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九二章 救了个妖女
    单婉晶此行荒城彻底弄明白了许多事情,她虽还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从爹爹当时的神情来看,那位似乎是很了不得的人。

    她也从卓爷爷口中得知了母亲与父亲的过往。

    燕云十八骑历来身份成迷,只因他们虽是让世人胆寒的神魔之师,但以个人的武艺而言,十八骑仍有破绽之处。

    若十八骑同在,自然无惧世间任何人,任何势力,可一旦被人知晓身份,亦有被逐个击破的可能,所以十八骑多年传承下来,从不泄露真实身份。

    这也是祖辈的训诫!

    母亲与父亲相爱,便是母亲无意中知晓了父亲的身份,引得父亲要杀人灭口。不过也是那时父亲一时不忍,逐月箭只是伤着了母亲,继而因此才导致二人相爱。

    单婉晶所拿出的箭镞,既是当年那支箭!

    木叶萧萧,艳阳满天。

    荥阳城外不远处的官道上,两婢在萧萧木叶下与单婉晶席地而坐,这位东瀛派的公主小嘴不停,叽叽喳喳一直絮叨。

    “你说你家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我见着爹爹时,他听我说起对那人挥刀,就好似一幅快被吓死模样。”

    两俏婢面色古怪,似乎在说:如此说自己生父,真的好么?

    可惜丫头完全见不着脸色,反而还愤愤不平道:“我与娘被那人欺负,父亲不仅不为我母女二人讨回公道,还呵斥了我一番,他还叫我当面找那人认罪。”

    两女有些想笑,想到这位的爹爹称公子为君上,再见她这般模样就有些忍不住。

    单婉晶狐疑的看了二女一眼,问道:“你们为何不说话?”

    素素眨眼道:“我与贞贞姐不在听你说话么?”

    单婉晶皱眉道:“不对,你们定是知道什么。对了,我爹可是来找过他了?爹听到我提起那人后,连问我三次知不知晓那人在那,我一说兴许在荥阳,爹他就立即消失。”

    燕云十八骑之所以能赶来荥阳,正是这丫头听素素说起会求公子回荥阳一趟与小姐辞别,这才吐露了消息。

    素素目光闪烁,显然是一位不太会说谎的人。

    卫贞贞轻叹一声道:“你别为难姐姐二人了,没有公子允许,我们作为婢子怎能胡乱开言,惹恼了公子,姐姐二人可就无家可归了。”

    单婉晶看了二人一眼,道:“等他回来我自己问他。”

    素素道:“可你爹爹不是说要你给公子赔罪?”

    单婉晶娇哼一声,道:“明明是他先不对,我为何要给他赔罪?”

    卫贞贞苦笑道:“婉晶妹妹还是给公子赔罪为好。”

    单婉晶正要再说到几句,忽然瞧见三个跟班急速跑来,立即止声。

    “公主,不远处有两帮人马拼杀,我们还是离开此处为妙!”

    单婉晶秀眉蹙道:“是什么人?”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单婉晶忽然兴起道:“那便就去看看。”

    素素惊呼道:“这怎能去,咱们还是躲远点为好。”

    单婉晶道:“两位姐姐不是说那人传过你们很厉害的武功?”

    两婢齐点头。

    单婉晶娇笑道:“那还等什么,就去瞧瞧热闹。”

    ……

    官道右侧树林外,是一片耸立的崇山峻岭,在地势起伏的陵丘间正好有一片平原。

    此时平原上杀声四起,以数百计的人马站作一团,正作着生死拼杀。

    两女被单婉晶拉着一起跟来,见着这番景象都是瞧得面面相觑,根本弄不清楚这些为何要拼杀在一起。

    双方人马一边身穿胡服,显非中土人士,另一边俱是黑衣劲服,两方人马都十分好认。

    单婉晶俏脸古怪道:“这些人在做什么?”

    她身旁的随从道:“公主,他们会不会为了那个女人?”

    原来在战场中央还有个黄衣女子被反手绑在一根木柱上,如云的秀发长垂下来,教人看不起容貌,但刀光剑影在身旁闪烁,那女子没任何反应,好像人在昏迷当中。

    单婉晶美目忽然放起光来,大有一副要主持正义的模样。

    三个随从知晓这位公主的脾性,见之刚要阻止,却仍是晚了一步。

    “锵!“

    只听一声娇叱,这丫头已经拔剑而去。

    三个随从惊的不行,无可奈何只能紧随公主身旁。

    十多名胡服武士发现突然冲出的美貌女郎,目中凶光大显,立即一拥而上。

    敌已至,矛斧刀戟,寒光霍霍的迎面杀来。

    单婉晶加速掠前,她功力大涨本还寻不着机会试下身手,而今怎会错过这次机会,手中长剑振起剑光,毫不挡格,挥剑如闪电般的左挥右劈。

    一把长剑被她直接拿刀使出。

    剑很快,剑招更为奇怪,剑出如刀,干净利落且伴随一股凶煞之气。

    十几人被她挥剑砍入,不但保持不了阵形,且立即被她一人冲得七零八落,一瞬间就五六人死在了她的剑下。

    林中二女见着心急不已,她们虽只是公子的女婢,但对这位认作的妹妹真当亲妹妹看待。

    素素忽然道:“贞贞姐,咱们也去吧。”

    卫贞贞苦笑道:“公子虽传了我们武功,可……可我从未使过它。”

    素素道:“那我们使使看?”

    卫贞贞想到那日公子曾说日后有事要她二人去办,不由得银牙一咬,点了点头。

    两人同时飞身而下……

    战场中,那三个随从比不上大杀四方的公主,三人被逼的节节后退。三支铁矛,突然疾刺而至,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一条倩影飘然一掠,铁矛登时失去方向。

    这边素素救了他们三人,卫贞贞立即来到了黄衣女子身边。

    想到公子所教的掌法,她以手为刃向着捆绑的绳子切了过去,果然以气为锋,立即割断了粗绳。

    如法炮制,一连拍出四掌,彻底解开了黄衣女子的束缚。

    见这姑娘倒下,卫贞贞立即扶助她,开口轻唤道:“姑娘你醒醒,姑娘?”

    拨开了她的秀发,卫贞贞突然呆立住了。

    这位姑娘实在太美,实在太过动人了一些,她的美貌,便是那位沈落雁,以及她们认下的妹子单琬晶,亦要逊让其三分。

    没有任何妆容,但仿佛任何胭脂水粉都只会遮去她原本的绝色,不会为这姑娘的盛世之容再添任何一分风采。

    天姿国色,清雅绝俗,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容貌,只能说似真似幻,幽艳销魂,貌美不可方物,动人至极点。

    正在卫贞贞呆立之时,十几胡人围来。

    单婉晶一展剑光,身形起处,衣袂轻飘,霎眼之间连出三剑,每一剑都毫不花俏,至威至利,至快至绝,好似剑过之处可裂土分石,无坚不摧!

    又是三人被她砍毙。

    “走!”

    一生怒吼,带着些许不甘,领着余下三十几名胡人逃去。而另外黑衣劲服的几十人见着这女子剑法如此凶恶凶狠,亦不敢再抢人,同样退去。

    单婉晶和素素也走了过来,当她们见着黄衣女子容貌后,继如卫贞贞那般,立即呆住!

    片刻,单婉晶玉容似羡似妒般,噘嘴道:“怪不得两伙人都要抢她,她还真像个祸国殃民的妖女。”

    卫贞贞“扑哧”一笑道:“好啦,带她回去吧,也不能丢下她在这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