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七六章 敌之三千
    海沙帮的龙头“龙王”韩盖天,此时正大马金刀坐在一张特制的太师椅上,其后站着的是六名随他南征北讨的护法级手下。

    身后几人的地位更高于广布于沿海产盐区的,十八个分舵的舵主。

    本有七人,不过凌志高被他差谴了出去。

    韩盖天总舵坐落城南,临近城门,而今他除了静待凌志高押回的那犯人外,还在审问着堂下两个小子。

    “啪!啪!“

    两条长鞭抽在寇仲与徐子陵身上,疼得两个小子直冒冷汗。

    韩盖天大喝道:“你两小子还不愿说?”

    寇仲背后鲜血淋漓,不过脸上却挂着笑意,勉强笑道:“我们根本不知什么‘杨公宝库’,不过帮主要问《长生诀》的话,我兄弟二人倒是知晓。”

    韩盖天哈哈大笑道:“那还不说。”

    徐子陵咬牙切齿道:“《长生诀》已被我二人藏在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帮主若是杀了我们,今后谁也不知道《长生诀》的去处。”

    韩盖天冷笑道:“倒是有些小聪明。”

    站在他右侧乃首席护法‘胖刺客’尤贵,一个体型肥胖,双眼如鼠目之人。

    尤贵阴恻恻笑道:“帮主也不必心急,即便问不出什么来,我们也只须把他们交给宇文总管即可。”

    韩盖天叹道:“我又如何不知?只是那杨公宝库……”

    尤贵自然明白韩盖天也受不住杨公宝库的诱惑,低笑一声道:“帮主难道忘了还有一人?这两个小子嘴硬问不出什么来,帮主又下不了死手。可另外一人我们却可以好生招待,到时难道还怕问不出宝库的秘密?”

    韩盖天皱眉道:“总管是要我抓他们三人。”

    忽地一声娇笑传来。

    从内堂走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一身宽大的袍子随着她腰肢扭动,左右飘飘,娇美的容颜显尽妖媚。

    人一来立即就坐在了韩盖天怀中,娇笑低声道:“帮主怎这么糊涂,总管虽让我们抓三人,但只要交出这两个小子,总管想来也不会怪罪不是。”

    此女名为游秋风,是韩盖天的情人,亦然是整个海沙帮的军师人物。

    韩盖天听闻脸上瞬间闪现出惊喜,哈哈大笑的在怀中佳人脸上香了一口,惹得一阵嗔怪。

    堂下两个小子听不清他们轻语,不知他们再说什么,不过显然如今他们也没心思放在这上,两人都想破脑袋思索着脱身之法。

    就在这时,被关闭的大门被人撞开,几个海沙帮的弟子神色惊慌的爬了进来,手脚并用,就好像身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赶一般。

    韩盖天大喝道:“你们做什么,好大的胆子。”

    “来了,他……他来了。”

    韩盖天皱眉,大怒道:“什么来了,给本帮主讲清楚。”

    一个弟子目眦尽裂,直在干呕,还有两人惊目四处乱瞄,好像在找什么藏身之处,唯有一人惊颤道:“不是人……他……他不是人。”

    随着堂门大开,外面也传来了些许动静。

    似有人惊叫,似有人惨呼,好似还有隐隐杀声。

    游秋风站起身来,韩盖天同样起身,几脚踢飞这几名弟子,大步走向堂外。

    游秋风等人随在他身后,一行八人走出了大堂,可当他们一来到堂外,霎时都呆住了!

    在大堂外,本是聚集好了攻打‘飘香号’的三千人马,如今已化成了尸骸,汇集成了血海尸地。

    天地肃杀,伏尸盈野,百丈内一片赤艳,几无杂色。

    早已没了活人,地上只是一片难以立足的炼狱鬼域,唯有一人……唯有一白衣白发的男子,还立于尸骸赤地之间。

    韩盖天众人见着他,瞬间知晓了他的身份。

    这个人正是他们要拿住的人,这个人兴许就是知道“杨公宝库”的人,但这个人为何会站在这里,为何会死这么多人?

