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六三章 吓疯的道人
    若说过往,任意即便是对那无上奇书《战神图录》也仍不甚在意地话,那自他见过《天魔策》与《长生诀》后,而今已勾起了他莫大的好奇心。

    不仅如此……

    《天魔策》也好,《长生诀》也罢,皆因《战神图录》方才窥得破碎之机,向来不可一世之人,如今也有强烈的欲望去寻找那战神殿了。

    菜肴送上,任意并未起箸动筷,而远处那道人却在这时似忍不住一般站了起来,他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行一揖礼,道人直身慢慢而道:“尊驾有礼了,老道不请自来,还望尊驾勿怪。”

    任意微微别头,看了眼道人,道:“你有何事?”

    “这……”道人迟疑了一下,想问话又似在犹豫,好像在酝酿说辞,但人如此站着却也显得十分碍眼。

    任意微微皱眉,随口道:“坐吧!”

    道人轻吐了口气,亦然微笑道:“倒是打扰阁下了,多谢!”

    人虽坐下,道人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过了半晌方才咬牙道:“恕老道冒昧,敢问尊驾腰间饰物,可否让老道瞧上一瞧。”

    任意听着这话,也明白这道士为何这般模样了。

    他笑了笑道:“自然不行!”

    道人一愣,面色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继而道:“还请尊驾莫要误会,老道乃方外之人,并不是想贪图你身上的财物,只是这块古玉实在眼熟的紧,故而只想确认一下,看是否老道眼拙,识错了物。”

    任意盯着这道人,淡淡道:“你道门如今全是你这样的人?”

    道人不明所以道:“此话何讲?”

    任意轻笑道:“你虽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贪图财物,只为确认我这块古玉,可你这番模样,俨然有誓得宝玉之意。”

    道人捋须的手微微一顿,随而苦笑道:“老道的确对这块古玉存据有之心,不瞒尊驾,此玉若我未瞧错,它实乃我道门之物。”

    任意额首道:“它的确是我从道士手中得来的。”

    道人面色忽然一喜,急切道:“尊驾果然是实诚之人,老道厚颜,还请公子归还此玉。不对,老道可与你以物换物,绝不会亏待。”

    任意随口否决道:“我并未打算易出,更未有送人的意愿,何况你也换不起它。”

    道人愕然道:“你还未听我要以什么东西来换!”

    任意好笑道:“古传,黄帝之师广成子因机缘巧合下,入得一片奇异的空间。他从那带出了天、地、心三佩,而后把三佩赠给了黄帝。你是道门中人,道门的《太平洞极经》曾记载,天、地、心三佩合一,便可打开‘洞天辐地’,破空而去。”

    道人惊的目瞪口呆,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太平洞极经》的确曾记载了三佩合一开启仙门之事,更是绘有三佩的模样流传至今,他先前还不敢确定此人身上是否是天、地、心三佩地话,而下已有了九分的把握……

    虽不知三佩如何合成了仙佩,但这人能道尽仙佩来历,既是说明他腰间饰物,极有可能是那块失传两百多年的道门至宝,洞极仙佩!

    道人惊的口齿不清道:“你你你……你如何知晓这些的?”

    任意挑眉道:“这与你何干?”

    道人神情立变,突然拍桌而起,大喝道:“老道不管你怎么知晓的这些,但它你必须交出来,仙佩是我道门无上宝物,不能沦落他人之手。”

    任意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起了贪念就起了贪念,如何能说的这般大义凛然?”

    道人老脸一红,继而厉声道:“我不想伤着你,倘若你还不愿交出来的话,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任意瞧着这道士真没杀心,倒也没直接一指戳死他,只是凝起目力,瞧了过去。

    这一眼瞧来,道人就不禁也凝视着那双眼睛……

    深邃如幽,魂牵如梦,从那双眼眸之中,仿佛泛起一抹微光,不是煞光,不是邪光,却比天煞还要噬人,比邪魔还要凶恶。

    那仿佛是道死光。

    仿佛是彼岸方的凝眸!

    道人浑身真气絮乱,气血开始逆行,脸色忽然被涨的通红,从而一声惨呼,一口鲜血吐出,人踉跄后退扶地跪下。

    二楼坐上,无数好奇的目光投来,看到吐血的道士,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任意不紧不慢道:“还从未有人在我手中夺得过东西,你现在还要否?”

    道人瞧向眼前这人,又被其目光吓的垂首,面上惊惧道:“你……你是谁?”

    任意微笑道:“我叫任意。”

    一听这名字,道人又是一呆,随而神情逐渐变换,变的愈来迷惘起来,口中无声,却好似一只念叨“任意”二字。

    任意也没在理他,着手倒上清水,然后卫贞贞换了一身青色素裙,找了回来。

    鼻腻鹅脂,身量苗条,少了几分朴俗,多了几分秀雅,肖肩细腰,亭亭玉立,虽还不至于仙兰不及,却也使人见之忘俗。

    被任意打量一番后,白净的俏脸上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

    她看着地上的道人,启口问道:“公子,这位道长在做什么?”

    任意也看了过去,淡淡道:“你还不走?”

    即便过了两百余年,天君亦然被许多人记着,可任意之名,除去传承久远的家族宗门外,却已甚少人知晓。

    这其中,自然不包括道门。

    无论是样貌还是名字,亦或者传承记载中有道:洞极仙佩被天君所夺。

    这一切的一切合在一起……

    道人脸上忽然刷地一下煞白,本是被涨红还未褪色的脸,瞬间就失却颜色,变得惨白无比。他接着又露出一副既惊既骇,比惊恐还更惊恐的神情。

    “是……是你!你……你是天君!‘天君’任意,你就是那个人,你……你……”

    语陡止,人蓦地倒地昏厥了过去。

    卫贞贞盯着倒地昏厥的人,正瞪眼吃惊。

    任意则对着装晕的道士摇头失笑,甚感些许有趣。

    “这两日就在这住下,你填饱肚子,自己去开间上房吧。”

    说着,他人从坐上站起,缓缓自楼道走去,人来到道士身边飘然一句:“莫要再继续装死,赶紧滚!”

    老道如遭雷劈了一般,从地上直接跳了起来,连连说道:“是是,小道这就走,这便离开,谢君上宽恕之恩,小道无以为报,只愿……”

    “滚!”

    再不敢多吐半字,道人向着窗口纵身跃出,也不管是开着还是关着。

    窗棂飞碎。

    外头是雨。

    那个模样就好像疯了一般,似乎若没有窗口,他都仿佛能撞墙破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