还要查的清清楚楚。”

    “只有这样,二舅舅和姨母才会知道,自己差点替人背了‘黑锅’。”

    若是能让大舅舅也涉及其中,对顾遥卿生出误会,便更好了。

    但是,有些话不适合她当面去提醒姨母柳湘和二舅舅柳承财。

    得有个聪慧又和她走的极远且看似公正的人来办这事。

    “表哥。”顾遥怜看着宋临渊,“你能不能……”

    “不能。”宋临渊看着顾遥怜的样子,就想起了自己饲养了多年的獚犬十一。

    十一想吃骨头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你先听我说呀。”顾遥怜知道,去点破顾遥卿诡计的人,最好是宋临渊。

    这个人心思慎密,太清楚怎么用言语去挑拨关系了。

    “若是表哥帮我这一次,我会记住你的恩情。往后若有机会,我必定会好好感谢您。”

    宋临渊嗤笑。

    这话,似曾相识?

    是了,当初他送这个小丫头回伯府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说的。

    她说要好好报答他。

    结果他本以为能借着这个事去西北军营里,却不想被这个小丫头自作聪明的差点送到兵马司。

    虽然在京城内安稳,更容易查探到他想要的东西,结识到想要结识的人。

    但是同时也多了束缚。

    顾遥怜看着宋临渊,眼神干干净净,宛若深山溪涧里的泉水。

    顾遥怜伸出手,用食指比划了一个一字,“最后一次。”

    面前的少女身形娇小,刚好到他胸前。

    她眼眸似林中小鹿,恳求人的时候既无辜又灵动。可偏偏的,她站的笔直,言语虽是在恳求,却更像是胸有成竹。

    昔日那个喜欢吃橘糖的黄毛小丫头,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

    宋临渊沉默许久,“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得帮我查一些事。”

    “好。”顾遥怜毫不犹豫的答应,“若表哥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宋临渊皱眉,“你不问问我需要你帮忙查什么事?”

    “左右不过是南山往生湖的事。”顾遥怜像是松了一口气,“表哥不方便进出内宅,我可以帮表哥。”

    即使没今日的事,若宋临渊开口让她帮忙,她也会答应。

    宋临渊和人来往,最讲究的是利益。

    她能给他带来益处,若是她有朝一日落难,宋临渊也会帮衬一把。

    这也是顾遥怜为什么求宋临渊帮忙的原因。

    如今的宋临渊既然被孔昭找上,那么他一定得找到这些案情背后的真相。

    她虽不能帮他多少,却可以想办法引他去发现她前世知道的东西。

    这样,既能帮孔家洗清名声,也能找到这些人为何要害死她的原因。

    顾遥怜知道顾遥卿恨自己,可单凭顾遥卿的本事,是不可能在这段日子内安插好人手伏击她的。

    到底是谁要害她?目的是什么?

    她既重活一世,自然要知道真相。

    她并不聪慧,若有宋临渊相助,一切或许就会简单起来。

    “遥怜。”孔昭扶着墙走了出来,她眉头拧成一团,“我二哥哥说的对,隔夜的鱼是真的不能吃,即使油炸了也不能碰。”

    顾遥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