    他们似乎一时间无法理解眼前的事,眼前的一幕其实并不难以理解,只是众人根本无法相信罢了。

    远处,便是亲眼目睹一切的云玉真,亦是难以置信自己所见所闻。

    那个人,竟是仅凭一把刀,杀了三千人……

    当箭雨在他四周激飞之时,他随手一刀便肃清朗宇,箭如雨落。

    地上有无数散落的断枝,有无数被削开的箭镞,那几百近千的疾箭,竟是未能阻他一阻,拦他一拦。

    当他一步掠入了军阵之时,婉约的刀光掠出血色,带着一抹绯红,扫出了片片尸地,凝出了阵阵血雾。

    毫不花俏的刀,融合着世间的神奇,汇集了天地的可怕,运出了鬼神之力。

    云玉真脸上没有恐惧,只有着迷茫,只有着不可置信!

    这是一场以一人敌三千之战,当世能胜如此一战,能杀如此多人的,怕只有如神如魔的“燕云十八骑”了。

    修饰整洁衣衫,不染一丝血色,不沾一点尘埃。

    人旋过了身来,让韩盖天几人终于瞧见了他的那张脸。

    一张极为平静的脸上,只有淡然之色,微微向上的嘴角,逸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明亮的眼睛仿佛很轻。

    轻的好像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懒散的神情,只有一股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味道,可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到底做过什么?

    他们什么都不愿相信,亦然什么都没瞧见,他们只见那人一步迈出,瞬间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犹如鬼魅,惊之天人!

    韩盖天脸色苍白,身子在抖,他心中虽不承认,身子却十分老实。

    “你……你是谁?”

    任意淡淡道:“任意。”

    韩盖天颤声道:“我……我不认识你。”

    任意道:“可你却来招惹我?”

    韩盖天骇然道:“这……这与我无关,是……是凌志高,是他自作主张,韩某绝未下令招惹公子。”

    任意忽然笑道:“可我并不相信。”

    韩盖天大骇道:“你……你要如何才愿相信。”

    任意微笑道:“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韩盖天被吓得浑身发软,几乎就要站不稳身形,他目眦欲裂,张口无言。

    身边的尤贵急切道:“公子难道就不怕错杀了好人,只要公子给我些许时间,我们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游秋风俏脸同样煞白,大声道:“不错,公子怪错了好人,还请公子给我们……”

    不等话说话,任意已好笑道:“便是我杀错了,你们也得认下。好了,上路吧!”

    一声爆喝,却是四人齐出!

    他们带着一丝侥幸出手,他们不愿就地等死,他们更是带着强烈的求生意志,悍然出手……四人一齐而动,从侧身欺近,从正身突袭。

    有人展开了双掌,有人打出了一拳,还有两人也祭出了独门兵器。四个人连下七道重手,准备一举制服任意。

    拳先至,所以他最先看见刀光。

    刀光绰约,淡淡的刀光,淡如月光,他根本分不清是刀光还是月光。

    刀光破入月光,融进了月色,当月光落下之时,意识陡止!

    出掌之人第二来到,就是他发出的爆喝,他吼声震天,掌风厉啸,刀光便是第二个找上了他。

    他不仅吼声震天,还能一力降十会,能掌劈岩,能手开石,但遇上这么轻这么柔这么曼妙的刀光,也唯之抵御不能,招架不住。

    刀光一闪,刀意未尽,刀光盯上了另外两人。

    两人脸上都是惊容,面上都显着惧意,手上亦然犹豫,然而刀光已钉向了二人的咽喉。

    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不惊落一滴露珠,不漾起一点涟漪,轻轻地一刀划过。

    刀光连闪三下,倏然消失。

    刀仍在那人手中,地上却多了四具尸首。

    活着的四人都不敢动弹,或许是一切来得太快,他们根本来不及想好是战是逃。

    任意喃喃道:“还是用之不惯啊。”

    语声方落,四人就见他随手丢下了那把刀。

    正当四人脸上浮现喜色之时,一只手已向着他们身前,虚空一按。

    带着一阵骨碎之声,四人萎然倒下,脸上还凝着笑意喜色,人却如同朽叶一般,彻底失去了生机。

    任意轻轻一叹,负手回身,自外而去。

    云玉真死死的盯着他,盯着那个敌之三千,屠尽三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