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九三章 妖女婠婠
    单婉晶一张秀美的俏脸尽显疑惑,看着黄衣女子那有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雪白莹润又柔腻娇嫩的肌肤。

    见着这浑身皓如白玉,娇艳无双的让人不可逼视女子,单婉晶不由得道:“我已给她通经活络,可她仍是昏迷不醒,真是奇怪。”

    卫贞贞问道:“这位姑娘身上可有什么伤势?”

    单婉晶摇头道:“她并没受什么伤,但就是醒不来。”

    素素犹疑道:“会不会是受惊过度?”

    单婉晶点了点头,道:“那应该是了,现在怎么办?”

    卫贞贞沉吟道:“咱不能把她扔下,这位姑娘生的太过美貌了,若是扔下她不管,怕是又会被那群贼人掳了去,还是等公子回来后再说吧。”

    素素道:“那便听贞贞姐姐的。”

    卫贞贞柔声道:“那就先让她在马车里休息,莫要打扰了她。”

    听着动静,躺在车厢内幽艳销魂的曼妙女子忽然动了下,不是身子,而是那晶莹赛美玉的小耳,耸动了下。

    长长睫毛微微颤动,溢出一抹别样风情,紧接着睁开了一双不带泥尘气地盈盈水瞳,带着些许笑意,既有几分狡黠,更有着无限妩媚。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女子打量着马车内的装饰,目光流转,忽然向右侧过头去,绝世容颜蓦地一呆!

    就在她绝艳的俏脸尺间之距,一只白茸茸的小貂儿正坐在温软的毛毯上,四肢揽抱着一个酒杯,一双亮晶晶的小眼正盯视着她。

    见着这么一只可爱的貂儿,宛若秋水的眼眸,带着顽皮的对它一眨。

    她本想逗弄下这小家伙,可谁想这只可爱的貂儿如被蛇咬一般蹦了起来,扭过头去立即“吱吱”的乱叫,一只爪子还指向她,那模样就好似要告密那样。

    俏容又是一呆,妙目寒芒一闪,泻出了一抹杀机。

    当她狠狠瞪着那貂儿时,貂儿叫的更欢了!

    这番动静自然引起车外的人注意,听着动静的女子立即躺下“装死”。

    “你这丫头怎会在这!”

    车外响起了男子的声音,貂儿立即向车厢扑了出去。

    外面,任意看着单婉晶,面容古怪,忽地一团白影在眼前闪过;他伸手一抓,立即把闪电貂拎在了指间。

    这貂儿口中吱吱乱叫,四肢不停作着模样,几女都弄不清它要表达什么。任意随手一扔,直接把它扔到了一边。

    小兽落在了地上,还是不停的叫唤!

    任意一别头,没好气道:“闭嘴!”

    貂儿终于安静了下来,两只爪子捂住了嘴。

    单婉晶噘嘴道:“你如此凶干嘛,是我爹叫我来找你的。”

    任意皱眉道:“他叫你来找我做什么?”

    单婉晶眉目灵动,似作犹豫,俏脸上似也十分为难模样。

    任意瞧她半天不开言,淡淡道:“无事早些回去找你娘,而今天下大乱,与你娘说最好回到荒城去。”

    “知道了。”轻轻的应了一声,明眸亮目透着好奇道:“你……你到底是谁?”

    任意只重复一声道:“早些回去,莫要在外惹事。”

    见这人对自己这般反应,一副懒得搭理自己的模样,单婉晶气的不行,甚有咬牙切齿的道:“回去就回去,谁愿意理睬你这人。”

    她说完看了两女一眼,扭过身,负气离开。

    卫贞贞见人离开,立即解释道:“公子,方才我们……”

    任意截话道:“我有事吩咐你们去办。”

    车厢内,女子一直聆听着车外的声音,但话语至此,外边便再无任何语声,只听着两个女婢离开的足音。

    她一直听着外边的动静,可是除了落叶飘飞与秋风轻拂之声,什么也没有。

    无论是车厢内还是车厢外,忽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子那被阖上的妙眸再度睁开,既妩媚而又动人的美目,显露出了一丝不耐。

    直起了身子,忍不住向外瞧去。

    ……

    圆月从山林间升起,迷离的月色笼罩在整个天地。

    一条优美的倩影落在枝头,她轻盈的随着树枝晃动,月光洒在女子身上,那张足令任何男子都心神俱往,沉醉亦深醉的俏脸,泛起幽怨动人的神情。

    树下,男人眺望着圆月,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

    为了寻这人,她已废去了一天的时间,此刻见那人安静的站在那,美目中忍不住闪现了杀机。

    双眸阖上,再度睁开,杀机尽敛,她发出了娇柔婉转又动人心弦的叹息声。

    朦胧的月光中,她飘然而下,身姿如梦似幻,落出了无限美丽,既如月中仙子从月宫中,降临凡尘一般。

    她以一个曼妙随意的仙姿美态,婀娜转身,与正在欣赏月色的任意正面相对。

    像漾着秋水湖波的一双美眸眷眷望来,黛眉轻轻蹩起,幽幽怨怨道:“你这人,婠婠明明就在车内,你怎撇下人家不管呢?”

    她语声已不是娇柔而婉转可以形容,仿若仙音魔咒,每一字落下,仿佛都在波动着人的心弦。

    任意打量着身前这颦笑之间风情自蕴,千娇百媚,既是他也难用辞藻来以形容的女子,开口道:“你叫婠婠?”

    婠婠轻嗔道:“人家刚说过自己名字哩,为何还要重复一问?”

    她伸出一只纤美的手掌来,挽起乌亮的秀发,动人已极的娇躯,又透出一股说不尽的软柔乏力,顾影自怜。

    任意问道:“你师父为何没来?”

    婠婠俏脸带着些许惊讶,道:“你知道婠婠是谁?”

    任意额首道:“祝玉妍叫你来的?”

    婠婠讶然瞧着任意,柔声道:“看来你真知晓人家的身份,那么公子可否告诉婠婠你的来历?”

    任意摇头道:“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回去叫你师父来吧。”

    婠婠作出一副蹙眉不依的表情,没好气道:“你这人,人家好生与你说话,为何你就不能乖乖回答人家的问题?”

    任意不语。

    婠婠轻柔的叹息道:“婠婠实在不愿对公子出手,祝师叫我问清你的来历与目的,但公子若是不说……人家纵有惜材之意,奈何也不能放任公子这般威胁不管,只好狠下心来。“

    她美得可令任何人屏息的俏脸飘出一抹伤感的神色,美目盯着任意道:“公子雅量,想必会体谅人家的苦衷!”

    语罢,她美目凄迷,身形立展。

    似鬼魅般飘忽难测的身法展开,急掠向前,一只如白玉般无暇素手探出云袖,一股可刚可柔,千变万化的气劲没入掌间。

    掌法飘飘,襟带飞扬,使得正是“天魔大法”中的一路掌法,端的神奥无方,变化出奇。

    任意亦然抬起手来,手掌缓缓抬起,只是这随意的一个动作,既仿佛掌间已山奔海立,沙起雷行,好似化世间所有武学绝技与掌指之间。

    他右掌一变,祭出尾指迎向玉掌,轻轻一拂。

    掌指一触,婠婠那本以无形之力,盗取对方有实之质,能吸取对方功力为己用的天魔真气忽然涣散,瞬间消弭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