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六九章 乱世之始
    暮色已临,远山一抹夕晖亦在渐渐消失。

    连续行了两个时辰了,卫贞贞已开始有些气喘,脚步也逐渐变得缓慢而沉重。

    但公子未曾停下,她亦然不能停下,只得紧紧跟随公子身后。

    卫贞贞一直盯着身前的背影,俏眸中射出热切和憧憬的神色。

    忽地任意猛然停下,回过身来,反应不及的卫贞贞差点撞了上去。

    她娇呼一声,连忙止住身形,接着呆呆的眨着眼,看着公子……正想发问之时。

    任意蓦地探手拍去,向着的卫贞贞额前天灵穴连续轻拍七掌。

    每一掌拍下来,卫贞贞都只觉得全身一颤,似乎所有窍穴跳动起来,说不出的受用。不仅如此,紧接着脑中立即浮现六十四副从未出现的画面。

    卫贞贞福至心灵,晓得是公子以仙法施为。

    也在她尚还不知详悉的时候,任意已然转身,继续走去。

    话语随风飘来,清晰响起:“按照那套步伐,跟在我身后,莫出差错。”

    卫贞贞轻应一声,立即跟上,依照脑海中的“图画”,走一步,吸一口气,走第二步时将气呼出。

    开始还略显生涩,不能立即寻住准确的落脚方位,只慢慢的落足行步,等六十四步走完。

    任意又道:“走完一遍继续走一遍,周而复得,直到熟络为止。”

    “是!”

    卫贞贞乖巧的听着话,重头从第一步继续开始……

    等过的小半个时辰,她已重复七八遍了,落脚方位几乎记清,然而她的步子也随之越走越快,愈行愈是轻松写意。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星未明,月未升,大地苍穹尽在黑暗的笼罩中。

    卫贞贞一直沉浸在这套步伐当中,似乎忘乎所以,连时辰都已忘却,便是如此跟在任意身后,竟连续赶了一夜路程。

    到天明时,她才被一阵喊杀之声惊醒过来。

    两人已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处,远远闻得蹄声大作,就见远处一队人马由山坡冲刺而下,直逼村庄而去。

    卫贞贞虽此刻没那么惊颤,但还是微微有些吃惊道:“公子,咱们该怎么办?”

    任意淡淡道:“乱世既起,随我过去看看吧。”

    “过……过去?!”

    不等响应,脚步先迈出。

    ……

    这本是个宁静的村庄,不过显然此刻并不太宁静。

    一批近百人的骑队侵入了村庄,他们各个身着杂乱无章的武士服,面露狞笑,其凶悍模样却是比强盗土匪尤为甚之。

    若不是人人臂挂绿巾,或许就会被人看做山匪一行。

    甫进村内先射杀了几只扑出来的犬只,然后各自散开,逐屋搜查,顷刻间把村内百多男女老幼的村民全赶了出来。

    儿叫娘,娘唤儿,哭声喊声震天。

    绿巾义军只花费了片刻功夫就把村内男女集中在了一起,且团团围住,而这些人也正是杜伏威的手下。

    军头身边的几个手下开始挑选男丁,显然是要抓回去服徭役,有孩子挡道或是哭喊,马鞭直接抽下去。

    也辛得几个母亲护住了孩子,否则但就一鞭子下去,既有可能把孩子活活抽死。

    军头的手下挑选男丁,而他目露邪光,正朝着一个个村女扫去。

    忽地一声大笑,军头马鞭指向一女,大喝道:“你,出来!”

    被指的那名女子脸上虽被泥土沾污,但定睛细看,却亦能瞧出她秀丽的轮廓。然,女子身段丰腴,粗布麻衣根本遮掩不住,难怪这军头叫住了她。

    村女被吓得浑身一颤。

    军头哈哈大笑道:“倒是没想到这里还有如此美人儿,快快给老子带过来。”

    四名绿巾兵立即上前,见着那村女要跑,还大笑了起来。

    村民一阵骚动,似乎有人想上前阻止,可十几名绿巾兵亮出了刀来,吓得他们再不敢动弹一下。

    “不要……求求你们!”

    村女俏睑上只有凄惶的表情,想跑却已被绿巾军团团围住,根本跑不到哪去,只待四名绿巾兵狞笑抓来。

    走在最前头的绿巾兵手已抓了过去,可就在这只手要抓住村女手臂之时,一团白影蓦地一闪,快到根本没人察觉。

    只听这绿巾兵大叫一声,伸出去的手立即缩了回来。

    身边的绿巾兵笑骂道:“吴老六,你这是做什么,难道美人身子长了刺不成。”

    吴老六右臂已全部麻木,他叫道:“毒,毒,我中了毒……我……”

    话还未完,顷刻之间他全身都麻木了起来,跌倒在了地上,心脏急速跳动,呼吸不能,面色登时变青变紫。

    三人大惊,俯瞰地上,丝毫不敢碰吴老六,眼睁睁的看着人动弹了两下,瞬间失去生机。

    正当他们大惊之时,只见一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从吴老六的袖口钻了出来。

    雪白的身子,红红的鼻子,一对亮晶晶的小眼珠骨碌碌地一转,盯视着他们……竟是一只可爱非常的貂儿。

    不等三人发声,貂儿蓦地跃出,扑向左面一人右臂。这人忙伸手去抓,可是这貂儿动若闪电,一抓落空,喀的一声,也在他右腕上咬了一口,随即一闪向另一人扑去。

    被咬到的人惊慌大叫,而见着扑来的貂儿,另一人挥刀砍去。

    刀光一闪,刀锋于白影在半空相撞,同时一顿。

    绿巾兵刚要大笑,又惊觉不对,他定睛一瞧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

    刀锋上,白茸茸的貂儿张开小嘴正咬住了锋刃,接着“咯”地一声,这把大刀居然被它一口崩断了。

    貂儿又是一跃扑来,人退防不及,脖颈上霎时一疼。

    最后一人惊慌道:“这貂有毒,大伙当心。”

    十几人围了上来,一只小貂来回奔走,左蹿右闪,吓得他们纷纷拔刀。

    忽然间这里乱作了一团,十几人挥刀左砍右劈,那团白影就在刀光之中奔来奔去,他们挥刀虽快,可那貂儿比他更快,每一刀下去都落了空。

    便是有人不经意斩中了一刀,也被这小兽咬住刀锋,沾在刀上,半空中一扭,再扑向了其他人。

    仅仅几个呼吸,十几人接连发出惊呼痛喊,转而又一个个倒在地上,均是心房促跳,面色由青转紫,最后落得气绝的下场。

    其他人被骇的一步步倒退,军头大喝道:“拿网来。”

    两个人张开一张大网,乍听得一声哨响,蹲在地上貂儿转过小脑袋,遁着哨音急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