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七十章 村女素素
    眼前白影幌动,小兽迅捷异常的从众人身前掠过。

    他们不敢阻挡,也阻挡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掠过,然后跟着回头看去。

    不知何时,村口处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艳阳照着男子普通、温和、平静的脸上,使他那张脸平常的脸看来似乎又显得极不平常。一身剪裁十分合身的衣衫,无瑕无垢,计入他那银白的发色一般如新。

    在他身边是一个娇俏的丫鬟,正怯生生站在年轻人身后,而那只剧毒的貂儿此刻就一跃到了年轻人的肩头,乖巧的趴在那。

    军头厉声道:“你是谁?”

    任意没有回答,缓缓的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瞧见了他慢慢走来,然后最近的一个绿巾兵高喊一声,朝着人的脑袋一刀劈下。

    任意抬起手来,在无数奇怪的眼神下,同样劈了下去。

    劈来的刀是直的,落下的手也是直的,可肉掌怎能与锋刃相比?

    每一个人均是这般想,可当笔直的刀锋与笔直的掌锋相汇之时,神奇而又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刀停了下来,手却直直的落了下去。

    刀,忽然间变成了两片,而人,也忽然间变成了两片。

    自头延下,尸体左右分开,左右倒下,倒下的竟是持刀之人!

    一瞬惊魂,惊地霎时无声。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任意一掠而逝,随来的,便是一个个横飞倒掠绿巾兵。

    军头大骇道:“杀了他,快杀了他。”

    在一道淡的虚无实质,淡的仿若不存的白影中,血花绽放……

    白影似在流动着,在穿息着,接着人碎了,人断了,人也裂了,血飞溅出来,又如雨般落下。

    军头几曾见过如此可怕的一幕,那白影在杀人,极悍又极肆的杀人。

    他驾马要跑,一道森冷弯曲,像一缕梦痕,像一抹银辉的光飞了过来,绞了过去,在无知无觉下,摘下了他的脑袋。

    一息,两息,三息……

    也就仅仅在三息间,近百人的骑队,变成了近百具的尸堆。

    一个银发男子就站在尸堆中,他白衣如新,两指夹着半截刀身,几滴鲜血从刀锋滑落。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出声,纵然许多村民都心存感激,可见着如此可惊可恐的一幕,亦然吓得他们不敢开口发声。

    任意同样一言不发,转过身子,自村口突然离去。

    走到卫贞贞身边,伸手把肩头的貂儿拎了起来,不顾貂儿挥爪以示不满,拎着它就丢给卫贞贞。

    凉风习习,任意白衣飘飘,徐徐行走在寂静的荒野山道中,卫贞贞紧紧跟随,亦步亦趋,落后半步。

    忽地,她小心翼翼的道:“公……公子,那姑娘跟着咱们过来了。”

    任意停下了脚步,果然那村女追了上来。

    此时她脸上的泥土污垢擦拭了干净,露出了姣好的容颜,双瞳漆黑,肌肤也非常白皙,便是穿上粗布麻衣,亦然显露一番神采韵味出来。

    任意问道:“你跟过来做什么?”

    村女显得有些害怕,可仍是行了一礼,道:“奴家,奴家谢谢公子救命大恩。”

    她话音刚落,任意也尚未开口,貂儿就先“吱吱”叫了起来。

    卫贞贞一怔,低头瞧着手中可爱的小兽,它挥舞着两只短短的爪子,不停的叫唤……猛然醒悟,继而忍不住“扑哧”一声娇笑。

    村女同样明白了貂儿的意思,亦是忍不住一阵莞尔,化去了心中不少恐惧。

    她对着小兽也是一礼道:“谢谢你救了我。”

    听着这话后,闪电貂方才止声,随而又懒洋洋的趴下。

    任意看着村女道:“谢完了,你还不走?”

    村女她对自己容貌尚有几分自信,可她却没想到眼前这男子竟会这样对她,以至于闻得话后当场呆住。

    见着任意又要转身,村女急忙道:“公子请慢!”

    她俏脸一红,继道:“奴家叫素素,并非普家村的人士,只因……只因与家主失散后,方才被普家村的好心心收留下来。奴家……奴家……“

    卫贞贞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也想跟着公子?”

    素素垂下了头,没了语声,默认了下来。

    卫贞贞看着她,也想明白了关键。如今兵荒马乱,普家村刚来了一伙兵匪,虽被公子杀了个干净,但普家村绝不能再待下去。

    而且远远地,她也瞧见了那些村民似在收拾行囊,好似也要离去了。

    不由得,卫贞贞看向了任意,嗫嚅道:“公子,要么……要么就叫这位姑娘一起跟来吧,她也没了去处!”

    任意没应话,忽然问道:“你是翟让之女的婢子?”

    素素惊喜道:“公子认识老爷?”

    任意淡淡道:“不认识,想跟着便跟着吧。”

    语罢,转身就走,这次再没停下脚步。

    “素素姑娘快跟上吧,公子答应了。”

    人跟了上来,落于任意身后,卫贞贞也把自己与公子的名字说了出来,不过再听得他们要前往余杭后,素素仍未离开。

    她虽想回到自家小姐身边,可而今到处是义军,她又如何敢只身上路?

    如若不然,她怎会一直待在普家村中。

    黄昏时,三人来到一个叫南直的大镇,找间客栈住了一晚后,次日清晨继续上路。

    ……

    三人向东南行出了十多天,终于来到了靠海的大郡余杭。

    十几天来,得到任意的许可,卫贞贞把那套步伐交给了素素,否则她也跟不上二人的脚步。

    这些天路途倒是安宁的很,三人依旧是任意行在前头,两人落于身后……她们对这位可以一日不说一句话的公子,已然习惯。

    公子不说话,她二人却在身后有无数话要讲,互相讲述经历,关系不经意间变得亲昵无比。

    而任意其实一直在推演的那套他还未命名的功法,对于神殿的联系,他其实也隐隐有了一种悸动感。

    上次有这般感觉时,他便遇上了孙恩,而此次悸动更加强烈……

    以他如今的武学修为,那又会是一方什么天地?

    来到余杭境内,三人再走了半天功夫,终于来到了余杭城外的码头,只见茫茫大海在前方无限地延展开去。

    身后两人还是首次见着大海,由不得看得目瞪口呆,惊叹连连。

    码头上船舶无数,樯桅如林,无数脚夫赤着上身正在起卸货物,而商人旅客也来往不绝,显得十分忙碌,又显得十分热闹。

    任意极目扫去,霎时间在众多货船中找到了一艘巨舶。

    巨舶无论是外型和旗帜,都充满异国风情,显得与众不同。

    他要找的正是巨舶的主人,“东溟夫人”单美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