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四六章 ‘破极’之道
    任意回家了,他回家真就为了吃饭。

    等到回到自家大门前时,就看到一个虬髯大汉从府邸走了出来。

    他是铁传甲,自从被救醒后,他便一直待在保定城中,平日不是为任意与邀月二人送酒菜,就是在照顾李寻欢。

    铁传甲见着任意,走到他身前,嗡声嗡气道:“她又要杀人了。”

    任意挑眉道:“杀便杀了,你还想责怪她?”

    铁传甲不敢,所以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任意摇摇头,大步走进宅邸。

    酒菜没在厅堂,而在后院,当人来到后院时,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倒在地上,一副快死的样子。

    任意走了过去,坐了下来,他倒着酒,打量着女人……

    女人谈不上美,却很艳。

    一身蓝色的贴身劲装,紧紧地裹着身子,衬出了身段,凸显了媚诱。

    她的腰,细的很,腰细的女人,看起来总是特别动人。而且她的腿很长,胸膛也高耸,她该瘦的地方绝不多肉,该胖的地方,也绝不平坦。

    长而媚的眼睛十分勾人,皮肤虽为白皙,但很粗糙,美丽谈不上,但媚力十足。

    任意在打量,捂着胸口吐着血的女人时,邀月忽然一个回首,厉声道:“你在看什么?不许看!”

    任意呷一口酒水,道:“看一眼也不行?”

    邀月冷冷道:“你再看,我就杀了她。”

    任意笑道:“我正好奇,她怎会还活着。”

    邀月道:“因为她够蠢。”

    任意道:“说来听听。”

    邀月冷哼一声,道:“她是为她情人报仇来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样的女人简直愚不可及。”

    任意恍然道:“原来她是蓝蝎子,你杀了青魔手,所以她找来了。”

    邀月没有接话,她目光微微闪动,看着地上的女人,忽然冷冷道:“滚吧!”

    任意惊讶道:“你竟然饶了她?”

    邀月淡淡道:“我想放谁就放谁……”

    任意接道:“你还想杀谁就杀谁,你不仅说放就放,说杀就杀,你邀月还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天上地下,谁敢说你一句不是,江湖武林,谁敢放一个屁?!”

    邀月被他这通接话,说的忍不住想笑,可她没有笑,只轻声道:“你闭嘴!”

    蓝蝎子呆呆望着这对夫妻,目中突然流下了眼泪……

    邀月瞥了她一眼,一记掌风把人拍的离地而起,直接送出了墙外。

    任意撇嘴道:“你这一掌,我估计她也差不多要死了。”

    邀月淡淡道:“死便死了,别污了这里。”

    说完,她飘然落座,坐在任意身前道:“我有话要与你说。”

    任意点头道:“你说。”

    她脸上似有犹豫,最后咬牙道:“你说说你的‘浑天诀’吧!”

    任意意外道:“你想修炼了?”

    邀月不说话。

    任意看了她一眼,缓缓落下酒杯,缓缓道:“‘浑天诀’如今我推演了四层功法,第一层‘衡道’为基,炼内力精纯醇正,运功如意随心,功成后体内真气无物可撼,不受外力而动。第二层‘御云’为变,以心念为神,以真气为体,可化无形为用,乃运用内功真气之法门。第三层‘轩铁’为坚,练成后既可易筋洗髓,使人脱胎换骨,而后肉身犹如伏魔金身,再不受任何外伤。第四层‘破极’为力,所谓‘破极’是借助天地之力,突破人之极限,玄堪造化,脱天地束缚,破人体桎梏,成就无双无上,最后超脱生死界限。‘破极’我虽完善好了,可我自己都未曾修炼。”

    邀月有些失神,她虽听过任意说过几次‘浑天诀’的奥秘,却也没曾听他详解过,如今听完这番话后,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半晌,她秀眉微蹙,问道:“为何你不修炼。”

    任意没好气道:“还不是为了你们,所谓‘破极’,是人超脱生死,不受天地管束,人便会破空而去。我那一剑‘惊悸’虽也能破碎虚空,但只是以技力而破,乃是划开天地,开启天门。投不投身其中,我尚能自己把握,可是一旦练成‘破极’之道,天地可容不得了。”

    邀月娇躯一颤,惊声道:“那你能忍住一直不修炼‘破极’之道?”

    任意淡淡道:“自然忍不住,所以此次回去后,你们该好好练功,等修得‘破极’之时,我会把那九粒炼制好的‘无极金丹’给你们服用,好一举成就‘破极’……”

    说着,他忽然一顿,继而道:“怕还是不够。”

    邀月问道:“你那九粒丹药还不够?”

    任意点了点头,道:“我既然推演出了‘破极’之法,那修炼究竟如何的困难,自是清楚。除非能取得‘龙元’,再配以‘无极金丹’服下。”

    邀月凝着眉,不明所以道:“什么‘龙元’?”

    任意道:“我若告诉你,有方世界有个老不死的活了两千多岁,还有个更老不死的活了四千多年,你信不信?”

    邀月瞟了他一眼,冷冷道:“你认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任意笑道:“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酒入杯,酒入肚,起筷,夹菜。

    邀月凝视着他许久,忍不住再问道:“真有这样的人?”

    任意反问道:“你真想知道?”

    邀月咬着樱唇,道:“你说吧。”

    任意忽然道:“我又不想说了,气不气人!”

    邀月一愣,转瞬俏眸圆睁,一抹冰霜覆颜,两人经得这段时日的独处后,他已许久没说什么混账话了。

    邀月实在不想生气,似乎也并没什么好生气的,但这人的语气,这人此刻的样子,偏偏令自己憋不住火。

    静静的闭目调息,耳边又飘来一声:“你真想知道。”

    邀月一睁眼,厉道:“你给我闭嘴!”

    任意笑了笑,吐出两个字:“就不!”

    邀月纤美的手掌抬起,又被放下,终于最后还是愤然起身,飘然而去。

    ……

    月未圆,仍有缺。

    李寻欢已经很久没见过阿飞了,自从少林一别,便再没了他的消息。

    今日从那说书老头得知了一个地方,阿飞就在那。

    李寻欢想找阿飞,他想知道阿飞现在如何,也想告诉阿飞,如今的江湖已快被金钱帮给掌控了。

    上官金虹若想彻底掌控江湖,必然会与任意一战,一个想至尊无上之人,怎能容得下另一超然存在。

    何况上官飞还死在了任意手中!

    不过上官金虹绝不是个鲁莽的人,他沉静多年一手铸就了如今的金钱帮,那他就该是个冷静,而且十分有城府的人才对。

    这样的人,只会有了完全准备才会去对付那人;在此之前,江湖会先落入他的掌控。

    这种事,李寻欢不愿看见,所以他必须找到阿飞。

    倘若阿飞在他身边,那么对付上官金虹他也多了几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