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九十章 兴之使然
    翟让活了下来,他绝没想到自己竟能如此活下来。

    他活了下来,但瓦岗军锋芒最盛的蒲山公营诸将:王伯当、祖君彦、沈落雁、徐世绩四人,连同瓦岗的二当家李密与独子李天凡,却是都死在了自己府邸大堂。

    埋伏在堂外的七百护卫变成了一地横尸,吓的府邸下人失声惊叫连连。

    疏星已明,圆月高起。

    那辆花一片金叶子刚买了的马车,又被丢弃在了酒楼外。

    两个俏婢对公子的任性已经见怪不怪了,何况此时的她们心神也全然不再马车之事上。

    她们的心神,仍沉浸在自己服侍的公子便那位天君的事实当中。

    卫贞贞只是个寻常百姓女子,对于什么天君与燕云十八骑本是毫无所知,但早前在宋师道的盐船上时,却是听闻过燕云十八骑些许的故事,以及天君的名号。

    她知道后,素素也自然从她口中知晓了这些。

    而今两人发现,那号称神魔的燕云十八骑,竟是奉公子为君,那位活在如神话传说人物的天君,竟是眼前的公子,

    没人能明白她们现在的心情,便是她们自己也无法形容!

    荥阳被封闭的城门碎了,碎裂成了七八块,像是被一股极为锋锐,极为充沛,极为猛烈的真气破开的一般。

    几千守护在此城门的瓦岗军,已成了伏尸,他们的尸体也同城门一般,被既锋锐,亦充沛,甚是猛烈的东西撕碎。

    任意带着二婢,悠悠然然而来,又悠悠然然而去。

    “今年乃大业十二年吧。”

    语声飘飘然来,仍还愣神的两人立即惊醒,卫贞贞连道:“公子说的是,今年正是大业十二年。”

    任意平淡道:“以而今的局势来看,那杨广怕活不到大业十四年了。”

    素素讶道:“公子是说,昏君快死了?”

    任意问道:“为何叫他昏君?”

    素素嗫嚅道:“老爷……翟让与翟娇都这么叫他昏君,而且百姓都如此称呼他,所以素素也……”

    任意淡笑道:“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是为愚蠢。那杨广若真昏庸无能,毫无雄心壮志的话,又怎会征吐谷浑、征林邑、流求、三征高丽?若他只知享乐,不明国政,岂会废除九品中正制,推出科举?”

    素素忙道:“婢子知错,今后绝不敢犯。”

    任意忽然道:“你们今夜自己找地方歇息吧。”

    卫贞贞惊声道:“公子是要去哪?”

    任意淡然道:“兴有所起,我去找那杨广喝一杯!”他语声是那般的平淡,又是那般理所当然。

    仿佛他口中的那位杨广,非是天下共主,只是一位极为寻常的普通人。

    语落之时,人已消失,两个俏婢互相对视,均是一脸哭笑不得。

    素素道:“贞贞姐姐,我们要不回荥阳吧,马车还在酒楼呢。”

    卫贞贞道:“那要是公子回来没见着我们如何是好?”

    素素道:“那我们取回马车,继续在此处等候公子,正好可以在车内睡一宿。”

    卫贞贞点点头,二女转身回城。

    ……

    大隋虽已至风雨飘摇,山河破碎之时,但朝堂上的争斗依旧不休。

    如今适逢独孤阀与宇文阀争斗最激烈的时候。

    江湖上有八帮十会之说,意指而今天下除去四大门阀以及那些义军外,势力最大的组织。巴陵帮居八帮里次席之位,势力庞大,中原各地共有三百赌馆和二百青楼,情报甚多,可谓有知天下事的能力。

    自巴陵帮大当家被刺身亡后,二当家萧铣便成了巴陵帮帮主。

    如今的巴陵帮与独孤阀走的极近,大有联合共抗宇文阀之意。

    巴陵帮中的核心人物香玉山,在得知寇仲与徐子陵二人想为“娘”复仇对抗宇文阀,立即联系了独孤阀内第二高手独孤盛,带二人入宫面圣。

    两小子曾上“飘香号”偷得了记载着四阀购买东瀛派兵器的账本,故而有了对抗宇文阀的资本。

    早先,他们在余杭见过李阀的李世民,李世民知晓二人要对付宇文家,便告诉了二人账本一事,借二人之手盗出了李家账本不说,还为宇文家制造了一个威胁。

    不比宋家无所顾忌,其他三大门阀均怕被套上谋反之罪,从而引得天下征讨。

    江都,临江宫,寝宫大殿外。

    独孤盛领寇、徐二人穿廊过道,自宫外走去。

    他们已是见过杨广了,可惜那位皇帝根本对宇文阀欲要谋反一事,置之不理。在高达二十丈的龙台上,陪着美丽的妃缤姬娥,只知享乐。

    便是他们千辛万苦得来的账本,也不过是随意翻弄了两下,继而丢在了一边。

    御道上,寇仲越想越气,双目一寒道:“这昏君,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独孤盛厉道:“住嘴,你们不要脑袋了?”

    徐子陵连忙拉了下寇仲,问道:“独孤将军,圣上到底想不想处置宇文阀?”

    独孤盛冷哼道:“够了!陛下要如何,岂是你们两个小子可以干涉的,再多嘴一句,我立即就拿下你们两个小子问大不敬之罪。”

    寇仲没了话语,两人只能满脸不甘,随出了宫外。

    然而,在他们口中的那位昏君,此刻的脸上那里还有纵乐的笑容,阴沉无比的面容显露出得是盛怒之极,又是强压的怒火。

    被莺莺燕燕的妃子如众星拱月般围在高踞龙座上,杨广忽然怒喝道:“滚,全给朕滚出去。”

    众平妃嫔一愣,无声!

    杨广见此,起身一脚提倒案台,酒水等洒落一地,又声怒喝道:“你们找死不成,难违抗朕意,还不快滚!”

    一众妃嫔被吓得登时花容失色,连忙告退,便连那位平日极为被杨广疼爱的朱贵妃也被喝退了出去,唯独那位兰陵萧氏,母仪天下的萧皇后被留了下来。

    萧皇后看着这位圣皇天子,美目中满的忧心。

    过了片刻后,她方才轻柔道:“陛下还在生气?”

    杨广双目喷火道:“朕还活着呢,他们竟敢如此放肆!”

    萧皇后走到他身边,玉手揉着他两侧太阳穴,温柔道:“陛下莫要再生气了,气坏了身子该如何是好!陛下只须养好身子,方有气力收拾那些乱臣贼子。”

    杨广叹道:“朕如何能不气,不过皇后说的对,朕要好好活着,活到……”

    “你能活到那时?”

    突来的语声惊住了二人,他们遁声瞧去,只见高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来。

    萧皇后美目先是一惊,继而一厉。

    就当她要高声大喊时,任意笑着打断道:“萧后还是勿要喧哗为好,若惹来大批侍卫,弄不好会令任某不快。”

    杨广制止了萧后,看着身旁这人,冷笑道:“你若不快又能如何。”

    任意淡淡道:“会死很多人……连你也会死,连她同样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