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折此芳花 > 第012章:梦境(一)
    顾遥怜神情窘迫,看着他的眼神既无辜又信任。

    裴誉见她这样,便想起她幼年换牙时,想吃糖又不敢开口,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那样子要多可怜便有多可怜。

    他无奈只能主动说,“喜鹊湖上的事,是他身边的人主动告诉我的,所以当晚我才会回来。”

    “你这个小丫头不是让他给你作证吗?怎么现在又跟我装糊涂?”

    裴誉的言语风轻云淡,眼神里也未有半分苛责。

    他是真的不希望顾遥怜和宋临渊走的太近,宣宁侯陆家复杂的很,连他都不想和陆家走太近。

    裴誉的舅舅老宣宁侯曾去云州查盐税,却不想半路上遇见了水匪,被宋家人救了逃过一劫。

    老宣宁侯没有什么大的靠山,他想要查清盐税,就必须借住云州地头蛇的力量。

    后来,也是宋家帮助老宣宁侯完成了差事。

    老宣宁侯知恩图报,临行前赠了宋家一枚玉佩,说是愿意和宋家结儿女姻亲,这便是定亲的信物。

    宋家在云州盘桓多年,有不小的势力也有银子。

    老宣宁侯看上了宋家的银子,而宋家也想借着宣宁侯府陆家的势,让附近城池的官员不再找借口欺负到头上来。

    这门亲事,也就这样定下来了。

    谁知老宣宁侯的三子有两子一死一残,只留下了长子陆真。

    陆真已经成家多年,自然不可能抛妻弃子,去迎娶宋家的女儿。所以这事拖到了老宣宁侯去世的时候——

    老宣宁侯临终前对陆真说,想要继承侯位,就得娶宋家女。

    当时的老宣宁侯已经病入膏肓,这段话也是胡言乱语,可凑巧被寇相身边的人听见了。

    寇相和当今圣上一样,重文轻武。

    像宣宁侯这样的武将世家,寇相自然是希望能少一个就少一个。

    若陆真不娶宋家女,寇相便会上折子,用孝道和老宣宁侯的遗言做借口,让宣宁侯府降爵。

    毕竟陆真不可能抛弃原配,因为他这样做,也会被人骂不念旧情,是个卑鄙小人。

    这是死路——

    所有人都以为宣宁侯府会降爵的时候,陆真却找到了宋家人,求宋家人帮忙出个主意。

    宋家独女已经嫁过人,如今是寡/妇。

    她知道陆真的难处,所以愿意改嫁给陆真为妾。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带着她前夫留下的唯一血脉宋临渊一起到陆家。

    陆真不想抛妻弃子,更不想侯府降爵,只能点了头。

    因为这样也算是娶了宋家女。

    陆家诸位耆老也不得不答应,侯府缺银子,他们需要宋氏带来的银两。

    宋氏入了宣宁侯府不过两年便有了身孕,可惜这孩子生下来便没了气息,宋氏为此郁郁寡欢,再也不喜欢出门了。

    宋氏自入侯府后便安分守己,怕她陆真为难,更是让前夫留下的孩子跟自己姓,也未曾提过要让宋临渊改姓入陆家族谱。她这些年对陆真的妻子蔡氏态度恭敬,从未有任何越矩的行为。

    裴誉曾见过宋氏几次。

    当年妻子大病,永青阁内有了其他几房的眼线。

    是宋氏代替怕被过了病气的侯夫人蔡氏来了伯府,照顾了妻子和顾遥怜一段日子,让他有时间整顿内宅风气。

    宋氏并不是什么美人,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也难怪这么多年过去了,蔡氏对宋氏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可私下的敌意却一点也不少。

    连带蔡氏的几个孩子,对宋临渊都十分苛刻。

    他们怕是忘了,当年是他们求着宋家嫁女,如今用着的也是宋家的银子。

    裴誉又何尝不知,这些年他这个大表哥一直拉拢自己,无非是想给蔡氏的几个孩子铺路。

    蔡氏整日想着怎么捆住丈夫的心,却忽略了教导孩子。

    宣宁侯府最年轻的一辈中,居然没有一个男子能走科举之路,更是不愿意吃苦从军去攒军功。

    “姑父,我……”顾遥怜看着眼前的男子沉默不语,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前世最后一次和裴誉相见。

    那时的裴誉身子消瘦的厉害,宛若干枯的竹。他双鬓泛白,眼角布满了皱纹。

    一双眼犹如冬日里的冰水,既黑又冷。

    他们只是远远对望一眼,顾遥怜便觉得渗人。

    失去了姑母的姑父,像是失去了瓷瓶的毒药,所到之处留下的全是害人性命的毒液。

    她不想姑父[新笔趣阁 www.xsbiquge.vip]再变成前世那样。

    被武官唾骂,被帝王憎恨。

    “我做了一个梦。”顾遥怜接着说,“梦里我被人推入湖里,是萧家人救了我。我昏迷不醒的时候,外面一直传我对柳钰生了私情,是我对他纠缠不休才落入湖里。”

    “外面的谣言越传越离谱,这事惊动了老伯爷,他让姑母送我回柳家。他说,柳家是我的外家,即使柳钰不愿意娶我,碍于我父亲即将回京,肯定也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姑母不同意,和伯爷发生了争执。后来,任姨奶奶来见了我,说了姑母的处境,又求我早日离开裴家。她说,裴家还有太多的姑娘待嫁,若我在伯府内,裴家的姑娘便没脸见人。我不懂事,便是连累姑母,拖着裴家所有的姑娘下水。”

    “我心里全是委屈,明明是有人要害我,为什么会传成这样?我百口莫辩,却又不想姑母为难,所以我回了柳家。”

    顾遥怜说到这里,眼眶微红,“可是姑父你相信我吗?我同柳钰,当真没什么。”

    若是旁人和裴誉说这个梦境,裴誉怕是要嗤之以鼻。

    梦境里的事?怎么能当真。

    可裴誉很快也明白过来,柳家这次还当真是这样做的,也难怪这丫头怕成这样。

    柳家人太清楚顾遥怜是什么性子,这些年来王若兰疼爱顾遥怜,而顾遥怜又何尝不心疼王若兰呢?

    顾遥怜太过于迂腐,也太过于愚孝。

    她为了顾全大局,一定会选择离开裴家。

    失了顾遥怜陪伴的妻子会变成什么样子?裴誉心里很清楚。

    昔日的妻子不就是整日坐在院子的梧桐树下,一发呆就是一整日吗?像是没了生气的木偶似的。

    “我自然是信你的。”裴誉见顾遥怜这样,心里也不好受,便安慰道,“怜怜,这只是梦,是个巧合。”

    “你看你现下没有落水,柳家那边我去过了,他们也不敢乱传你和柳家公子的事情。”

    “只要你不想回去,谁来裴家,姑父都不会让他们带你走的。”

    顾遥怜苦笑,“可是姑父,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知道季家有风雨竹石图吗?”

    “我不止知道季家有什么,我更知道来日会发生什么……”

    裴誉坐直了身子,他抽了一口冷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梦里,老伯爷在半年后去了。”顾遥怜说,“爵位虽是姑父您继承,可在姑父丁忧的三年后,姑母也去了。”

    裴誉抬起手拿过一旁的镇纸,狠狠朝地上一砸,“住口。”

    他只觉浑身呼吸困难,犹坠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