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四一章 长鞭与铁剑
    那六个人像是奔丧一般,小店了的客人几乎都走了……

    老头子抽着旱烟,酒鬼还在醉死。

    辫子姑娘娇笑道:“原来他排名第七位,他叫西门柔,而那个叫诸葛刚,一个第七,一个第八,一个柔,一个刚,怪不得他对那诸葛刚这么熟悉,两人好像是天生的对头冤家一样。”

    说书老头长长叹口气道:“他们死了不要紧,可是就连上官飞也死了。”

    辫子姑娘撇着嘴道:“那人好神气,死了就死了。”

    说书老头道:“可他是上官金虹的独子!财能役鬼,钱可通神,金钱帮区区半年时间,几乎已横扫天下,上官金虹更是网罗了兵器谱众多高手。第二的龙凤环看来迟早要找上门去。”

    辫子姑娘眼睛亮了,拍手笑道:“那岂不是更好,就让那第二的龙凤环找上门去。”

    说书老头也笑了笑道:“可眼前还有件大事发生。”

    辫子姑娘好奇道:“还有什么大事?”

    说书老头道:“‘铁剑’郭嵩阳也来到了保定。”

    辫子姑娘惊呼道:“嵩阳铁剑?他来做什么?”

    说书老头似有意,似无意的,向那醉死的人瞟了一眼,接着道:“那些人来保定是怕了金钱帮,想来保定避灾躲祸;而西门柔来保定是想见识下如今最负盛名的两人,嵩阳铁剑却与他们都不一样。”

    辫子姑娘眨着大眼睛道:“他又为了什么?”

    说书老头淡淡道:“他要挑战那两人。”

    辫子姑娘失声道:“那岂不是去找死?”

    说书老头又是叹道:“对啊,就是来找死的。”

    说道最后找死时,老头儿已扶着他孙女儿的肩头,蹒跚着走了出去,他的身子就如天边那西垂的红日那样,风烛残年,垂暮老矣。

    孙驼子听了他半天故事,望着他的背影,又出神半天;等回过头时才发现,醉死之人不知何时醒了。

    他取出锭银子放在桌上,站起身来,也离开了。

    而今的小店里,真就再无一个客人。

    ……

    秋风瑟瑟,路旁的草色,树上的枝叶,已是枯黄。

    路很长,路曲折,路似乎没有尽头。

    西门柔离开了保定城,自西而去。

    他本来是要向东走的,老头子说的不对,他此行保定不仅仅是来见识下当世最负盛名那两人的,可老头子说的又对,他此行保定真只见识了一下,就已离开。

    去了兴云庄,西门柔心中已有了犹豫,而在小店真见识那两人后,西门柔再没了上门的勇气。

    或许他来时决心与脚步就不够坚定,所以现在他才要离开。

    很复杂,是在庆幸,也是在遗憾;遗憾自己不能与那两人交手,庆幸自己没有胆量与他们交手。

    无声的叹了口气,正在西门然萧索之时,一个人迎面而来。

    长长的小路上只出现这么个人,他的脚步很轻,轻的西门柔要不是看见了他,根本就察觉不到这个人。

    他身材高大而魁伟,双眉斜飞人鬓,颔下有几缕疏疏的胡子,向其面容瞧去,他的脸上自有股逼人的傲气,他的眼神睥睨间,既高傲,又严肃,最主要的是有种撼不动的决意。

    一身黑衣,荒寒的夕阳下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天地间都好似只有他一个人。

    他缓缓的向前走来,脚步虽然很慢,但又与他的眼神一般,好似纵然死亡就在前头,他也绝不会停下。

    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止他的脚步,斩断他的决心。

    西门柔愣住了,在这人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缺少的东西。

    然后他又看见这人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柄漆黑的铁剑,看见铁剑时,他更是呆住了,一瞬间便猜到这人要去的地方,要做的事情。

    黑衣人看也没看他,眼中似乎容不下其他任何人,任何物,他继续前行,两人擦身而过。

    西门柔转过身子,道:“‘铁剑’郭嵩阳!”

    没有应话,亦没停下,西门柔右手一抽,一条乌黑的亮光激飞了出去,只听得一声既疾,既锐,似鹰咻,又似龙吟的响声。

    近三丈长的软鞭绞住了路旁一颗大树树干。

    他的手这么轻轻地一扯,长鞭急收,“喀喇”一声,大树应声而断,发出轰声巨响,倒在长路上。

    路被拦了,黑衣人也终于停下,可人虽停下,西门柔能挡得住他?

    人缓缓转过身来,四目交汇,黑衣人的眼睛变得锋锐起来,这种锐利,锐气,犹似一柄绝世神兵,显尽锋芒与冷寒。

    黑衣人道:“我找的人不是你。”

    西门柔盯着他的眼睛,再看了眼他的剑,道:“我知道你要找谁。”

    黑衣人道:“那你就不该做出这种蠢事。”

    西门柔沉声道:“那阁下可知自己也在做件蠢事?”

    黑衣人目光闪烁着精光,道:“你见过他了?”

    西门柔点点头。

    黑衣人笑道:“这很好。”

    西门柔道:“这并不好!”

    黑衣人依旧笑道:“好像越来越好了。”

    西门柔咬着牙,突然没了话。

    黑衣人淡淡道:“出招吧。”

    西门柔凝视着他,仍没开口。

    黑衣人冷冷道:“我要磨剑!”

    西门柔目光一狠,手一抖,长鞭已带着风声向站在那里的人头顶上抽了过去,长鞭抽过去时,卷成了三圈。

    刚才就是这么一卷,一颗大树就拦腰而断,若是卷上人会何如?

    寒光从鞘出急吐,一道惊鸿剑光乍然浮现,在剑光出现之时,人也随之动了。

    这一动就是欺身直掠,他整个人都好似轻飘飘的,似乎完全没有重量,人变得像是风一样可以在空中自由流动。

    他展动身法,来的比风还疾,第一个圈扑空了。

    剑光穿了过去,人也穿了过去,然后这迅若星火的刹那,第二个圈立即向剑锋套去,第三个圈也向人套去。

    几乎是同时,却仍分了先后,正因为有先后,所以长鞭先迎上了剑锋。

    剑光流动,发生几声清脆的金鸣,长鞭断了。

    西门柔闪身急退,他手再次抖动,长鞭接连化成一个接着一个的鞭圈,裹着阴柔的力道,不偏不倚向着剑光套过去。

    铁剑在黑衣人手中本来是轻灵流动的,就像风一样灵动自然,可是一剑出后,轻风变成朔风,不仅多了一股严寒冷峻,更有了一股杀气。

    剑光暴长,攻势突发,剑尖直刺有如暴雨摧花,剑花错落,在剑光闪耀间,长鞭寸寸摧折。

    但见寒光四射,西门柔一退再退,剑光如惊芒厉电,一闪逸去。

    人停下了,剑也停下了,剑在咽喉,长鞭寸断。

    黑衣人叹了口气,喃喃道:“‘鞭神’西门柔,原来也不过如此……”

    铁剑重新回到了鞘中,人重新转过身子,他迈开脚步,继续走在自己的道路上。

    西门柔咬着牙关,挥掌为他震开拦路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