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三一章 魔头来了
    吊着貂儿的那根绳子被斩断了,貂儿也被救了下来,此时这只小兽,也正为铁传甲吸食体内剧毒。

    阿飞看着铁传甲脸色渐渐转好,亦然忍不住吃惊的多看了那小家伙几眼。

    “是谁打伤你的?”

    阿飞回过头来,望向任意,没有回答,反而莫名地说道:“李寻欢被扣在了兴云庄。”

    任意道:“他们怀疑他就是梅花盗?”

    阿飞点点头,接着道:“可我知道,他不是!”

    任意淡淡道:“他的确不是。”

    听着这话,阿飞忽然变得激动起来,连忙问道:“你……你知道谁是梅花盗?”

    任意看了少年一眼,道:“我的确知道谁是梅花盗。”

    阿飞追问道:“梅花盗是谁?”

    任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眼若嘲弄般的笑意道:“纵然你知道谁是梅花盗又能如何?”

    阿飞急切道:“只要知道梅花盗是谁的话,我就能为李寻欢洗清冤屈。”

    任意笑了笑,随即又轻叹一声:“少年还是太年轻了,我告诉你谁是梅花盗,你即便抓住了他,难道就能救出李寻欢来?”

    阿飞脸色变了变道:“为什么不能救他?”

    任意笑道:“你抓了梅花盗又如何,他们绝不会承认,因为能抓梅花盗的不会是个默默无闻的阿飞!能擒梅花盗之人,在江湖上一定要是一位有名声,有地位,还能服众的高人。”

    听闻他的话,紧紧握住剑的手已指骨发白,阿飞嘎声道:“所以,梅花盗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认不认。”

    任意点头道:“不错!”

    阿飞颤声道:“这……这算哪门子规矩。”

    任意微微一笑,道:“这便是江湖规矩。”

    说道这时,就连邀月也忍不住冷哼一声!

    阿飞又望向任意,问道:“难道江湖上的人都守这江湖规矩?你也要守?!”

    任意摇头失笑道:“我为何要守?”

    阿飞惊讶道:“你……你可以不守?”

    任意端起手边清茶,浅酌一口,缓缓道:“所谓江湖规矩,其实谁武功高,谁就说了算。倘若你的武功比他们加起来都高,那么你说什么都对,你说谁是梅花盗都行。这样解释,你可明白了?”

    阿飞定睛的看着眼前之人,沉声道:“你的武功比他们加起来还高一些?”

    任意笑道:“比天下人加起来还厉害一些。”

    阿飞没在意这些,只是继续问道:“所以,你说的话,谁都要听?”

    任意反问道:“谁敢不听?”

    阿飞道:“他们聚集了三百多人,为的就是对付你。他们一直再说,是你夫妇二人拿了金丝甲,若是李寻欢不是梅花盗,那梅花盗就是你和你夫人。”

    任意瞥了他一眼,轻笑道:“你是在激我,你想我出手救人?”

    阿飞咬着牙关,一下子又不再开口了。

    任意目光一转,看向邀月道:“你认为该如何?”

    邀月淡淡道:“一概杀了便是,死人是什么伎俩都使不出来。”

    阿飞忽然身形一颤,他只想激两人出手救人,却未想过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来……兴云庄如今聚集三百多号江湖人物,一并杀了?!

    这如何杀的完?

    任意额首道:“也好,反正这些人也是冲着我们来的,那就杀了!”

    邀月冷笑道:“如今的你,倒也恢复了当初的几分威势。”

    两人说着,已然站起。

    在阿飞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缓缓行了出去。

    铁传甲幽幽转醒,一睁眼就虚弱道:“飞……飞少爷……”

    阿飞顾不得上与他多言,只道:“你待在这,我要追上去。”

    话音犹在,人已疾走,整个前厅内,除了抱着酒瓶继续喝酒的貂儿,只剩下他这个刚刚活过来的人了。

    ……

    兴云庄,大堂。

    五个灰袍白袜的少林僧人正站在大堂中央,他们俱是双手合十,神情庄穆,站定不动时宛若山岳一般。

    当先一僧白眉长髯,虽面容祥彩,却不怒自威,左手上缠着一串佛珠,此人乃少林的护法大师心眉。

    心眉看着李寻欢,道口佛号:“阿弥陀佛,昔年李探花‘飞刀绝技’享誉武林,为我正道锄奸铲恶,为何如今为了两个魔头而与我正道为敌?”

    李寻欢一边咳嗽,一边笑道:“心眉乃是出家之人,你又为何而来?”

    心眉沉声道:“敝寺俗家弟子秦重被梅花盗所伤,最后死于非命,老僧兼程赶来,正是为了此事。”

    李寻欢笑着问道:“大师也认为我是梅花盗?”

    心眉摇头道:“老僧早言,李探花绝非是梅花盗!”

    田七开口接话道:“我们也信任心眉大师的话,可李大侠若想洗清嫌疑,还须李大侠你的飞刀绝技出手除魔才好。”

    心眉道:“阿弥陀佛,正该如此。”

    李寻欢摇头道:“我不会出手的。”

    心眉皱眉道:“老僧实在不懂,为何李探花非要袒护那两人。”

    李寻欢道:“秦重本已重伤垂死,绝非他夫妇所害,大师既为秦重而来,但秦重之死与他夫妇二人无关,这又是为何?”

    “这个……”

    心眉一时语塞,却又轻叹一声道:“除了秦重之事,老僧下山还有另一要事须调查清楚,而此事正与梅花盗有关。”

    李寻欢问道:“大师认为他们夫妇二人就是梅花盗?”

    公孙摩云淡淡道:“若李探花不是梅花盗,那梅花盗只可能是那两个魔头。”

    李寻欢笑道:“这话又从何说起?”

    公孙摩云冷笑道:“自梅花盗作案之始,正是那两魔头现身江湖之时。江湖上人人皆知‘要诛梅花盗,先得金丝甲’,倘若他们不是梅花盗,为何要抢金丝甲?”

    李寻欢长叹道:“李寻欢可以作证,金丝甲并不在他们手中,何况他们二人一路走来,即便是杀人也从不掩饰,这样的人怎会是梅花盗?”

    田七淡淡道:“魔头行事本就怪异,谁又知晓他们如何想的。”

    李寻欢看也不看他,只盯着心眉……

    心眉沉吟片刻,微微额首,道:“李探花所言,也不无道理,老僧可向你保证,一定会先问个清楚明白,再作判断。”

    李寻欢摇头苦笑,他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即便心眉有心查明真相,但以那位夫人的性子来看,怕根本懒得理会眼前这位少林护法大师。

    他缓缓闭上了眼,他根本不敢想这些人一旦找上门去,会是怎样的结局。

    可就在这时,堂外已响起一声惊呼:“来了,魔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