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五九章 吃白食
    宇文化及卓立战船上,极目瞭望运河两岸。

    此时天尚未亮,在战船灯火映照中,天上的星光月色反倒有些黯然,就好似在显现他宇文阀的兴起一般。

    宇文化及的年龄在三十许间,他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一双眼睛深邃泛光,予人一股震慑人心的魄力。

    站在他身后的是他心腹手下张士和,此刻正恭敬的笑道:“天亮前即可抵达江都,总管今趟若能取得《长生诀》再献给圣上,必是大功一件。”

    宇文化及露出一抹笑意,微笑着道:“皇上如今正醉心于道家的长生不老之术,这实在教人可笑,若天地间真有不老之术,那也早该有长生之人。纵观古今,那些所谓的道家先贤,谁又逃得了一死,若非此书是以玄金线织成,水火不侵,我等只须随便找人作假一本,即能瞒混过去。“

    张士和陪笑道:“圣上命人查找多年,直至三日前才知晓此书落在扬州第一高手石龙手中。那石龙如今或许还做着‘不老长生’的美梦,却不知自己死期已至!”

    宇文化及微微点头,口中却是轻念了“妙韵”二字。

    张士和低声道:“总管念着可是神刀‘妙韵’?”

    宇文化及缓缓说道:“你可知道那把刀意义何在?”

    张士和沉吟片刻,轻声道:“据闻,只要得到神刀便可号令魔神,所谓的魔神,便是那……”

    宇文化及接口道:“燕云十八骑!”

    张士和迟疑道:“那‘燕云十八骑’真如传言那般可怕?”

    宇文化及喃喃道:“迅疾如风,侵掠如火,过境之处,寸草不生;强弓弯刀,寒衣银枪,以寡击众,战无不胜。”

    一番话说完,他身上的血液仿佛立时沸腾起来。

    宇文化及沉声道:“无论是谁得到神刀,即如有神魔相助,若有‘燕云十八骑’为军,那任何人都将可以成为一方霸主。”

    张士和目光闪动,问道:“但据属下所悉,神刀‘妙韵’自三十年前已失。”

    宇文化及道:“神刀已失,燕云十八骑亦然三十年不显踪迹,可近日却有传言,‘妙韵’神刀在杨公宝库当中。”

    张士和吃惊道:“刀真在杨公宝库?”

    宇文化及冷笑道:“绝无可能!”

    张士和道:“难道总管知晓刀在何处?”

    宇文化及长叹道:“天下间怕除了‘邪王’石之轩外,已无人知晓刀在何处。”

    自两百多年前,‘妙韵’神刀一直伴随着可号令‘燕云十八骑’的传说流传至今,而妙韵刀一直也被天下第一城城主所持有。

    若只有石之轩知晓刀在何处的话,那岂不是说石之轩正是第一城城主?

    宇文化及瞥了张士和一眼,不紧不慢道:“看来你也猜到了,三十年前正是有人泄露了石之轩城主的身份,以至于石之轩那时刚就任荒城城主之位,就被佛道两门袭击。”

    张士和皱眉道:“可既然神刀在手,他就不曾……”

    宇文化及淡淡道:“莫忘了三十年前突厥大军曾大举侵入冀州。”

    张士和明白了,他明白原来佛门道教正是乘着那时出手夺刀!

    天色渐明,一缕晨曦从东方洒落,战船也正在缓缓靠岸。

    ……

    扬州城城门于卯时开启,也在那一刻,整个扬州随之逐渐开始热闹起来。

    商旅常民争相入城,任意也在人群之中。

    自隋炀帝杨广即位,以南通北,令人开凿了大运河,贯通南北两道,扬州城自那时起便显露繁华,虽尚不能与荒城相比,但亦可谓汇聚了天下商贾。

    街道上人头攒动,人群川流不息,任意此行的目的自然也是为了长生诀。

    若说平常的武学功法已入不了眼地话,那四大奇书却也值得他一就。

    天魔策已了熟于心,若再加上长生诀,四大奇书他可得其二,只可惜“战神殿”深处地底乃一座“移动宫殿”,便是他用星象推演也找不着准确方位。

    除非恰巧“战神殿”就在他附近出现,否则连他也难得“战神图录”。

    今天扬州城的气氛有点怪异,城里城外多了许多御卫军。

    正值辰时朝食之间,南门的膳食档口被人群挤满。

    一阵阵香气传来,貂儿一溜烟,没了影子。

    老冯的菜肉包子在南门的膳食档口最是有名,只因老冯的小妾贞嫂,生得花容月貌,便以此招来许多生意。

    贞嫂正忙得香汗淋漓,蓦然间白影幌动,一只雪白的小兽突然出现在眼前。

    小兽就站在一笼包子上面,贞嫂看着它一时呆住了。

    小兽亮晶晶的小眼睛也盯视着她,随而就好像毫不在意般,毛茸茸的小脑袋转动,用那猩红的鼻子嗅着那些包子。

    贞嫂仍在发呆,见着这只不怕生人,不在意旁人的小家伙,既是惊奇,又觉得喜爱。

    然后,她眼睁睁的瞧着这只小家伙抱着一个菜肉包当即啃了起来。

    小兽瞧着不大,可是啃起东西来速度简直惊人,不过眨眼间就吃下了一个包子,未了它似乎还不满足,两只爪子又抓起一个。

    所有人都看着它看呆了,贞嫂忍不住想去抓它,只听一声怒喝:“好个小畜生,敢跑到这来偷食。”

    一只又粗又大的手掌伸了过去,抢先向貂儿抓去。

    贞嫂瞧得这一幕,既不想这只可爱的小家伙被老冯抓住,又不敢出言救它,只得心中暗暗着急。

    未料着,这小兽灵活非常,老冯一抓不仅抓了个空,还被小兽借由手臂,蹿了上去。

    旁人只见他双手急挥,在自己身子四处乱抓乱打,那小兽游走不停,在他背上、胸前、脸上、颈中,迅疾无比的奔来奔去,怎么也抓不到它。

    贞嫂忍不住“扑哧”一乐,旁观之人更是哄堂大笑。

    忽然白影一闪,小兽一跃而起,踩在众人头上逃了出去。

    老冯气的满脸通红,抄起身边一根木棍就推开人群追了上去,而贞嫂竟也忍不住也跟了去。

    大道上行人不少,任意慢悠悠的走在街上,貂儿也回到了他肩头,眨眼功夫就把抓来的菜肉包又吞了下去。

    “好哇,是你个贼小子叫这畜生来偷食。”

    朝着任意而来的,正是那五大三粗,满面恶相的老冯。

    一根手臂粗的木棍被他高举起,直直的向人头上一棍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