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五八章 天下第一城
    天下第一都“荒城”坐落在淮水和泗水之间。

    荒城的前身乃是项城,一个被战火摧残成为废墟的城都。

    自汉室倾颓始,中原各地门阀豪雄群起,战事延绵数百年,后经三国时期,孙吴和曹魏对峙。每起战火,便多在淮水和泗水间爆发,而项城正是因此崩毁,形成而后的“无法之地”边荒集。

    在胡汉相对之时,边荒集又成为南北缓冲区域,以至于边荒变成胡汉两方贸易的中转地,它虽位于战事中心,却也成为中土最兴旺之所。

    在荒城里,一直流传着两大传说,一为“天君”的传说,二为“燕云十八骑”的传说。

    边荒集之所以能成为如今天下第一都“荒城”,正是因为天君与燕云十八骑而起。

    相传,两百年多前胡汉南北对立,氐秦霸主苻坚一统北方,从而倾师百万南下,意有统一天下雄心,导致战火再度点燃当初的边荒集。

    那年,集中胡人为迎接苻坚大秦军入集,大肆屠杀汉民,汉民流移四散,也在那时,一支神兵天降,顷刻间平定集中混乱,集中作乱胡人被他们一扫而空,救得汉民出集逃生。

    这支神兵,正是宛若神魔的“燕云十八骑”。

    燕云十八骑亦如其名,只有区区十八人……但就这十八人在初露锋芒之后,成就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传说。

    他们先平定边荒,在迎接苻坚的先锋大军,十八骑凭借十八人之力,击溃五万先锋军,一战杀敌四万,差点把五万士卒尽数屠杀殆尽。

    苻坚的族弟苻融战死,苻坚巨震,率领大军向边荒疾行。

    大秦天王苻坚分兵三路,主力大军坐镇寿阳,在其子苻丕奉命率两万步卒,于子夜时分出城布防。

    可这一去,便也遭遇燕云十八骑的截杀。

    两万步卒被十八骑一击既溃,苻丕领溃兵逃回,十八骑穷追不舍,于寿阳二十里外荒野,七千余人无一生还。

    第二战两万步卒尽诛,百里湮绝无人。

    先死族弟后死亲子,苻坚已被彻底激怒,于次日下令手下将领,动用大秦全军之力,誓要诛灭燕云十八骑。

    燕云十八骑来去无踪,神出鬼没,一经出手便是最为血腥的杀戮。可就是这样的一支如神魔般的骑兵,又是效力于何人?

    那一战被誉为“惊世之战”!

    燕云十八骑之主,正是在此战惊现天下,他乃“天君”!‘视大地为砧板,笑众生为鱼肉’,超然世间,超然一切的“天君”!

    十万步卒为前锋,五十万步卒为中军,二十八万骑军分成左右两翼,此等兵锋本足以横扫天下。

    就是面对这百万雄师,天君与其手下的燕云十八骑,竟是赢下了这“惊世之战”的最后胜果。

    十八骑先经十万步卒,后与二十八万骑兵再战,而“天君”一人一刀,直面苻坚所在的五十万中军。

    最终一战,大秦军被歼灭七八十多万,这一战已不是惨绝人寰足以形容,血水洗出了千里赤土,尸骸惊起了神鬼之泣。

    苻坚统一南北的雄心彻底破灭。

    边荒集能成为如今的荒都,是因为荒都第一代城主正是天君,亦因为荒都两百余年都被燕云十八骑守护,再未遭逢战火。

    横纵几百里,天下第一城,如今的荒都经得两百余年,其繁荣,其兴盛,实非中原任何一城一地可以比拟。

    荒城,说书馆中。

    老人滔滔不绝,已道尽天下第一城这两百年的辉煌,可是他说道最后,也是忍不住一阵摇头叹息,似叹芳华已逝,似叹辉煌不复。

    大堂内,十几张桌子坐满了听书之人。

    有人嚷道:“天君最后去了哪里?”

    老人干咳两声,笑道:“谁又知道天君去了哪里?他本是神仙人物,或许他已回天界了吧。”

    那人冷笑道:“我看,这只不过是你等荒人编造出来吓人的故事吧。”

    老人拈须叹息道:“自三十年前神刀妙韵消失后,四圣主,八鬼王,三十六执事都离开荒城,如今的天下第一城也只剩下了表面辉煌了。”

    老人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继而苦涩道:“荒城已非荒城,往昔的天地圣城,却也到处是你们这些卵湿化胎之辈。”

    冷笑汉子大怒道:“你敢骂我。”

    老人淡淡道:“我卓老头在这里活了七十年,谁我骂不得?”

    汉子怒喝道:“你在找死?”

    他腰间的刀已抽了出来,可在刀光亮起的瞬间,汉子又止住了手中动作。

    大堂里的人皆是冷笑着的看着他,仿佛就是在看他笑话一般,没人可以在城中动用兵刃,哪怕现在也一样。

    那卓老头也轻蔑的瞥了他一眼,缓缓的拿起杯中茶水,饮了下去。

    就在汉子动也不是,坐也不能之时,一道轻轻淡淡的语声传来:“你可知道‘妙韵’刀在哪?”

    无数目光瞧来,就见大堂角落坐着一不太年轻的“年轻人”。

    他面容瞧上去只有二十余岁,却是银发白头,长衣修的身形,既不显得瘦弱,也不如何壮实,手中拿着茶杯,模样倒是文然淡雅。

    人好似在说书馆里坐了许久了,可是这样的一个人竟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卓老头眯着眼,仔细打量他一番后,道:“若神刀还在,荒城怎会沦落至此。没人知晓‘妙韵’神刀在那,它随着上一代城主已一同消失。”

    任意微微额首,又问道:“那上一代城主是谁?”

    卓老头笑道:“老儿只是个讲故事的老头,怎会知晓城主是谁?荒城这么多年来,除去首位城主天君外,自来只有四圣主见过城主。”

    任意没再多言,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而在他离开书馆的时候,一只小兽迅捷异常的从大堂掠过,众人只依稀瞧见是一团白影,等那白影掠上“年轻人”的肩头时,他们才发现,那是一只一身雪白,可爱异常的貂儿。

    众人不觉得有异,但是卓老头瞧见那雪白的貂儿,眼神慢慢发生了变化。

    一开始只是有些犹疑,渐渐的有些吃惊,到了最后他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离去的背影,一边凝注,一边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是他的……”

    人已远去,卓老头仍然久久不曾动弹,仿佛整个人都被勾去了魂魄,丢了心智。

    任意走在城中主道上渡步,看着四周茶铺、酒楼,面上无悲无喜,如今的荒城已不是往日的天下第一城了,自三十年起,荒城就被各大门阀势力渗透。

    在这里可以明目张胆的贩卖军器与私盐,它似乎又变成了那个边荒集,只是城中的规矩还留了下来。

    少了一分血腥,却依旧暗潮汹涌。

    对此,任意没什么感慨,也不愿在这久留,微微一动,身形失去实质,化作一道轻烟残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