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十四章 为得一剑
    夜已渐深,弦月高挂。

    银辉洒下,河水映着月光流动,一叶扁舟在河上随流而去。在小舟一头坐着个不太像年轻人的年轻人,他右手持着一柄铁剑,左手也抚在剑锋上。

    三尺长的剑锋并不太锋利,上面已布满了缺口,但如今这柄铁剑已然成为了江湖上最锋利,也最为可怕的宝剑了。

    铁剑饮了血,剑身变的有些暗淡了。

    蟾光闪动在任意发髻上,银发似乎也映照着银辉,而任意脸上透着种很奇妙的神情。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满,再看他的眼睛,似乎还有一些莫名的光辉。

    忽然他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后,他整个人都似乎变了。

    挺直的背脊,屹立在船头的笔直身影,任意整个人都像一柄剑,是即将出鞘,最可怕时的剑。手上,剑身在月光下闪烁着剑光,从剑锋中渗出了寒意。

    他的人也一样。

    在他站起的一刹那,他的人都似乎散发着光辉,连骨髓都冷透的寒气,也有若是从他那身躯中,侵了出来,河水都似乎变冷了。

    这具身躯仿佛敛束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或许这股力量一直在,只是之前它并不外露。

    任意手一动,剑光已飞起!

    一剑轻飘飘刺出,看着不甚多疾,剑光却是连闪了七次。

    铁剑开始变化,招式开始转换起来,来得就像是风一般,是那么的自然。

    剑光越闪越亮,剑光越闪越疾,淅淅的雨水忽然滴落……

    任意随手挥洒,看似轻松,但就每一招,每一式都惊出了剑法中,那无数人穷尽辛劳,也达不到的剑之精华。

    剑之精华,一一迫出,剑风逐而形成,雨水如帘般被削开,荡开。雨水被划出一道道剑痕,剑痕转而被雨水冲消,可剑痕却在还雨中剧增。

    一幕幕水帘激飞出去,落在山石,留下口子,没入河水,形成一线。

    他轻描淡写,适意挥洒,铁剑在他手中,一瞬间就变化出了十三式剑法,毫无沾滞!

    这时,惊天十三式本该已绝,已尽,可剑在任意手中,他又挥出了第十四式。

    这一剑非在十三式之中,且这一剑不着边际,亦不成章法,来的还有点突兀,简直就像他胡乱挥舞了一剑。

    但是这一剑却来的比十三式还要快,掠出了惊艳的剑光,极美,也极其可怕。

    一剑后,剑势立止。

    雨中的剑痕消散了,然后雨声中又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任意脸上闪出一抹憾色,他叹息着道:“还是未成!”

    ……

    衡山刘三爷府邸所发生的事,不禁传出……先在衡山城内,然后在短短七日时间,传遍了七省,江湖黑白两道都知武当圣手叛出了师门。

    如今,天下人皆知神医圣手、任意,一人一剑,先杀青城派弟子二十余人,连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也毙命在其剑下,接着他又在刘正风府邸,斩杀‘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及嵩山派弟子三十余。

    因刘正风与魔教有勾结,他出手帮衬,江湖上已在盛传他也入得了魔教。

    不过,自那之后,刘正风一家老小消失于江湖武林,反倒任意经此一役,凶名大作,名震江湖武林。

    除了他凶名外,他那杀人剑法也在江湖盛传。

    那不是武当剑法,亦不是白道哪门哪派的剑法,没人见过如此可怕的剑法……于此,愈加坐实任意投身魔教的事实。

    至少江湖人大多如此认为,认定的。

    武当紫霄殿,恒山定逸,泰山天门和松门,先后拜访掌教冲虚道长。

    在得知任意脱离武当后,冲虚道长默认了下来。

    ……

    南接秦岭,北瞰黄渭,自古以来,华山就有‘天下第一奇险’之称。除此之外,华山草木清华,景色极幽,树木葱郁,秀气充盈。

    离衡山城,至任意来到华山脚下时,已是过去了三月有余。

    华山他非第一次来,早在两年前他就登顶过华山。只是那时的他只为寻药,而此次他却为了斗剑。

    风清扬身负独孤九剑,其剑法讲究料敌先机,是招式求变的极至。

    任意的惊天第十四式尚未完善,总是差了一点剑中神韵,他正要从独孤九剑中,找到这点剑中神韵。

    仰望云雾中的山峰,任意陡然身形拔起,足尖一点,轻轻巧巧的落在数丈之外。

    接着他提气上纵,抽身换影,闪转腾挪,霎时蹿掠于山林之间。每每一个起落,人就已如一枝箭般射了出去。

    脚下一片青叶,一根细枝,凭借些微承受之力,就履其上如平地。

    纵飞片刻,已见山峰,再一提气,速度递增。

    任意来去如电,倏忽千里,现如今已从山腰开始登峰,随而空气开始稀薄,寒气开始深重,云雾也更浓了。

    玉女峰绝顶之上是一处危崖。危崖光溜溜的,四壁无攀借之物,只有一索吊桥延伸到危崖。这里寸草不生,唯独一株遮阴树木。而在危崖上还有个山洞,是华山派历代弟子犯规后囚禁受罚之所。

    忽然一声长啸,传于山林,此时令狐冲站定崖边,啸正是他所发出。

    啸声未止,令狐冲直感眼睛一花,似见有个影子闪过。他惊退几步,瞬间又察觉不对,连忙转身向后。

    映入眼中的是个人,容貌不曾细瞧,但就如雪银发,令狐冲立即意识到来人是谁。光芒一耀,他当即拔剑,青锋斜削而去。

    铁剑背负在身后,任意并没拔剑,弹出了一指,指为刀,飞来的剑被他指锋劈在剑身。

    “叮!”

    指力延着剑身,来到了剑柄……令狐冲随即感受到了从剑身传来的指劲,这一指极重;泰山派的剑招以厚重沉稳见长,而田伯光的快刀也十分厚重。

    可与这一指相比,却差之甚远,剑锋已被极重的指力磕向左侧,他差点拿捏不住,游身连转三圈,方才稳住身形。

    虎口有些麻木,令狐冲惊惧的看着眼前这人。

    “你来我华山有何图谋?”

    任意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向山洞之中。

    令狐冲见此,咬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