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九六章 真实的史实
    说着,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仿佛要迫出胸前豪气。

    “五万前锋军被杀的至余败逃的几千士卒,他们把一切禀明了苻坚,苻坚继而震怒,命大军急行赶往寿阳。抵达寿阳,苻坚再命其子苻丕出城布防,那时燕云十八骑虽已被引起重视,但苻坚仍是把由谢玄统帅的北府军看作南征的首要大敌。直到苻丕与之两万出城布防军队,再被燕云十八骑杀了个干净后,苻坚方然醒悟,若不剿灭这支骑兵,百万雄师既有可能被‘十八骑’逐步蚕食。”

    寇仲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要我是那苻坚,一定会布局诱杀‘燕云十八骑’,以此绝去后患。”

    鲁妙子看着他,捋须笑道:“寇仲小子说的不错,此乃正道。”

    寇仲带着些许得意的笑道:“苻坚可是这般做的!”

    鲁妙子摇了摇头。

    寇仲笑容一滞!

    鲁妙子继续讲道:“何须诱杀,燕云十八骑本就没有躲藏,他们驻守在荒城……那时也不叫荒城,而叫边荒集。十八骑一直驻守边荒集中,似乎就等着他北秦大军的全面进攻。”

    寇仲愕然道:“他们要正面一决?”

    鲁妙子额首道:“苻坚为了族弟及亲子报仇,亦为以防万一,令三路大军汇集,最后组成了十万前锋军,五十万步卒的中军,以及二十八万分若两翼的骑兵,与十八骑展开了最后决战。”

    寇仲不可思议道:“燕云十八骑没有跑?”

    鲁妙子道:“激怒苻坚正是十八骑的策略,他们便是要这么一场实力如此悬殊的惊世一战!”

    徐子陵皱眉思索,忽然问道:“是因为天君?他们奉了天君之命故意激怒苻坚,引苻坚聚集百万之师与他们作最后对决?”

    鲁妙子点头。

    二人同时苦笑。

    鲁妙子笑道:“你们定是不明白十八骑与那天君为何要这么做?!”

    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样的做法,只能点头。

    鲁妙子一字字道:“因为他们有必胜之法!”

    两小子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激动起来。

    鲁妙子淡淡道:“其实那一战没有什么奇谋妙略,不过只有区区十九人,难怕孙子在世,焉能有甚破敌之策?他们的战法只是一着,那便是杀!”

    “杀?”

    两小子瞪眼。

    鲁妙子幽幽道:“燕云十八骑从边荒集杀出,迎向苻坚重组的十万先锋军,而并这不是关键。此战关键处知在一人身上,正是他一个人,一把刀,面对苻坚所在的五十万中军,掀起了一场既凄绝、亦凌绝的屠杀。”

    两人惊颤道:“天君!”

    鲁妙子轻叹道:“‘妙韵’神刀,说是神刀,还不如说它是一把执杀戮的魔刀!仅仅一人一刀便杀的五十万士卒毫无招架之力,杀的尸横遍野,杀出了一片百里赤地。五十万士卒竟是敌不过天君一人……”

    寇仲与徐子陵只听得手脚冰凉,额见冷汗,那种画面他们想象不出,亦不敢想象。

    鲁妙子道:“天君的故事并不如何不为人知,荒城里的荒人几乎都是听得他的故事长大,只是世人从不会去相信故事中所言。这惊世一战,燕云十八骑与天君的名号轰动天下,而后那位天君更是屠灭了司马皇室,灭了乌衣巷无数豪门世家。直可谓轻而易举的改朝换代,他若是说你可为帝,你既为天子,晋室被灭,谢家掌管南朝便是因他一言,‘燕云十八骑’因他而现世,‘天下第一城’因他而兴起,天君既是一位如此……这般的人物。”

    言之末尾,似已无词可形容,只得用如此,这般!

    听着两百多年前的世间有这样的人物,两人除了骇然,再无其他……但过得片刻后,二人面上又尽是一脸的不信之色!

    两人收敛了表情,徐子陵不动神色的问道:“先生是听那位邪帝所讲述的?”

    鲁妙子一别头,即便两小子面无表情,他又岂能听不出这话语中的含义。

    “可是不信?”

    被说破心中所想,二人倒是坦然点头。

    鲁妙子起身道:“你们随我来。”

    两人闻之,相觑一视,不明所以,还是老老实实起身跟了上去。

    鲁妙子带着两人走到了一个书柜前,两小子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只见他探手进内动了两下,便听得“喀喀”两声后,三人左侧一块三尺见方的石扳陷了下去,形成了一块入下的通道,直叫人叹为观止。

    两人还是首次见着这般精巧的机关,不禁为之目瞪口呆。

    鲁妙子淡淡道:“随我下去。”

    随他一同步下石阶,行了大概三十阶,然后再经一条甬道,最后三人来到一处石室之中。

    石室并非算大,也就五六丈方圆,但琳罗满目,除去了摆放着两个樟木大箱外,四周还挂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

    另一边的长几上,甚还摆放了十个精巧的木盒。

    正当寇、徐二人目不暇接,打量身周时,只听:“两小子过来!”

    遁声瞧去,鲁妙子站在石室深处,他身前有个小小的石台,石台上似乎还有块石碑被立于石头上。

    他二人走了过去,来到了鲁妙子左右身侧,接着目注石碑,瞬间呆立!

    碑文著:余五岁习武,十二岁小成,弱冠前横行天下,与世为敌。

    三十前进窥天人之道,于天地寰宇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

    转而周游天下,踏遍神州九地,阅尽天下贤人,竟已无可足与吾论道之辈。

    始知武道一途,至吾尽矣。

    甚感世间乏味,甚恨世无能人,废然而返,携之娇妻美眷,破天而去。

    留字以纪。

    任意立。

    呆立的寇仲与徐子陵,既是惊然,又是骇然,亦是慕之,再有说不清的神往。

    横行天下,与世为敌;无可抗手之辈,无可论道之辈;武道一途,至吾尽矣;世间乏味,世无能人……每一字落入眼目,再入驻心里,他们只觉一团炽热的火焰,把全身的血液都煮的沸腾。

    “废然而返,携之娇妻美眷,破天而去!”

    这到底是怎样的人物才能语出如此惊人,惊世的话语。

    目注最后留字,当两人见之“任意”二字后,差点就把眼珠子都给瞪了出来。

    鲁妙子未看二人此刻脸上表情,感慨道:“你们不信,我当时何尝能信?任谁都宁愿去相信那被篡改后的历史,都不愿去相信世间有这样一‘无所无能’的人物。”

    他又幽幽道:“可当那位邪帝告诉了我原来世间有‘破碎虚空’后,我不得不相信,那位天君便是一位可‘破碎虚空’的神仙人物。”

    寇仲立即问道:“什么是破碎虚空?”

    鲁妙子道:“武至极道巅峰,凡人既可破开虚空,重现仙门,从而登临仙界!碑文上的‘破空而去’正是此意。”

    徐子陵惊颤道:“所……所以,那位天君其实……其实是位神仙人物?”

    鲁妙子点头。

    寇仲十分急切的追问道:“那仙界的仙人可下凡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