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17章:无二心
    “怎么会这样?”香茗看着母亲,急的双眼通红,“融雪呢?她有没有事?”

    林三娘深知香茗和融雪虽非嫡亲,姐妹感情却甚好。

    她怕香茗知晓消息会胡思乱想,连份内的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亲自走了一趟。

    “融雪和小月都没事,就……”林三娘说,“可其他几个姑娘,都没了。”

    “今儿若不是十二突然回来,阻止小月和融雪去南山,我们怕是……只能见到你妹妹的尸首了。”

    虽然袁融雪和周小月都逃过一劫,可林三娘如今想来,都觉得恐惧。

    张家那边得了消息,已经急匆匆地赶去南山。因为张家替萧家管着不少铺面,所以这事也惊动了萧家。

    “十二说,都是二小姐让香微提醒他的。”林三娘声音哽咽,“二小姐心善,身子刚刚痊愈却还记挂着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香茗,你得好好伺候二小姐。”

    “她是咱们家的恩人。”

    香茗的脑海却‘轰——’的一声,像是天塌下来一样。

    顾遥怜也曾提醒她,让她转告父亲和母亲,说是最近京城不太平,让融雪不要出门走动。她那时在想什么?她想的是,顾遥怜太自以为是,居然留下了绣枝这个祸根,她身为下人自然不好说顾遥怜的不是,她只能训斥绣枝一番让绣枝安分,又去找了父亲。

    父亲在裴三爷身边多年,若是父亲开口,那么三爷必定会明白,顾遥怜这事做错了。

    可父亲不但没有帮她,反而是训斥了她一番,说她还不如香微这个二等丫鬟,更是让她过些日子回去。

    香茗当时恼怒——她被父亲精心养大,不止识字还会查账,来日做个庄头,也是绰绰有余的。父亲居然拿香微这个蠢东西来和她比?

    “香茗,香茗……”林三娘见香茗不说话,又说,“娘也同你父亲商议过了,等二小姐身子再好一些,我同你父亲是一定要来当面感谢二小姐的。”

    “还有,娘也同钟妈妈说了,等找到合适的丫鬟伺候二小姐,就放你回庄子上。”

    林三娘太清楚自己的女儿了,香茗的确有本事,可骨子里也骄傲的很。

    一个下人,纵然再聪慧,但是对主上不恭谨,那么便不可留。

    “我,我……”香茗想同林三娘解释,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娘,你先回去,妹妹虽没出事,怕是也受了惊吓。”

    “你放心,我必定会好好伺候二小姐。”

    林三娘见女儿应了下来,又匆忙嘱咐了几句后,才疾步离开。

    彼时,长安院内。

    香微伺候着顾遥怜沐浴,又拿了香膏仔仔细细的抹在顾遥怜身上。

    这些香膏都是宋姨娘送来的,据说女子用了后,不止会让肌肤白嫩如雪,还会有一股久久不会消失的花香。

    王若兰不喜用这些脂粉香膏,所以一股脑的都给了顾遥怜。

    钟妈妈知道这些香膏名贵,便吩咐了香微要给顾遥怜用,对于钟妈妈的吩咐,香微自然记得牢牢的。

    “真香。”香微说,“像是栀子花的味道。”

    “是吗?”顾遥怜对这些香膏其实也没太多研究,“可我闻着,像是腊梅。”

    香微摇头,嘟嚷着,“奴婢觉得是栀子花。”

    顾遥怜闻言笑了起来,她没什么耐心照料花草,院子里的花大多都是花匠照看。

    她没有接香微的话,反而是捧起一本账本仔细的翻阅起来。

    母亲留下的陪嫁和顾家的产业,其实暗地里都是王若兰在帮忙打理,但是若留心看,便会发现有些庄子上的收入一直在减少。

    从账目上,顾遥怜瞧不出端倪,只能想着改日找几位管事的问话。

    “谁在外面?”香微突然出了声,然后走到门口瞧了瞧,“香茗姐姐,你怎么来了?”

    香微知晓香茗识字,骨子里对她十分佩服,“今夜,是我当值。”

    香茗张了张口,不动声色的把香微支开后,才走到内室跪在了顾遥怜的身前,“小姐,奴婢知错了。”

    “请小姐罚奴婢吧,奴婢愿意领罚。”

    顾遥怜把手里的账本一放,也明白香茗会如此,怕是因为南山那边的事情发生了。

    很多事情,依旧是按照前世的轨迹在走动。

    “起来吧,你这会心里怕是也不好受。”顾遥怜说,“我让香微吩咐十二去办这事,你不会生气吧?”

    “怎么会?”香茗吓的落了泪,“若不是小姐你同香微说,奴婢这辈子都会活在自责里。”

    “其实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留香微在身边。”顾遥怜道,“香微虽不聪明,对我却是言听计从的。我说什么,她都会相信,也绝对不会问为什么。”

    “她信我,我自然也会放心的把所有事情交给她办。”

    顾遥怜看着香茗,声音依旧淡淡的,“香茗你是个聪明的姑娘,袁九叔让你来我身边伺候,求的是什么我自然明白。”

    “若是这次的事情能让你知晓一些道理,我自然不会薄待你。”

    香茗没想到顾遥怜说的如此直接。父亲就她一个女儿,来日必定是会让她招赘的。若来日顾遥怜嫁的好,她往后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父亲的盘算,顾遥怜是明白却也默认了。

    “奴婢……”香茗哭出了声,“奴婢还能伺候姑娘吗?”

    “为何不能?”顾遥怜疑惑,“人都会犯错,只要知错能改就好。姑母身边有钟妈妈,她曾说钟妈妈更像是她的亲人。”

    “香茗,我也希望你能成为让我说贴己话的人。”

    顾遥怜是何等身份?她如此掏心窝的话,让香茗更是哭的厉害。

    至此,香茗对顾遥怜再也没二心,这都是后话。

    这夜,香茗去找了钟妈妈说了许久,更是领了十戒尺,自愿罚一个月月例。

    转眼,顾遥怜回柳家的这一日便到了。

    王若兰很是不高兴,却又碍于顾遥怜要回去给柳氏上香,不好再说什么。

    “早去早回。”王若兰嘱咐顾遥怜,“若是没什么事,就不必在柳家过夜了。只要你派人来传话,多晚姑母都去接你。”

    站在一侧的裴芥笑了笑,“三太太您无需担心,我会陪着怜姐姐的。”

    顾遥怜闻言却是想冷笑,就是因为裴芥在,这一次回柳家才会变得格外有趣。

    因为姑母这边收到了消息,说是陈老将军临终前把独女托付给了顾遥怜的父亲。

    姑母知道的事,柳家也不例外。

    那么柳家为了巩固如今的地位,又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