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八七章 荒城异变
    在淮水和泗水之间,有一大片纵横数百里的大城,两百多年前这里还仿如鬼域的废墟,而今过的两百多年,已然成为天下第一都。

    便是古城洛阳,亦不如它十一!

    荒城经多次扩建,其宏伟繁荣,古今千百年来,也找不出任何个一座城池大都可以及其。护城河已达三丈,引淮水入流,城高十丈,即便是东西南北四大城门也足足五丈有余,尽展八丈宽。

    任何一个刚抵荒城地人,无不被它的宏伟壮阔给惊的顿足呆立。有人曾说,便是骑着千里良驹想要绕城一周,也须不眠不休,三天三夜的时间。

    荒人一直称它是圣城,它是他们的安乐窝,亦是乱世中的桃花源,世间绝没有任何一处地方比它更可爱,更引人。

    西南两门连接着码头,一直都是最繁忙的路段,每日都有无数货物从港口运送到城内,也有无数货物从港口码头运往整个天下。

    而东南两门是商铺最密集的地段,也是荒城最繁华的地方,在这里,无论什么都可以买着。

    四门各四条大道直通城中心钟楼广场,每条大道分出了几十条支道,若无四条宽阔的大道,任谁都容易在城中迷失方向,纵然是老荒人也须找四道好认方位。

    荒城虽宏大,但四门从不关闭,既是城中居民亦然夜不闭户,实现真正的“安居乐业”。

    说书馆外,卓老头瞧着城中的繁华景象,忍不住唉声叹气道:“也不知圣地还能繁华到几时,神刀已失,要是他日有人拿着神刀出现,护城的十八使是否还会保卫我荒城圣地?”

    又是一阵摇头叹息,卓老头回身向自家说书馆走去,这月来时间,说书馆已不再说书。

    老人似已瞧出来了,圣地既有乱局将启,圣地屹立两百多年,所积累财富足以惊世,等神刀再现那天,圣地将成天下各方势力首争要处。

    正当卓老头要踏入说书馆大门时,一声娇嫩清脆的响应传入耳内:“卓爷爷。”

    卓老头回过头去,一个娇俏书生打扮的女子进入眼目。

    柔软纤细的腰间,容色绝丽的容颜,卓老头哈哈大笑道:“单丫头可许久没来哩!”

    单婉晶与单美仙本就是荒人,概因那“阴后”祝玉妍正是曾经的荒城风使,只是四使与城主消失,单美仙而后又与一人相恋,为不泄露那人身份,这才带着单婉晶离开了荒城,成为了东瀛夫人。

    单婉晶拉着老人的手臂,不依道:“婉晶这不来了么,婉晶也甚是想念卓爷爷。”

    卓老头笑道:“好了,别摇了,卓爷爷身子骨也经不住,咱们进书馆再说。”

    单婉晶回头示意了一眼,阻止了三个跟班追随,继而好奇道:“你老人家今日不说书么?怎你这说书馆没一个听书的客人。”

    “不说了,以后都不说了,而今的荒人也没几个信我这老头的故事了。既然不信,我为何还要说下去?人总是健忘,他们已经忘了自己而今的好日子,祖辈留下的基业,是因为谁得来的。”

    两人已进得了书馆内,单婉晶忽然接话道:“您说的是天君对不对!”

    卓老大似也有些吃惊般,打趣道:“我可记得你这丫头从小就不信我老人家的故事,你怎会自己提起那位?”

    单婉晶嬉笑道:“我全知道了,娘也把爹的身份告诉我了。”

    卓老头更为吃惊道:“你知道你爹便是……”语未完,老头立即住嘴。

    单婉晶笑嘻嘻的连忙点头,道:“此次正是娘叫我来寻他来的。”

    卓老头瞪着眼道:“你这丫头是否在诓骗我老人家?”

    单婉晶噘嘴道:“我哪有,给你瞧瞧就是。”

    她说着自怀中取出一件被青丝秀帕好生包住的东西,等秀帕翻开后,立即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竟是一个锈迹斑斑,一瞧就知有许多年越的箭镞。

    卓老头愕然道:“你真知晓了你爹爹的身份?”

    单婉晶低声道:“燕云十八骑!”

    卓老头沉声问道:“他们身份不能泄露,到底是何事你娘会叫你寻来?”

    单婉晶道:“我和我娘遇见一个人,那人竟然认识我的刀法不说,连娘的箭法也认得,甚至他还似乎知晓这些武功唯有‘燕云十八骑’才会。”

    卓老头急忙追问道:“他是何容貌?”

    单婉晶撇嘴道:“一首白发,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但却说是我长辈,容貌平平凡凡,倒是身边那只貂儿很可爱。腰间挂着一柄剑,可我从未见过他拔剑,还有那人名字叫任意,如今全天下都想抓住他,说是他知晓‘杨公宝库’的秘密……”

    语未完,单婉晶忽然瞧见身边这位似乎完全呆住,仿佛好像被什么事情惊地魂不附体一般。

    “是那个人,是那个来过说书馆的人,他也叫任意!他……他还认识那种刀法与箭法……不会是巧合,绝不会是巧合!”

    语罢,卓老头蓦地站起,道:“丫头,你随我来。”

    单婉晶不明所以,但此刻也能猜到,那家伙定与荒城大有关联,兴许还真就是自己的长辈。

    两人从后堂离开,向着荒城禁地而去。

    ……

    荥阳城刚历兵祸不久,但也幸好战乱未曾波及到城内,城主虽换了人,可这热闹的城市,仍是这般的热闹。

    城内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这条街,这条街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这家酒楼。

    酒在杯中,杯在手中,任意呷之美酒,瞧着城中景象,显得几分暇意。

    他就如此坐着,如此望着,也不知望了多久,桌子上已摆满了空壶,就连暮色也开始降临。

    卫贞贞看了公子一眼,嗫嚅道:“公子,素素已经去了两个时辰了,她会不会被什么事给耽搁了?”

    任意淡淡道:“人已经回来了,不过确实好像发生了什么。”

    远远的一道身影正急匆匆的自酒楼赶来,暮色下瞧不清容貌,但任意瞥一眼就见着了俏婢脸上的惊容。

    片刻后,足音从楼道传来,卫贞贞一回首,果然见着了归来的素素。

    她惊容未去,勉强掩饰道:“让公子与贞贞久等了,素素已与小姐告别!公子,咱们可以继续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