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八三章 邪帝留书
    石青璇提的燃灯,行在前面引路,人就好似一个充满活力的精灵,人走在前方,迅疾的腾挪闪跃,左弯右曲,不住下降。

    经石阶,走甬道,再七拐八转后,终于来到一处洞府。

    石青璇转身道:“到哩,这次我可没再瞒你。”

    洞口无字,却有两联,左边“灵秀自天成”,右边“神工开洞府”。

    任意额首,步入洞府……

    洞室宽敞,以过道小径来看,为建造这洞府,怕是把山脉的腹地都掏空了。洞室十分简朴,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一张石床。

    四面没有照明灯火,但天顶有个巨大的琉璃球,日间引阳,夜间纳月,足够照亮整个洞室。

    洞室成一个八角形,似暗合八卦方位,继而也有八面墙壁。

    石青璇余光一直盯着这人,她想知道这人发现石壁刻录的石文会生出怎样的反应,是惊奇,还是激动的难以自己。

    刚这般想着,果然这人就瞧见了石壁上的文字。

    那是被人用指力刻下的,力进寸地,字体清晰入目:

    余五岁习武,十二岁小成,弱冠前横行天下,与世为敌。

    三十前进窥天人之道,于天地寰宇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

    转而周游天下,踏遍神州九地,阅尽天下贤人,竟已无可足与吾论道之辈。

    始知武道一途,至吾尽矣。

    甚感世间乏味,甚恨世无能人,废然而返,携之娇妻美眷,破天而去。

    留字以纪。

    任意立。

    他瞧见了,但他只是轻笑了一声,看向了他处!

    石青璇呆住了,惊的彻底呆住,若不是那声轻笑,她甚至怀疑这人根本没瞧见这壁文,怎会是这般表现,如此表情?

    既不惊讶,也不意外,更无激动,也没有情难自己。

    仿佛……仿佛在自嘲,在趣味,在自嘲趣味后,便是平淡已极。

    石青璇惊诧不已道:“你……你曾见过壁上留书?”

    任意点头道:“见过!”

    石青璇语声变得激动起来,追问道:“你……怎会见过。”

    任意未答,反而看向坤面墙上四字:任君亲启!

    他突然随手拍出掌风,打向震、巽、坎、离、艮、兑,六面墙壁,分以七掌、四掌、六掌、三掌、五掌、一掌收尾。

    正当石青璇不明所以之时,书以壁字的墙壁忽然转动,随而又一面壁书显现。

    据六合方位,占乾坤二地,隐十强为心,无中生有,头呼尾应,这正是蕴含着任意所创“冥煞厉狱阵”的变化。

    石青璇从不知晓,石室内还隐藏这这种机关,瞧他拍出的掌风看,似乎是一种神妙的阵法变化。

    他怎会知晓?他如何看出的?

    他……他难道真是……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一切都令她应接不暇,赶不及多想,又看向石壁留字:

    一别两百载,终与君一见!

    君,天下之魁首,绝世之奇才,旷古烁今,成就千年第一人。

    叹之,只恨昔年一别,再无缘面见一日,只能留书以候,待君亲启。

    向,经百年游历,经五年潜修,终有顿悟,解开最后一着死结,破开天道之秘,得以与君并齐。

    惜之,未曾与君论道说天,抱憾不已;未能再领受君之仙剑,抱憾不已;唯留下一招剑式,于友鲁师,望君取阅,而与君再教高下,道昔年之恨,道昔日之约。

    向雨田立。

    任意没有说话,石青璇亦没出声。

    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脸上露出了欣然。

    而她,俏目睁圆,心中直感一股荒唐,荒谬之感……

    以书而看,这位邪帝并非相传那般已人死道消,反是那句“解开最后一着死结,破开天道之秘”说明了他似乎抵达了一股言不明,说不清的无上境界。

    “得以与君并齐”说的是谁?是天君?!是他?!

    石青璇目光一转,看向了任意……

    眼眸中有审视,有怀疑,有不信,还有着不可思议,匪夷所思,难以置信之色。

    “你……你就是天君?”

    任意淡淡道:“我是。”

    他承认了,他竟然承认了下来,他怎么敢?

    石青璇苦笑道:“我该相信么?”

    任意转过头来,看着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迷惘的人,好笑道:“你可以不信。”

    石青璇仍带着不信的目光,道:“人怎能活过两百多年?以你的岁数算来,你……你如今至少两百四十多岁?”

    任意又是淡淡说道:“连向雨田这小子也活了两百多岁,我为何不行?”

    石青璇讶道:“邪帝也活了两百年?”

    任意好笑道:“你难道不知,苻坚死时,他就二十有余了?”

    石青璇已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哭了,谁能想到这位邪帝其实也是个老怪物,他竟是从南晋末年,北秦南征时就已成年及冠。

    这时,任意突然问道:“你可知道你爹现在在哪?”

    石青璇一愣,随而垂首道:“你想取回刀?”

    任意额首。

    石青璇缓缓道:“三十年前天下第一城城主身份被人泄露,继而导致佛道两门乘‘燕云十八骑’讨伐域外之时,向荒城发难。昔年佛道两门高手尽出,除去四大圣僧同外,更有道门第一高手宁道奇,以及慈航静斋现任斋主梵清惠。”

    任意平静道:“详细说说你知晓地事!”

    石青璇叹息一声,续道:“新任城主石之轩与手下四圣使,匹敌不能,而后败逃,以至于神刀丢失。虽早传闻“燕云十八骑”只认刀,不认人,可当时佛道两门亦然害怕被‘燕云十八骑’算账,所以只是夺刀,未曾害人,不若四圣主与城主皆难逃一死……”

    任意点头,道:“而后如何?”

    石青璇缓缓道:“后四圣主与城主皆是消失,三十六执事没了约束也开始作乱,最后被四阀乘虚而入,占得了荒城主权,瓜分了利益。正因经得这些事,燕云十八骑仍不现身,才使得世人知晓,认刀不认人的传闻,的确为实。”

    石青璇语声忽然变得轻柔起来:“他自三十年前一战,身负重伤,疗伤便用了五年时间。而后他曾为夺回神刀,找上慈航静斋当代圣女碧秀心,那便是我娘。”

    不等她在继续说下去,任意接过话来:“再往后,他们两人相恋,更结为连理,可石之轩夺刀之心不死,那时你娘因与他成婚而被师门所逐,最后想令他放弃夺刀想法,却被其相害。”

    石青璇点点头,沉默不语。

    过了片刻,她仍是还问一道:“你……你真是‘天君’任意?你如今想做什么?”

    任意微笑道:“向雨田守候荒城与不令‘燕云十八骑’断了传承,是为了还我予他‘道心种魔大法’的情谊。而当年慕清流为我收集‘天魔策’,我却也欠他一个人情。”

    石青璇忍不住问道:“慕清流是谁?”

    任意幽幽道:“我一位故友,亦是魔门向雨田之前的圣君,也是我托刀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