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五十章上官金虹
    天渐渐亮了,孙驼子也起身了,他从内堂走出后,扫了眼喝酒的二人,什么也没多说,拿起块湿布,就开始擦拭着桌椅。

    貂儿也睡醒了,它翻过身,又抖了抖身子,一对亮晶晶的小眼骨碌碌地转动,最后盯视着任意,“吱吱”叫两声,蓦地一跃而起,趴在可他肩头。

    此时天色尚早,城内大大小小店铺还有许多未曾开门,街道行人也只在少数,更不会有人这么早来小店喝酒。

    可就在这时,从小店外跑进来一个十三四岁的红衣小姑娘。

    她虽还没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但纤腰一握,倒也显得有几分楚楚动人之处。这小姑娘一双剪秋水般的双瞳四下一转,立即落在了李寻欢身上。

    人盈盈来到他面前,面靥上带着如春花般微笑,道:“你就是李探花?”

    李寻欢放下酒杯,诧异道:“我是。”

    小姑娘眼波流转,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笑道:“我就知道你是,我是来替我家小姐送信的。”

    她说着,果然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来,信上正写有“李寻欢亲启”五个字,信被蜡封好,这小姑娘居然没拆开偷看过。

    李寻欢接过信,拆开一看:李探花足下,久慕英名,极盼一会,望今日巳时于保定城外山谷飞泉之下一晤,足下君子,必不致令上官失望。

    下面的署名赫然是“上官金虹”四字!

    小姑娘眨着眼,好奇道:“是那方小姐找李探花?”

    李寻欢笑道:“你既然没有偷看,那就不该多问,你还未告诉我你家小姐是谁。”

    小姑娘撅着嘴道:“我家小姐就是林仙儿,我叫林铃铃。”

    任意道:“你就是林铃铃?”

    林铃铃点头道:“对,我就是!你说这名字好不好听,就象是人铃那样,别人一摇,我就林铃铃的响,别人不摇,我就不响。”

    任意点头道:“的确是很好听的名字。”

    李寻欢叹了口气,名字虽好听,但既如她自己所言,别人一摇,她就要响,别人不摇,她便不能响。

    把杯中酒喝完,李寻欢开口道:“是上官金虹,他约我今日一见。”

    任意轻应了一声,道:“你是想让我与你一起去?”

    李寻欢苦笑道:“不怕任兄笑话,李寻欢心有惧意。”

    任意道:“既然怕,那就不要去好了。”

    李寻欢摇头道:“我不得不去。”

    任意淡淡道:“一个上官金虹你已对付不了,再加个荆无命,你去必死无疑。”

    李寻欢从未听过荆无命这个名字,但此刻已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开口道:“我想求任兄一件事。”

    任意微笑道:“你是要我解了那孩子身上的生死符?”

    李寻欢凝视着任意,缓缓道:“龙啸云五个月前已经死了,是我亲手杀的他。那孩子与他娘也是亲眼所见。”

    任意瞥了他一眼,平淡道:“你不该杀人。”

    一旁的林铃铃没走,居然跟着点头。

    李寻欢语声有些发颤道:“我亲眼目睹过‘生死符’发作,若我不杀他,他会活活把自己抓死。他那时一直在求我杀他,那时他想自我了结也做不到。”

    林铃铃吓得小脸一白,瞪大了眼睛看着任意。

    任意道:“他既然吃了解药,那就还有一年好活。不过一旦服过解药后,若生死符发作地话,比没服过解药还厉害十倍不止。”

    李寻欢几乎是祈求道:“真不能饶过他吗?”

    任意摇头笑道:“自然不能,但我倒可以陪你去见见上官金虹,我对他也有些好奇,左右现在我也没事!”

    李寻欢低着头道:“谢谢!”

    任意瞥了林铃铃一眼,立刻吓了小姑娘一跳。

    “我……我不吃。”

    任意古怪道:“你不吃什么?”

    林铃铃几乎要哭出来,道:“我……我什么也不吃。”

    任意好笑道:“不吃可以,帮我做件事。”

    林铃铃问道:“什么事?”

    任意起身道:“去买些清淡又好吃的东西,送到城外任府去。”

    ……

    艳阳将临,已过辰时。

    城外的古道上,正有两个人行走着。

    斜阳的映照着在他们身上,衣衫仿佛耀着一种淡淡的金光。

    他们走路时看着有些怪异,并不是谁怪异,而是两人合在一起看,显得十分怪异。

    一个人在前,一个人在后,后面的人左手持剑,前面的人背负双手,但他们的脚步却是一致的,就仿佛一人是另一人的影子。

    树林古道上显得很静,没有鸟啼,林鸟早被惊飞,他们两人身上都带着股无形的杀意。

    西风萧杀,落叶卷舞。

    持剑之人很冷,他脸上很冷,冷的像块冰,他的眼神更冷,双瞳仿佛都是灰色的。

    前面的人,身材不算十分高大,他看起来有五十许了,样貌没什么特别,看上去普普通通。可他的那双眼睛,睥睨自雄,仿佛谁都不敢与其对视。

    先头之人是上官金虹,而后自然就是荆无命。

    这条古道上并没有其他行人,不过古道上的小亭间,却有一老一少两个人。

    老头在抽着旱烟,少女俏生生站在他身后,而他们也正是孙小红与孙老头。

    显然,上官金虹已瞧见了他们,上官金虹突然停下,在他停下的瞬间,荆无命也立即站定了身子。

    上官金虹木立在亭外,他眼中露出杀机,随后又闪出惊奇、惊诧,过了半晌,他才缓缓走进了小亭,静静地站在老人对面。

    无论他走到哪里,荆无命都跟在他身后。

    上官金虹缓缓道:“未曾想到,在这竟能见着孙老先生。”

    孙老头笑了笑,道:“我只盼你莫要来。”

    上官金虹双眼微眯,道:“孙老先生认为我不该来?”

    孙老头点头道:“你的确不该来,你知道那个人就住在城外。”

    上官金虹冷冷道:“飞儿死在了他的手上。”

    孙老头道:“你若是寻他,你也会死。”

    上官金虹淡淡道:“我此行并非为了寻他。”

    孙老头叹气道:“我知道,上官帮主能将天下至险的兵器,练到一个‘稳’字,那么帮主在无完全准备下,那绝不会去寻他。”

    上官金虹忽然笑道:“那孙先生认为我是来找谁的?”

    孙老头幽幽道:“你本是来找李寻欢的。”

    上官金虹额首道:“不错!”

    孙老头又道:“但现在帮主不用了。”

    上官金虹道:“哦?”

    孙老头忽然也笑道:“我在这,上官帮主何必再找李探花?”

    上官金虹同样笑道:“不错,有天机棒在,无须再寻飞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