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九一章 不可说的秘密
    杨广双目寒芒大盛,但仍没发作。

    任意没所顾忌,打量着二人……

    在明亮的宫灯照耀下,杨广的面上带着病容一般,苍白的脸几近叫人见之就感觉他一副将死的模样。不足五十的年纪,直有六十许的容貌,膊头高耸,穿着鲜艳的九龙袍,头顶高冠,却无丝毫贵气,反倒是更想一个普通纵欲过度的富家翁。

    萧后模样倒是生得美貌动人,五官清丽无伦,神态娇媚百端,身形苗条婀娜,肌肤皓如白玉;可谓身段撩人,肤白貌美,美人脸面罥烟眉,俊眼秀眉尽是忧色。

    任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你倒是还有几分聪明,两阀相争,一旦决出胜负既是你的死期。而下你的确是只能不管不问,继续当着自己的昏君方能好活一阵。”

    杨广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依旧冷声道:“你到底是谁?”

    任意淡然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当我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便可。”

    杨广冷笑道:“说吧,说出你的目的来!”

    任意淡笑一声,缓缓道:“只是一时兴起,想来见见你,顺道与你喝两杯。”

    杨广愕然,萧皇后亦是错愣。

    正当她以为陛下会震怒时,陛下却高笑道:“好!好!朕这么多年来,还未遇上你这等有趣的人,你说要与朕喝酒?朕允你了!”

    任意拂了下衣袖,淡处一缕轻风,倒下的案台被轻风扶起,随而坐下。

    杨广也走了过去,落座下来,回首言道:“有劳皇后了。”

    萧皇持酒杯酒壶,走过来福一礼道:“臣妾不敢。”

    语罢,继为两人开始斟酒……

    杨广举着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双目死死盯着前人,道:“其实朕知道你是谁。现在全天下都说你与两个江都小子知晓‘杨公宝库’的秘密……但朕想不到你胆子如此之大,竟敢私闯禁宫。那些侍卫实在该死!”

    任意微笑道:“错不在他们,这天下本就是我想去哪便去哪,谁也拦不得我,阻不了我。”

    杨广冷哼道:“你倒是狂妄的紧。”

    任意道:“你可知自己要死了?”

    杨广那本是病容的脸,变得十分激动道:“为何要反朕?这些年来朕南征北伐,扩充疆域,为了天下事更是日日操劳,只是休息些许时日,天下却人人叫朕昏君。他们是朕的子民,朕是天子,他们怎么敢!”

    萧皇后眼若泪花,轻唤一声:“陛下!”

    杨广胸口起伏,渐渐平静……

    任意呷一口杯中之酒,问道:“你不懂?”

    杨广嘶声道:“朕何错之有?”

    任意摇头,轻叹道:“我若是百姓,那你便是暴君!你多次远征域外不假,但滥征苛税却是事实。百姓要赋重税,要服诸多徭役,无论你目的如何,这都是暴政!”

    杨广微微一怔,忽然无言。

    任意续道:“九品中正制创立之初,评议标准以家世与才能为重,这本是为推举贤才为朝廷所用之策。但正因此,朝堂官员全为门阀世族子弟,继而导致世家为大,君为次之。你废除九品中正制,兴起科举,便是得罪了天下世族。民间既有暴政,世家又怎会放过给你套上昏君这个头衔,既是昏君,那废除昏君就无措处,显得名正言顺。”

    杨广凝视着他,道:“朕太急了?”

    任意颔首笑道:“的确太着急了一些。”

    萧皇后忙道:“先生大才,陛下正值用人之际,还请先生出手助陛下匡扶社稷,除去奸臣妄佞。”

    杨广没有否决,沉声道:“你若愿为朕所用,只待助朕平定叛乱,朕可立即册封你为护国国师,朕更可允你面圣不拜的权利。”

    任意有趣道:“你想借助‘杨公宝库’挽回如今局面?”

    杨广沉声道:“只要你愿奉上‘杨公宝库’与‘长生诀’,朕就能杀尽叛党,不老长生。”

    任意好笑道:“你还想着长生不老?”

    杨广喝道:“你答不答应!”

    任意脸上的笑意收敛,起身缓缓道:“我该走了。”

    杨广见这人竟还如此态度,厉道:“朕许你离开了?”

    任意回过头去,瞧了他一眼,淡淡道:“跪下!”

    言出法随,两字落入杨广耳内,宛若魔音般的语声瞬间影响了他的心智,他身躯竟一时不听自己使唤,当场跪了下来。

    萧皇后惊愕住了,紧接着几十道气机同时锁定任意。

    剑势,剑意,剑气,剑光同出,意在前,气在后,势同剑光同时发出;寒光闪闪,耀眼欲花,任意瞬间落在凌厉的剑光之中。

    宋家先祖宋悲风因“燕云十八骑”而受启发,培养出了一支名为“飞骑锐士”共三十六人组成的奇兵。

    杨坚当年亦因征讨岭南宋家,被三十六名“飞骑锐士”杀的十战十败,继而同样培养了一支由七十二名剑手组成的部队。

    此刻出手的就是这七十二人!

    剑光交织在了一起,似形成一张大网,向任意罩了过去。

    如果说他们所发出去的剑气是一张天罗地网,万灭漩涡的话,那么任意的手就是一柄专切罗网的神锋,专破漩涡的神桨。

    通幽为御、金诀为锋、万劫为破、定魂为止、破元为气,聚五指之力,显尽天地变化之微妙,凝贯通神境魔道的一掌。

    掌印虚空,定住了风,止住了形,继而剑光顿错,剑刃横飞,七十二条人影如落叶般飘飞,如落叶般飘落,亦如落叶般失去生机。

    一掌七十二条人命,杨坚组建而成的七十二名剑手便是这般被他一掌尽毙之。

    任意收回了手,瞟了跪在地上的杨广一眼,轻笑道:“本想看你有没有本事收下我赐予你的礼物,看来你是错过来,还是要看看宋家如何。你也没多久好活了,便让你苟活些时日好了,”

    一步踏入,人已不见。

    无论是这般仙人手段,还是那般魔神的威能,皆是令二人呆滞!

    萧皇后被吓得失色的花容终于恢复,连忙要拉起跪地的皇上。

    杨广没有响应,双目无神的依旧跪着,任萧皇后无论如何呼唤,也呼唤不醒他。

    蓦地,杨广面上神情开始变得激动,比先前更为激动十倍不止。

    只听他纵声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朕明白了,是他,原来是他!你们这些奸臣乱党尽情得意吧,等你们明白过来之时,你们必定比朕还要绝望!哈哈哈……他还活着,他竟然还活着,真有长生不死,朕没有昏头,世间真有不老不死的人。”

    萧皇后泣声道:“陛下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杨广仍是大笑道:“皇后,朕见着他了,朕竟然见着他了!”

    萧皇后泪水滚落,应话道:“他……他是谁?陛下说的是谁?”

    杨广似若孩童般,道:“不可说,朕绝不会说出去,这一秘密只有朕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