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四百零二章 天师战书
    海岸边一块巨岩上,孙恩盘膝静坐。

    斗转星移,自从那一夜他感受到天地间那股惊悸后,他已这般孤坐了三天三夜的时间。

    道法三千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要知些子元关窍,不在三千六百门。

    他出自道门,自创的“黄天大法”也是以道法为基,集黄老两家而成;说到底,黄天大法乃是一门炼心入道之法门。

    初层炼入道之心,屏情去妄,心照于空。

    二层炼入定之心,合气于身,氤氤氲氲,玄功初立。

    三层炼天地之心,一阳来复,炼心进气,玄关窍成。

    四层炼退藏之心,玄关乍现,得气功成。

    五层炼筑基之心,取坎填离,积金入腹,结丹累气。

    六层炼了性之心,玉液还丹,由后天转为先天,血自化为白膏,意自凝作赤土。

    七层炼已明之心,以有投无,以实灌虚,虎向水中生,龙从火里出,龙虎相搏,猛烹极炼,全身灵窍皆开,以先天而制后天,铸成大还丹功法,七返九还,至此存神明性,道心永不动摇。

    八层炼己复之心,心定存神而通明,使身中先天真气,尽化为神,身中之神,能遨游于外,灵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出神入定,不为物境所迷,炼心成神。

    早在多年之前,孙恩已是炼心至第八重功法,可自那时至此,他即再无任何寸进。

    不过便是只修炼至第八层,他也可谓神功无敌,当世再无一可抗手之辈;即是近些年弥勒教兴起,出了竺法庆这人,在孙恩心中,亦然算不得什么大敌。

    竺法庆亦不过,只是能稍微勾起他一些兴致罢了!

    但是,天君呢?

    天君与竺法庆之流,截然不同,直可谓天差地别!

    那个人他初见之时就看不透,看不明,度量不出深浅,以至于当时他不曾出手夺回仙门宝玉。

    而后边荒惊世一战,那种刀法令孙恩方才明白到,‘天君’任意已是他平生未达之高手,更是平生仅遇之劲敌!

    面对任意,即便是他师父,那曾经‘道家第一人’的闲云,也不能予他如此大的压力。

    为了登临仙门,为了破碎虚空,与任意一战乃是他命中注定。

    孙恩玄功运转至极致,心神回味天地惊悸,忽然间他的心神也与天地而合。

    他坐下之物,身后之声,阵阵长风,以及天上的烈日,以及这方天地……

    那是如金鼓齐鸣,如万马奔腾的潮声浪音,这是怪石嶙峋的陡峻海崖,所有的一切好似一下子全消失了。

    恍惚间,天地似是只剩他无所不包,无有遗漏,庞大至无边际无界限的精神异力。

    “轰!”

    孙恩从巨岩上飞升起来,双手宛若托天,举手长啸。

    这一刹那,他仿佛明白了天地间最神秘,最神奇,最本原的力量。

    这一瞬间,他仿佛明悟了‘自然之道’。

    “黄天大法”的第九层还虚大法他突破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他终于成就了至高无上的境界。

    孙恩一飞冲霄,忽地失去身影,蓦地再现,他又现身于石滩的巨石上,须臾之间非凡卓能。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迅速赶来。

    风声响起,卢循与徐道覆不分先后,迅速抵达海滩巨岩前,当他们看见孙恩之后,脸上俱是透出一股难以言语的表情。

    潮水不住涌往滩上,日辉映照下,孙恩身后云漠缥缈,就好像他整个人深入云端,融入天地。

    发须拂扬,道袍飘飞,状如仙人。

    两人从恍神间醒来,逐而单膝着地,恭敬道:“道覆。”“卢循。”“向天师请安。”

    ‘妖侯’徐道覆,‘小天师’卢循,正是他的两大传人。

    孙恩淡淡笑道:“起来吧!”

    两人长身而起,随后孙恩神采飞扬的立在巨岩上,细听他二人一一报上的消息。

    就当他听到竺法庆已死的消息,终于再度开口道:“这妖僧乃上代有怪僧之称的不戒大师的弟子,我本想拿他练手,嘿!想不到他狂妄到去寻那人晦气。”

    徐道覆听到这番话,小心问道:“师尊的神功,已是成了?”

    孙恩扫了二人一眼,逐而点头。

    两人心中激荡,同声道:“弟子恭贺天师!”

    孙恩捋须笑道:“我神功已成,也该是找他拿回宝玉了。”

    卢循亦然笑道:“师尊神功大成,那什么天君自然不再是师尊敌手,而今天下,师尊已是无一可抗手之辈。”

    孙恩微笑道:“你们还是太小瞧他了。”

    徐道覆吃惊道:“难道师尊如今还不能……”

    话还未完,孙恩忽然目光一转,犹似两道冷电,掠过数丈之地,最后停在了徐道覆的脸上。

    一记眼神,吓得徐道覆连忙跪地道:“弟子失言,天师赎罪。”

    孙恩神色未变,淡淡道:“起来吧。”

    徐道覆重新站起,只听孙恩又道:“与他一战,胜负还言之过早,但我却自信,败的绝非是我孙恩,而是他‘天君’任意。”

    “天师无敌!”

    孙恩再看向二人道:“太湖西山,缥缈峰!去吧,去找他,带着我的战书……”

    徐道覆与卢循心神一震,齐道:“遵,天师之命!”

    ……

    热闹繁华的东门大街上,南来北往的荒人,沿街叫卖的街贩,各种新奇古怪的玩意。虽是奇物很多,但在任意眼里,所谓的奇物却是一点也不出奇。

    美酒佳肴,胭脂水粉,这一切的混乱与新奇,让纪千千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致。

    她睁着那双明眸妙目,看着眼前数不尽的繁华景象,看不完的热闹都城,素手拉着任意,如小女童一般东走西逛。

    这些天来,荒城里的荒民已无那般惧怕天君,两人虽仍是引众人瞩目,但也不至于开始那般‘见之人怯,闻之色变’的地步。

    “这个给你。”

    任意看着手中被纪千千递过来的陀螺,一脸哭笑不得。

    待她转身过去时,任意随手就把这玩意扔给了小诗。

    小诗也是一脸嫌弃,见着一旁任青缇那笑吟吟的俏脸,恶狠狠的瞪向她……她定要牢牢看住这个妖女,不然她把公子给勾走。

    “大哥这边!”

    纪千千拉着任意到处乱走,没有目的,只是乱转,兴致毫不见少。

    等到她尽兴之时,日已西沉。

    此刻,几人来到了第一楼。

    纪千千拉着他登上了二楼,两人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窗外之景,如皓玉般的俏脸上,满了是惊叹之意。

    任青缇与小诗也一旁就坐,而掌柜庞义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气喘徐徐,语声微颤道:“君……君上,千千小姐。”

    纪千千笑道:“先喘口气,我与大哥只是来喝酒哩,早听闻第一楼的雪涧香乃荒城第一佳酿,今日定要好好品尝!”

    庞义连连点头道:“好好好,那我叫庖师还准备几个菜肴?”

    纪千千额首道:“也好!”